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眼的叹息
2017-08-18 10:08:18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09年,对于30岁的于右任而言,无疑是艰难的一年。他在上海主办的两份报纸《民呼日报》和《民吁日报》,先后被查封,官司缠身,连“叹息”都困难。

从“呼”到“吁”睁眼瞎

于右任的《民呼日报》,创办于1909年5月15日,“以‘为民请命’为宗旨,大声疾呼,故曰‘民呼’。”该报立即成为革命党的投枪和匕首,毫不掩饰地号召推翻政府,实行暴力革命。清政府虽对此十分恼怒,却因该报办在租界内,鞭长莫及,只好寻求“司法渠道”解决。

  当时,甘肃发生百年难遇的大旱灾,饥馑遍地,《民呼日报》一面猛烈抨击政府的无能,一面与甘肃筹赈公所合作,在报社内设立了募捐点,收集上海各界的捐款。代理陕甘总督毛庆蕃指控该报募捐账目不清,涉嫌侵吞赈款,向租界当局举报,于右任等立即被捕,会审公廨(租界内的中外联合法庭)受理了这一案件。
  根据史料记载,该报的确存在募捐账目不清、管理混乱的现象。有的捐款直接存在报社,没有直接存入募捐专用账号,报社解释说那是因为筹赈公所的人下班太晚,银行已经关门,只好先暂存报社。此外,多笔捐款的账目出现问题,“已列收数之赈款,而公所未登账簿者竟有九百余元之多”;“账簿已登收数者,总结又复短开二千余元”;“其呈堂清折较账簿结数稍增,亦尚短一千五百余元之谱”。
  法庭最后认定,一方面该报“尚无侵吞实据”,另一方面其财务上“弊混丛生”,“有心朦混,借赈挪移,倘非提案彻查,则实存之数必归侵蚀”。判决结果是吊销该报执照,于右任被驱逐出租界。
  这一并不复杂的案件中,可以肯定的是三点:一、清政府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要用法律武器来达到政治目的;二、“革命报刊”的确存在着严重的财务问题,被告方在法庭辩论时,也只是解释主观与客观原因,而没有否认基本事实;三、会审公廨似乎做到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既没有对“革命者”另眼高看,也没有按照清政府的心愿赶尽杀绝。
  到了日后的主流太史们笔下,此案便被戴帽定性为清政府勾结洋人镇压“革命报刊”。总之,一涉及到“革命者”,“卑躬屈膝”的清政府便能突然“雄起”,利用和指挥起洋人来了。
  于右任获释离开租界后,马上以他人名义再办一家《民吁日报》。于右任自己说:“以呼为吁,自形相近,表示人民表愁苦阴惨之声”,另外一种说法是,将“呼”字的两点去掉,改为“吁”,暗示人们的眼睛被挖掉了。
  没有了眼睛的《民吁日报》依然没能逃过租界当局的“法眼”。报纸创办没几天,伊藤博文在哈尔滨被刺身亡(参阅本专栏7月6日及13日的《哈尔滨的枪声》和《日本常青藤的枯落》),《民吁日报》欣喜若狂,刊发多篇文章,歌颂刺客安重根。在日本政府的强烈抗议下,租界当局查封了该报。自然,日后的主流史家又将这笔账记到清政府头上,作为其媚日的证据。
  至此,在短短的半年之内,于右任一“呼”一“吁”都被断喉,直到次年11月再办《民立报》。于右任自己解释三家报纸的名称:“先是什么都不怕,大声疾呼地宣传革命。不允许大声疾呼就只好叹息。叹息也不准许就迫得非挺立起来不可!”

谁的工具?谁的阵地?

从“呼喊”、“叹息”到“挺立”,于右任这一系列被人们称为“竖三民”的报纸,成为晚清报业的典型见证,也奠定了他民国元勋的地位。

  大清帝国的报业兴衰,与其改革开放成正比。第一波办报高潮,是在戊戌变法期间,第二波则是在辛丑变法之后。开禁的同时,清政府试图以法制化的方式加强管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瞎眼的叹息

1909年,对于30岁的于右任而言,无疑是艰难的一年。他在上海主办的两份报纸《民呼日报》和《民吁日报》,先后被查封,官司缠身..[详情]

千叟宴和陈果夫的“苏菜汇”

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宴会恐怕非清朝康熙、乾隆两祖孙的“千叟宴”莫属,在我看来这也堪称“史上最牛”的行为艺术之一:数千老..[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