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8年:商界裁军之请
2017-08-09 11:03:14作者:傅国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27年春天,国民党的势力抵达长江三角洲——中国现代工商业的重心,银行家、实业家最初的态度以欢迎为主,他们期待着一个安定的秩序,能够在更好的环境里发展自己的事业。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大为失望。从5月起,几乎是强迫他们认购公债,南洋兄弟烟草公司50万元、先施百货公司25万元、永安百货公司25万元……这个名单几乎囊括了上海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企业,显赫的荣氏家族掌门人荣宗敬因为不满这种勒索,甚至遭到了通缉。人们蓦然发现,这个新兴的南京政权与以往的军阀大不一样, 讨价还价的空间变得更小了。
  1928年6月20日,国民政府财政部在上海召开全国经济会议,宋子文主持,工商界和银行界的许多头面人物如虞洽卿、陈光甫、徐新六、荣宗敬等都应邀出席,虞洽卿在会上提出保护关税、整理金融、整理交通、保护商人财产、整理劳资纠纷、保护及提倡国货等意见。这些主张作为提案经过讨论,逐一通过。
  这次会上,还通过了一个请求裁兵的通电,并组织了“裁兵促成会筹备委员会”。6月30日,也就是会议闭幕那天,虞洽卿在宋子文、张寿镛举行的公宴上答辞,最兴奋的就是通过裁兵案:“同人对于本届会议最引为愉快者,即为通过裁兵案……国民政府为人民之政府,人民如有痛苦,理应诉于政府,请求解散,人民十余年所受之痛苦,不能笔述,此次实业界所提名议案,即为诉苦之斑,希望政府能将本会议案,即日一 一实行,则不独实业界人受福无穷,即中国富强之日,亦可期待”。
  这不是61岁的虞洽卿个人的看法,而是代表了当时工商界多数人的意愿。在商言商,他最关心的还是本国工商业的发展,这也是他最大的利益所在。如果忽略了这一点,我们就很难理解他提出的这些意见。虞洽卿确是一片诚心,可是,他很快就发现,事与愿违,摆在他面前的现实是那么严酷:外货税轻,国货重征;外船保护,内轮擅扣;各国利率最高的6厘,日本4厘,而中国至少一分;运输费猛增;海关主权仍操在外国人之手……这位力挺蒋介石,为国民党进入长三角黄金地带立下汗马功劳的大亨,对自己倾心支持的新政权未免产生了一些怨言。当年8月4日,他以个人名义给上海总商会、上海县商会、闸北商会写了一封信:
  “吾民受军阀之祸深矣,乃忍痛忍苦,以助革命之成功,今者军政停止,训政开始,凡属国民,同深欢庆。然东西各省,宪全底定,远者年余,近亦数月,裁兵未见实行,自治未见筹备,关于农工商学之设施,以及人民衣食住行四大需要,均未见政府与人民协力共谋发展,徒见厘未裁,而税繁兴,兵未裁而供亿为难。民众运动来上正轨,劳资纠纷,愈入歧途……”
  因此,他建议乘国民党开二届五中全会之际,组织请愿团前往南京,“一方以国民资格,向五中全会陈述国民厌乱望治之切要,求一心一德共谋国事”。
  两天后,在上海工商界的联席会议上,他发言说,组织商业请愿团,名为请愿,实为监督。商界曾竭力协助北伐,如果事成就不顾商民痛苦,这是违背革命意旨的。这是最后五分钟,请愿团代表越多越好。
  8月11日,上百人组成的商业请愿团浩浩荡荡,前往南京国民党中央党部,递交了代表48个团体的请愿书,提出十条要求,治标方面的包括裁减兵额、统一财政、整饬党纪、关税自主、免除杂税、劳资合作、恢复交通,治本方面包括颁布约法、监督财政、永保安宁等。蒋介石在13日亲自出面宴请全体请愿代表,何应钦代蒋致辞时对上海工商界协助军饷之举表示感谢,称许他们深明大义。但是,国民党当局并没有在实质性问题上作出回应,只是在会议通过的《整理军事案》中承诺:“军费在整个预算上不得超过50%”,“裁兵为整军理财之第一要务”。
  虞洽卿等人在南京表示,希望南京政府“继往开来,树立百年大计,解决民众痛苦,增进国家幸福”,能真正完成青年孙中山踏上革命之路前所倡导的“人尽其才,地尽其利,物尽其用,货畅其流”。 当年10月,全国商会联合会开会时,要求在立法院拥有5个席位,强硬地表示,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他们将拒绝继续给政府贷款。抗争的结果是连商会也保不住了。
  在依靠武力取得政权的国民党眼中,他们只是个钱袋子罢了。他们的大多数愿望注定了落空。这一年四川军阀刘湘在一次宴会上说了一番大白话:“我希望枪杆子与洋钱合作,把市面搞好,彼此有利。”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1928年:商界裁军之请

​1927年春天,国民党的势力抵达长江三角洲——中国现代工商业的重心,银行家、实业家最初的态度以欢迎为主,他们期待着一个安..[详情]

弄潮儿溺水

1909年6月23日(宣统元年五月初六),一道人事任免状在大清官场引起不小的骚动:陕甘总督升允被免职,理由是“反对改革”,确..[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