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潮儿溺水
2017-08-09 10:59:13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09年6月23日(宣统元年五月初六),一道人事任免状在大清官场引起不小的骚动:陕甘总督升允被免职,理由是“反对改革”,确切地说,是反对“立宪”。

人们不禁惊诧:大清中央对政治体制改革居然有如此大的决心,甚至不惜将发出反对声音的高官拿下?!

黄土高坡弄大潮

升允其实并不是个反对改革的人,更不是个反对中央的人。

能在大清国熬上个总督宝座,并非易事,除了能力、机遇、手腕、资历外,更为关键的是“立场坚定”:必须能在正确的时间站在正确的队伍里,并且高举着正确的旗帜。

总督或许是大清国含金量最高的官职了。一是权重,“综制文武,察举官吏,修饬封疆”(《清史稿·职官三》),尽管才是正二品,只有“享受部长级别”(加尚书衔)的才与驻防将军平级(从一品),但一手抓枪杆子,一手抓钱袋子,实际权力大大超越只管军事的驻防将军,当然更超越只管民政的巡抚。二是稀缺,直隶、两江、湖广、两广、云贵、四川、闽浙、陕甘,全国拢共才8个总督,1906年政制改革后又添了个东三省总督,是多少官员梦寐以求的肥缺。

总督人选,自然都必须是中央信得过的,确切地说,必须是中央领导班子核心信得过的,才能做到“你办事、我放心”。当上了总督,除非脑子进水站错队、跟错人,一般是绝不会因为经济腐败或生活作风等“小问题”而下台的。即使是新一代领导核心上台,要腾出位置来安置自己嫡系,也大多会妥善处理,大家心照不宣,无论面子和里子都会配合默契。像升允这样被罢免,并不多见。

宣统年间的官场主旋律,就是深化改革。而在全国九大总督里,已经干了4年的升允,绝对可称是改革的弄潮儿,丝毫不逊于东南沿海的同僚们。

这位蒙古族高级领导人,履历上毫无瑕疵,不仅出身于干部家庭,根红苗正,而且在能诗会文之外,还曾在任职外交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时广泛地考察过欧洲各国。那时的大清官场,出使西洋各国即鬼子国度的被称为“鬼使”。在“读万卷书”的基础上,而今又“行万里路”,升允的见闻和视野,自然比“土鳖”干部们广博,对欧洲的工、农、商、学有第一手的切身体验。这为日后他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成为不仅可用、而且可以重用的干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调任地方后,升允开始不断地迁转,并从1901年春起出任陕西巡抚。就在这一年,八国联军入侵,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逃难到了西安。升允充分抓住机遇,在与中央核心共患难的过程中,得到了进一步的赏识。流亡途中,痛定思痛的大清中央发出了改革的号令,史称“辛丑变法”。升允的陕西俨然已经是新的“直隶”,自然改革举措连连,包括建立了日后著名的陕西大学堂(西北大学)。

1905年,升允升任陕甘总督兼甘肃巡抚后,大清国的改革也开始在包括政治体制在内的各领域全面展开。在他的率领下,陕甘地区、尤其是甘肃,在工业、农业、国防和教育“四个现代化”方面,其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东部沿海地区。而突飞猛进的改革是要成本的,是要有人埋单的。随着升允的改革摊子越铺越大,各种捐税也越来越多。无奈群众觉悟普遍不高,看看自己没怎么尝到改革的甜头,却先吃到了改革的苦头,就开始怀念起前任总督崧蕃,一个因循保守但为政宽厚的庸官,民间甚至还用这两任总督的名字编了个顺口溜:“走了个松泛,来了个呻唤(呻吟之意)”。

民意对改革折腾的抱怨,在全国都很普遍,何况,群众是否满意从来不是大清国提拔干部的权衡因素。所以,你管你抱怨,我管我改革,升允的改革大戏照样锣鼓喧天。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弄潮儿溺水

1909年6月23日(宣统元年五月初六),一道人事任免状在大清官场引起不小的骚动:陕甘总督升允被免职,理由是“反对改革”,确..[详情]

1929年:火柴点燃自救运动

​1929年,居世界火柴业龙头地位的瑞典火柴托拉斯在战胜日本火柴之后,将27个牌子的火柴在中国市场全面跌价倾销,来势汹汹,如..[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