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年:荣氏遭遇国进民退
2017-08-16 14:29:31作者:傅国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34年的中国到处是旱灾、水灾、蝗灾和风雹灾害,在全国范围内,大量企业陷入困境,其中没能挨过这一年,黯然关门的,光是上海就有近千家。市场一片凋零,工商界在极度不安之中寻找出路。另一方面,也有一些新的企业正在筹建之中。在南京卸甲甸,范旭东创立的永利硫酸氨厂正在紧张的施工建设中。在上海,继天厨味精厂、天原电化厂之后,天利淡气厂又在兴建之中,吴蕴初的“天”字号企业与天津塘沽的“永久黄”团体南北呼应,壮大了中国年轻的化学工业阵营。范旭东祝贺天利:“吾道不孤。天利在中国目前情况下大功告成,这真够吾们高傲的!”在重庆,卢作孚合并川江航运业的雄心不减,民生公司的船队一天天在扩大,长江航运将迎来一个全新的“民生”时代。
  早在1933年冬天,拥有众多企业的刘鸿生就在写给儿子的信中说:“我的各项企业,同其他企业一样,也遭受很大损失。火柴公司本年由于跌价竞销关系,以致毫无利润可图。常年盈利很高的水泥厂,今年盈利不会超过去年的一半。”他预言1934年的情况只会更坏。果然,到这一年底,刘鸿生企业的负债总额高达563万余元,自1920年开办第一家火柴厂以来,他没有遇到过这样严重的危机,风度翩翩的“企业大王”整天愁眉不展。此时,整个世界也在经济危机的困扰之中,华侨实业家陈嘉庚的企业曾兴盛一时,却几乎都在这一年关了门。
  这年1月25日,在上海的全国生产会议筹备会上,永安公司的郭顺、商务印书馆的王云五、胡西园、吴蕴初、穆藕初等7人被推为筹备委员,4月29日大会在南京开幕。这次大会本来是为了应对当时的经济不景气而召开的,困境中的企业急于寻求国民政府的帮助。结果当然是令人失望的。
  法国学者白吉尔在《中国资产阶级的黄金时代》中的研究表明,国民党没有打算建立一种更有利于发展私人企业的体制格局,大量事实都可以让我们看清楚,在工商业萧条的1932到1935年,南京政府不愿为濒临绝境的企业界提供任何支持,以帮助他们克服和渡过危机。就在这一年4月出现了官方的资源委员会,其前身是国防建设委员会,开始涉足许多重点工业。民营电业就是为了应付资源委员会的兼并,于这年10月由50多家电厂发起成立了“全国民营电业联合会”。来自官方资本、国家兼并的威胁开始超过外资竞争的压力。
  当纺织工业的龙头企业荣家的申新公司遭遇空前危机之时,实业部不仅没有伸出援手,而且试图将申新变成国有,此事令深切体味创业艰难、性格坚韧的荣宗敬大为愤怒,决心为此一拼。自1922年以来,荣家企业逆流而上,一直在扩大规模,不断地收购旧企业或创办新企业,此时已拥有9家纱厂,纱锭总数超过了55万,还有6万多线锭、5000多台布机,占全国纱锭总数的20.6%,每日夜可出纱1000件,出布一万四五千匹,消耗棉花3200担,直接在申新企业系统工作的职工至少有三四万人,加上家属和运输、营业等间接靠申新生活的大约在十几万人以上,申新如果出事,要牵连到10万个饭碗。
  到1934年3月,申新在上海的工厂几乎都已抵押出去,负债累计达到6375.9万元,而全部资产总值不过6898万元。6月底到期的500万应付款无处筹措,7月4日上海各大报纸刊登一条大字新闻:申新搁浅。当时,整个中国企业界几乎都为之震撼。荣宗敬到处向南京政府各部门求助,现在荣氏企业档案中仍保存着许多他写给实业部、财政部、棉业统制会或个人的信件。荣家希望政府批准他们发行公司债来渡过难关,荣德生到南京当面向行政院长汪精卫提出这一要求。汪的答复是交给实业部办,实业部则说派人调查后再说。
  然而,实业部提出的《申新纺织公司调查报告书》对荣家很不利,甚至可以说是致命的。报告书认为申新已资不抵债,负债总额6376万元,全部资产则只认定5903万元,其中固定资产3723万元全部做了抵押借款的保证品。过去申新靠以借债还债、利上滚利的手段应付债权,近年借债困难,则靠签发远期本票和预约栈单来周转,生产成本越来越高,困难越来越大。报告书严厉指控申新无组织、无管理,经营毫无系统。
  报告书的应对方针是:由政府责成该公司速行清理,以6个月为限;如果清理不成,由政府派员清理;由政府召集债权人,组织临时管理委员会经营各厂,以6个月为限。6个月后,依据公司法成立新公司,在临时管理委员会经营期内,政府应借给申新300万元作为营运资本。实际上就是实业部长陈公博想乘人之危,计划由财政部拨款300万元来接管偌大的申新企业,变为国营,他的理由冠冕堂皇,维持荣家是一事,维持申新事业又为一事。申新如今资不抵债,荣宗敬信用已失,如果仍以荣氏为中心,无法维持。
  荣宗敬得知这一消息,拍案而起,“实业部想拿300万元来夺取我八九千万元的基业,我拼死也要同他们弄个明白。”他在给孔祥熙、蒋介石的信中,愤怒地发出了“民商何罪,申新何辜”的呼号,在写给蒋的信中说出掷地有声的一句话:“在民商毕生致力于此,为不忍坐视事业之崩溃,鞠躬尽瘁,又何敢辞?”被实业部吞并的危机之所以烟消云散,没有变成现实,原因在于孔祥熙不想实业部吞下这块大肥肉,财政部不给拨款,陈公博才无奈放弃。如果不是两个不同利益部门之间的相互嫉妒、明争暗斗,荣氏的申新企业能不能逃过这一劫,恐怕还是一个未知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1934年:荣氏遭遇国进民退

​1934年的中国到处是旱灾、水灾、蝗灾和风雹灾害,在全国范围内,大量企业陷入困境,其中没能挨过这一年,黯然关门的,光是上..[详情]

史实重要吗

林肯本人除了相貌实在是比较清奇之外,其个人奋斗也令人尊敬,但估计留名青史倒不是为了目前我们知道的解放黑奴与废除奴隶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