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帝国——成就力拓的旷世传奇
2017-08-11 10:52:22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如果说石油是工业社会的血液,钢铁就是它的脊梁。当西方总是为石油问题而寝食不安时,却从来不需要为钢铁而担心。因为,作为盎格鲁萨克森的“表兄弟”,澳大利亚人牢牢地控制着世界上最主要的铁矿。这是一头钢铁袋鼠,更是一头钢铁奶牛,它哺育着西方,也控制着东方,尤其是东亚两强日本与中国,就必须依靠澳洲的“钢铁”乳汁才能成长壮大。

那位无意间发现了铁矿的澳大利亚农场主兼飞行员,将一直成为这个世界的传奇……

铁幕

来自上天的暴风雨,从来就无法浇灭人间的浴血战火。一道被称为“铁幕”的无形障碍,将整个世界分成了两个阵营,并且在朝鲜这个东北亚小国,用钢铁炸药堆砌出血海尸山。

  当汉库克对抗着暴风雨时,遥远的北半球,一个名叫上甘岭的高地上,中国士兵正在用血肉之躯对抗着比暴风雨更为猛烈的枪林弹雨,他们的对手,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大国美利坚合众国,以及它的诸多小兄弟们,其中,也包括汉库克的澳大利亚乡亲。
  在朝鲜“热战”的刺激下,钢铁成为整个世界为之癫狂的东西,甚至远超过之前的黄金。
  这一年,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州(Minnesota)美沙比山脉(Mesabi Range)的高品位铁矿开采枯竭。这个1887年发现的大铁矿,宽1~1.5公里,厚150米,长180公里,矿石中铁含量超过70%,因此在冶炼前不需任何处理,可以直接进炉。而且,在它不远处,就是宾夕法尼亚州的无烟煤矿(the anthracite coal),为冶炼提供了充足的能源。美国能成为真正的“美沙比”(印第安语“巨人”),正是美沙比铁矿铸就的。我们无法确切知道,这个灾难性的消息,对于朝鲜停战是否起到了积极的意义,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西方因此而开始恐慌——尽管表面上不露声色。
  同一年,建立“欧洲煤钢共同体” (European Coal and Steel Community,ECSC)的巴黎条约生效,法国、联邦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6个缔约国,将从此相互放弃在煤炭和钢铁行业的部分主权,交由这个地区组织统一掌管,并免除相关关税。条约的有效期是50年。这个组织不仅保护和重建了在英国占领下本被大量拆除的鲁尔工业区,而且为日后的欧洲联盟奠定了基础。
  而在中国,一场钢铁的狂飙突进也从这一年开始。一本新出版的书名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正在成为滋养一个时代的心灵鸡汤,这本与“炼钢”毫无关系的热门读物,却在心理层面上给了正在陷入钢铁梦想的中国以强大的精神“高炉”。在真正的钢铁方面,中共中央确定,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必须把鞍山钢铁厂的建设作为首要任务,集中全国力量,如期完成,以奠定全国钢铁工业进一步发展的基础。还有必要开始进行建设第二个大钢铁厂的工作。同时,将原北洋大学、唐山交大、华大工学院、山西大学、西北工学院的采矿、冶金系统一汇集到北京,组建北京钢铁工业学院。中央直属的钢铁研究总院也在这一年成立。中国从来没有这样对钢铁魂牵梦绕,终于在5年后(1957年)迸发出了一个乌托邦般的梦想:用15年左右时间,在钢铁等主要工业品的产量方面赶超英国。次年,一场“以钢为纲,全面跃进”的大炼钢铁运动展开,“全党全民为生产1070万吨钢而奋斗”。
  偏安南半球的澳大利亚,也无法自外于这个钢铁的时代。
  尽管有史以来唯一侵略过澳洲的日本,在对抗中国和苏联的共同斗争中,摇身一变成了他的同志加兄弟;尽管对于西澳小型铁矿,日本人报价也十分慷慨,澳大利亚政府却依然坚定地对日本说不,确切地说是对全世界说不:澳大利亚的铁矿将绝不允许出口一丝一毫!
  这样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来自于澳大利亚强烈的“缺铁症”:这个国家的专家和政治家坚信,铁矿是澳洲稀缺的资源,因此必须完全使用在国内建设之中,绝不能出口。尽管禁令始设于抗日背景下的1938年,但随着钢铁在世界政治和军事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澳大利亚的这一禁令更为趋紧。
  而就是汉库克看到铁壁峡谷的这个名叫皮尔巴拉(Pilbara)的区域,早在1890年,地理学家伍德沃德(W. P. Woodward)就曾指出,这里的丰富铁矿石将足以供应整个世界的需要。显然,他的预测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而我们至今也很难弄明白,为什么澳洲官方和企业组织了如此众多的勘探,却无法发现这几乎是显而易见的铁矿?澳洲的历史学家们为此找到了一个原因,这是中国人十分熟悉的词汇:官僚主义。
  当汉库克为自己的发现激动不已时,他的面前,却是一道官僚主义的铜墙铁壁,将耗费他8年心血……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铁矿帝国——成就力拓的旷世传奇

如果说石油是工业社会的血液,钢铁就是它的脊梁。当西方总是为石油问题而寝食不安时,却从来不需要为钢铁而担心。因为,作为盎..[详情]

1930年:“大成”奇迹

企业的外部环境虽然严峻,但是企业发展的制度空间毕竟还有。当刘鸿生在火柴业大显身手之时,在常州,一家叫做“大成纺织染公司..[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