1938年:“中国实业上的敦刻尔克”
2017-08-25 13:45:24作者:傅国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一家民营企业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所能发挥的作用,民生公司大概达到了极限。当瘦削的卢作孚指挥民生公司的轮船,奇迹般地完成“宜昌大撤退”的壮举时,他变得更瘦了。享有国际声望的教育家晏阳初将这一幕誉为“中国实业上的敦刻尔克”。《大公报》记者徐盈称:“中国敦刻尔克撤退的紧张程度与英国在敦克尔克的撤退并没有什么两样,或者我们比他们还要艰苦些。”
  到1938年2月从上海等地迁到武汉的工厂已有121家,其中机器五金业57家、化学工业23家、电机电器业19家、造船业4家、文化印刷业8家、纺织业4家、制罐业2家、其他行业4家。武汉这个临时栖息地转眼又要成为战场,继续内迁成为必然的选择。其中多数企业的机器设备都沿江而上,到达宜昌,在这里等待入川。宜昌有史以来第一次成为一个如此重要的地方,几乎关系着中国民族工业的命脉。
  当年9月,离长江的上游枯水期只剩40天,沿江至少堆积了9万吨以上物资,有人甚至说,这里集中了中国兵器工业、航空工业、各类机器工业和轻工业的生命,是国家仅存的一点元气。
  卢作孚到长江边查看了滞留物资和轮船的实际情况后,召集各轮船公司负责人和轮船的驾引人员、宜昌港内的技术人员开会,通宵达旦讨论一个最合理的紧急运输方案。当时,民生公司可用的轮船22只,另有两只挂法国旗的中国船。按全部运输能力,要将9万吨物资在40天内全部运往重庆,几乎没有可能。按民生公司平时的运输能力,40天最多也只能运走14000吨。然而,就是这次通宵会议上,他们根据长江上游枯水期分段航行的经验,决定采取分三段运输的办法,设计出一个最严密的40天运输计划,从宜昌到三斗坪为第一段,从三斗坪到万县为第二段,从万县到重庆为第三段。只有重要而不易装卸的笨重设备直接运往重庆,其他或在三斗坪或在万县卸下。对船只航行时间、物资装卸也做出最合理、最紧凑的安排,长江三峡的激流险滩只能白天航行,为了不浪费一点时间,安排在白天航行,夜间装卸,这样可以将运输能力最大化。
  卢作孚在《一桩惨淡经营的事业》文中回忆:“每晨宜昌总得开出五只、六只、七只轮船,下午总得有几只轮船回来,当轮船刚要抵达码头的时候,舱口盖子早已揭开,窗门早已拉开,起重机的长臂早已举起,两岸的器材早已装在驳船上,拖头已靠近驳船。轮船刚抛了锚,驳船即已被拖到轮船边,开始紧张的装货了。两岸照耀着下货的灯光,船上照耀着上货的灯光,彻底映在江上。岸上每数人或数十人一队,抬着沉重的机器,不断歌唱,拖头往来的汽笛不断鸣叫,轮船上起重机的牙齿不断呼号,配合成了一支极其悲壮的交响曲,写出了中国人动员起来反抗敌人的力量。”
  这次宜昌抢运的物资、人员相当于民生公司1936年的总运量。在预定的40天内,他们运完了全部人员,运走了2/3机器物资,再过20天,当长江水位降到没法组织大规模运输时,沿江只剩下一些零零星星的废铁。经济部做的调查说,这次抢运进来的兵工厂和民营企业机器设备,仅手榴弹每月就可以造30万枚,迫击炮弹7万枚,飞机炸弹6000枚,十字镐20多万把。
  “中国实业上的敦刻尔克”就是卢作孚亲自指挥的一个杰作。面对一个可以歌、可以哭、可以生、也可以死的大时代,一个实业家已将自己的智慧、坚韧和汗水全部融入其中,而他却从来没有以此作为骄傲的资本,在他看来,这是一个企业在国家危难之际应该尽的义务。他为自己有机会完成这件事而无比欣慰,至于牺牲、得失这一切都可以不去计较。卢作孚达到了他一生的顶点,他和他一手创立的民生船队,因此将永远站在企业史的峰巅,即使放在世界尺度之下来衡量,也是如此。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1938年:“中国实业上的敦刻尔克”

​一家民营企业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所能发挥的作用,民生公司大概达到了极限。当瘦削的卢作孚指挥民生公司的轮船,奇迹般地完..[详情]

“蒙”“瞎”官府

1909年2月9日,在袁世凯因为“健康问题”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之后仅1个多月,袁的亲密战友徐世昌,也从位高权重的东三省总督任..[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