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所有的奢侈品都宜于课征奢侈税
2017-08-19 12:30:57作者:梁发芾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近日,媒体爆出下一个税改的目标可能是消费税,并预言消费税将要扩围,增设奢侈品消费税税目,奢侈服务也将纳入消费税税目。

现行的消费税中,有些本来就是针对奢侈品的,课税对象主要是高档消费品。由于营改增中将娱乐服务业的营业税并入增值税,而娱乐服务业的营业税税率本来是高于其他营业税的,所以,营改增改革后,为了保持与营业税时期的税负大致平衡,对娱乐服务业加征消费税是有可能的。这样,原来仅仅针对产品征收的消费税,将扩展到服务。因为娱乐服务业的某些内容被认为是高档消费,也就是奢侈消费,所以,扩围后的奢侈消费税大致可以包括高档消费品税和高档服务税。

在人们心目中,对奢侈品和奢侈消费征税具有政治正确性和道德正当性。很多人(包括一些财政税收学家)都认为奢侈消费税不但能够遏制奢侈浪费这类不道德的行为,还能够起到调节财富分配和占有,劫富济贫等作用。因此,要求扩大奢侈消费税税目的呼声一直是存在的,近来似乎更为强烈。

其实以上关于奢侈和奢侈税的看法是似是而非的。有些奢侈消费是不道德的,有些则不是。在考虑扩大对奢侈品和奢侈消费征税之时,对奢侈进行认真辨析和区分,将是非常必要的。

在中国文化传统中,奢侈是一个严重的贬义词。奢侈之所以成为不良的字眼,原因有二。首先,中国历史上长期处于经济短缺时代,在什么都短缺的时候,节俭是难得的美德,而奢侈显然是可耻的。其次,是统治者价值观念的影响。中国历史上的统治者将官民分为很多等级,不同等级的人只能消费与自身地位相匹配的物品。比如,春秋时期齐国有两个著名宰相,一个是管仲,一个是晏婴,管仲非常奢靡,而晏婴非常简朴,孔夫子就批评管仲奢侈犯上而晏子简朴逼下。在孔子看来,作为宰相,其生活方式要与自己的地位相符合,相匹配。奢侈超过国王,就是僭越,但过于简朴,则不像宰相,有失高官体面,也是不对的。作为宰相要有与宰相身份地位相匹配的消费档次,而作为社会底层的老百姓,则只能过与自己地位相符合的最简朴的生活 ,任何奢侈都是僭越甚至罪过。中国古代有王朝禁止老百姓穿绸缎,只能穿布衣,因此“布衣”成为指称老百姓的专有名词;也有朝代曾禁止老百姓骑马坐轿穿靴子佩戴金银首饰;在很长的历史时期,老百姓连颜色鲜艳一些的衣服也是不被允许穿的。这种传统价值观念至今仍然颇具影响,典型地体现在把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与奢侈腐化等同起来,因而要求通过法律或税收手段予以规制打击。

实际上,奢侈品和奢侈消费有各种不同的面相,并不全然都是有害的,不道德的,需要重税予以规制的。只有仔细甄别辨析,在征税上区别对待,才能使税收真正起到应有的作用。

所谓奢侈消费,主要指两种情况,一种是指消费数量超过必要的限度,形成浪费,另一种是指消费的品质过于高档,超过基本生活的需要。具体说来,奢侈品可以分为这么几种情况。

第一,耗费大量社会急需的稀缺资源而制成的奢侈品,具有社会危害性。典型的是,在饥荒严重的年月耗费大量粮食酿造酒类。这种情况下的酒类消费就是奢侈的,也是有害的,可以征收高额奢侈税。事实上,历史上遇到这种情况时,政府会直接禁止酒类的生产、流通和消费,并不是征收高额奢侈税。当然,有些资源并不像困难年月的粮食这么稀缺而事关重大,但只要是事关民生,那么当少数富人大量耗费或占有进行享乐,给多数人生活带来困难时(如圈占农田建设高尔夫球场),征收奢侈消费税就是正当的选择。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并非所有的奢侈品都宜于课征奢侈税

近日,媒体爆出下一个税改的目标可能是消费税,并预言消费税将要扩围,增设奢侈品消费税税目,奢侈服务也将纳入消费税税目。[详情]

大师的“短板”

河南开封有个西湖,湖畔正在建一座新园林,称为“西园雅集”,得名于《西园雅集图》。[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