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年:“大成”奇迹
2017-08-10 11:10:55作者:傅国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企业的外部环境虽然严峻,但是企业发展的制度空间毕竟还有。当刘鸿生在火柴业大显身手之时,在常州,一家叫做“大成纺织染公司”的新企业悄然诞生,没有人会想到,“大成”将在纺织业黄金时代之后再创奇迹。
  “大成”名义上集股50万元,实际上只是勉强筹集了40万元,其中刘国钧个人占半数以上。这一年他已经43岁,投身实业已有多年,年轻时代他就和朋友合股在常州创办了大纶机器织布厂、广益布厂,涉足机械织布新工业,虽未有大的成绩,却深尝创业之艰苦,积累了许多可贵的经验和教训。
  “大成”的起点是步履蹒跚的,流动资金匮乏,仅检修和增添设备就耗费了13万元,对此,有些董事有意见,刘国钧在一次董事会上说:“各位如果对公司前途担心,可将股款改作存款,国钧有信心于一年到两年之后还本。”他洞察市场上的花色布利润高、销量大,而大部分都是进口的,就是国内生产的也几乎都是外资企业。“大成”要发展,就要添置纺织印染设备,在日本参观时,他以3000元买下一部旧的八色印花车,而新机器需要五六万元。然而旧机器的安装调试一直不顺利,先后3个技术人员都撒手走了,包括日本、德国的技师。最后他自己动手,并请来两个上海的熟练印花车工人帮忙。厂里有人嘲弄说:“总经理当儿戏,请来一元头和四角头,想搞好印花车,真是奇谈。”因为那两个工人的工资分别是每天一元和四角。几个月后,印花车试验成功,投入生产。
  从这一年到1937年,在国内纺织厂纷纷倒闭、市场普遍不景气的大环境里,“大成”却从一到四,从常州发展到上海、武汉,纱锭从10000枚增加到78863枚,织机从260台增加到2707台, 拥有日产5000匹布的全套漂染设备,资本从40万增加到400万元,8年里涨了10倍。“大成”资本的扩张靠的不是招添新股,而是企业生产本身创造出来的。经济学家马寅初则称之为“罕见的奇迹”。1937年前夕,社会学家吴景超到无锡、上海、常州等地参观了30几家企业,和许多实业家就中国的工业化问题做了多次深入的讨论之后,写了一篇长文《中国工业化问题的检讨》,在《独立评论》上连载发表,文中一再赞许大成纺织染公司。根据“大成”历年的报告书,吴景超了解到“大成”自1930年以来年年有盈余,而这些盈余大部分都用于增资。1935年起除了盈余,另外还提了折旧28万元,到1937年折旧准备金就存有73万元。他给“大成”做了8个字的评价:管理得法、基础稳固。银行家陈光甫也对人说,刘国钧是他生平最佩服的4个实业家之一,其他3个人是张謇、范旭东、卢作孚。  
  与早期纺织业成功的实业家不同,刘国钧没有赶上什么大好机会,反而是在时机不利的情况下起步的。他自述只读过一年私塾,没进过学堂,对于创办新式工业没有学识,但是,他吃得起苦,不断地摸索,不断地动脑筋,而且能重用懂技术的人,对于员工的学习也不忽视。“大成”办有业余夜校,隔天上课,职员、艺徒、练习生、女工分别都要参加,学习生产管理、文化、技术知识,几年之内培养了不少自己的技工。“大成”工人的工资比同行要高一些,福利要好一些,年奖要多一些,高级职员每年春节时还有一份“暗贴”。 刘国钧给总工程师年薪5000元,有人嫌高了,他说:“不多,他一个人抵得上一个车间。”“大成”设有自己的保健所,员工有小病可以免费治疗,职工子女上学有补贴。“大成”每月举行3次管理会议,对前10天的工作进行总结,安排后10天的工作。“大成”每次有重要举措,事先都要征求一般职员和老师傅的意见。让人记忆深刻的是刘国钧提出的3个“一点点”口号:“货色要比别人好一点点,成本要比别人轻一点点,价钱要比别人高一点点。”他将这个口号烧成蓝底白字的搪瓷标牌,车间、走廊、餐厅、写字间等处,到处都悬挂着这些标牌。正是凭着3个“一点点”,“大成”创下了令那个时代的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刮目相看的业绩,赢得了银行家由衷的佩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1930年:“大成”奇迹

企业的外部环境虽然严峻,但是企业发展的制度空间毕竟还有。当刘鸿生在火柴业大显身手之时,在常州,一家叫做“大成纺织染公司..[详情]

帝国末日的预言

1909年春夏之交,日本前首相、时任朝鲜统监的伊藤博文发出了一个惊人的预测:3年之内,中国将爆发革命。[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