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劳工自治实验
2017-08-21 11:19:11作者:傅国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这一年,荣家企业虽然度过了最严重的危机,但也是步履维艰,勉强撑持。与上海的申新各厂相比,荣德生在无锡直接管理的申新三厂情况要好得多,当上海危机之时,他哥哥想到的也是让他去救。
  荣德生认为,工厂办得好不好主要靠工人,工人的生活安定与否,文化水平的高低,都将直接影响生产。在职工教育方面,申新三厂相继开办了不收费的工人晨校、夜校,前后有一千六七百人参加过识字班。此外还办过多期工人养成所,包括女工养成班、机工养成班,以及艺徒训练班等。职工子弟小学也是免费的。在福利方面也形成了一系列制度,包括发放生活补贴,工人上班期间免费在厂就餐;统一为工人制作服装、被褥,垫支服装费用,分期扣款;除花柳病外一律免费医疗;每人每月放假3天,假内放电影、演戏等;实行带薪年假制度,职工服务满一年,经主管同意就可以休息两星期,服务满10年可以休息3星期,休息期间工资照发。妇女的产假、职工的生老病死、因公致残或致死抚恤费等都有明文规定。
  当然,最有魅力的还是“劳工自治区”。早在1926年,荣德生就萌生了这个念头,直到1933年才开始正式推行。申新三厂总管薛明剑回忆说,对于“劳工自治区”荣宗敬也是非常支持的。每次到无锡来,见到办事人,他总是说:“很好,很好,快些大力扩充为第一。”接下去一句:“我弟不肯用的钱,算在我私人账户内好了。”
  “劳工自治区”是一个新的尝试,吸引着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前来无锡参观,国内外报刊的报道也都是溢美之辞。国际劳工总局特派员伊士曼看了之后赞叹不已,称之为“工业界先觉”。名记者陆诒在上海《新闻报》发表报道,称之为“劳动界仅见之成就”:
  “离开隆隆机声的所在,踏进环境新鲜的自治区,触入眼帘的,是整齐的树木,清洁的道路,娇丽的花草。我们置身其间,好像在达官巨商的园庭中,决不会想象到这原来是工人的居住区域。”  
  “劳工自治区”分为单身女工、男工以及工人、职员家属4个宿舍区,单身女工区可容上千人,房租由副业生产、膳食下脚、工会补贴等收入拨付。按区、村、室三级,工人自己推选各级负责人进行管理,室有室长,村有村长,区有区长。被褥、铁床、枕、席、衣箱等都由厂中供应。在单身男女工人区,每室都选举知识较高的作为小导师,休息时间教大家识粗浅的文字。自治区辟有园圃,有鱼塘、鸡场、鸽场,工人业余可以种花果蔬菜,养鸡鸽兔鱼。  
  自治区设有“自治法庭”,由工人推出5个裁判委员,解决相互之间的纠纷。隔壁有个“尊贤堂”,供奉关羽、岳飞、戚继光等历史人物,遇到有人不讲理,就叫他进里面去宣誓。另有一个“功德祠”,因公受伤殒命或在申新三厂服务10年以上而有功绩于工厂的,可以入祠,接受全厂的公祭。
  来自河北高阳的两位实业家苏秉璋、李福田慕名参观后在日记中写道:“劳工自治区,称得起组织周祥,管理得法;俨然是超出现社会的一个优良小社会。”抱着取经、学习心态前来的他们感慨地说:“无论哪一种企业的成功,必须先从加惠工人着手。因为工人是工厂的基本势力,也就是工厂的生命线,要使他们的精神有寄托,能安居乐业,事业方面自然随之改进。”
  这年9月13日,穆藕初在《大公报》发表《复兴中国国民经济之唯一途径》,其中就有这样的分析,这些年来中国工业的失败,固然是由于外货倾销,兵匪蹂躏,赋税苛重,以及国民购买力的锐减,然而,各部门工业内部不合理的劳资斗争,也是一个重大的原因。
  无锡申新三厂推行“劳工自治区”,改善劳资关系,着眼之大、之远,在整个中国企业史上都是一个创举,一次极为有益的探索。跟着申新三厂,荣德生女婿李国伟在汉口主持的申新四厂也设立了自治区。一家民营企业能攀到这样的高度,无疑是令人安慰的。统计数据表明,1936年,申新三厂出产的每件纱、每匹布,与3年前“劳工自治区”开办之初相比,成本大大下降了,产量却增加了。难怪当这一年“劳工自治区”粗告完成时,62岁的荣德生内心充满了喜悦。他后来在《乐农自订行年纪事续编》中得意地说:“申三自治区办得好,声誉四播。各处学校、工商界来参观者不少,政府要人亦来参观,颇加称道。”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1936年:劳工自治实验

这一年,荣家企业虽然度过了最严重的危机,但也是步履维艰,勉强撑持。[详情]

从间谍到信使 —一个日本军刀组的战后转型

军刀组,指二战前日本陆军最高学府陆军大学最优秀的毕业生,因天皇钦赐军刀而得名。朝枝繁春就是这样一名军刀组,毕业后,他成..[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