驶向卢沟桥 ——是什么推动了日本人的战争快车?
2017-08-08 11:07:13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广大“人民群众”的民意、而不是所谓的某某主义者,开始在日本的政治生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推动着日本在“军国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鼓噪的“民意”

1905年9月5日,日俄签订和约当日,在东京的日比谷公园举行了多达8万人参加的“爱国群众大游行”,要求拒绝签约,重新战斗。集会者高举吊旗,会场上到处是“呜呼大屈让”、“肝胆一剑寒”、“破弃破弃”、“吾有斩奸剑”、“死有余辜”等标语。
日俄战争结束,日本以倾国之力获得了惨胜,已无力再战,而俄国却还可调动其更为强大的欧洲部队,媾和对双方来说都是明智的选择。正因如此,双方在美国签订《朴次茅斯和约》时,仅就中国东北地区的权益进行了切割,日本没有对俄国提出赔款要求。消息传回日本后,民意哗然,主持签约的小村寿太郎和高平小五郎俨然成了“卖国贼”。群众团体“讲和问题联合会”的代表河野广中在会上演说,号召斩小村、打伊藤、屠元老,将矛头直指政府当局。
下午5点左右,集会者蜂拥到内相官邸,砖石横飞,护卫官邸的警察挥刀镇压。群众随后开始纵火,焚毁了内相官邸,并捣毁了袒护政府政策的国民新闻社。这一暴动持续数日,共烧毁了两个警察署、219个派出所、13个教会、53处民房,动乱波及日本全国,政府宣布紧急戒严。
这之后,民众暴动便成了东京一景,日本开始步入史称“民众暴动的时代”(the Era of Popular Violence)。广大“人民群众”的民意、而不是所谓的某某主义,开始在日本的政治生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推动着日本在“军国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从明治初年日本觊觎琉球、台湾和朝鲜,到昭和年间日本兴起征服世界的野心,日本外交官在谈判中惯用的施压方式,就是“民意”对此如何如何不满,所以除非对方让步否则难免一战。这绝非外交官的应景辞令,而是日本真实的政治生态。

日本人早已透彻地看穿了国际政治的达尔文主义本质,崇尚弱肉强食的丛林原则成为日本主流的民意。

“主义”的面具

1909年10月23日,日本新任枢密院议长、刚刚卸任朝鲜统监的前首相伊藤博文访问中国东北,与东三省总督锡良、奉天巡抚程德全举行了会谈。这是伊藤最后一次到访,3天后,他在哈尔滨火车站被朝鲜志士安重根刺杀身亡。
此时,日本自认为在日俄战争中为亚洲的解放付出了生命和鲜血的巨大代价,以此为由积极攫取在中国东北的特殊利益。锡良和程德全试图能通过伊藤博文说服日本政府,“不侵中国行政权及不妨各国均等主义”。但伊藤博文巧妙地将自己定位在“游人”的身份,表示他的言论“皆非日本政府和人民之意思”。当锡、程二人对激进的日本民意进行批评时,伊藤博文说道:“若说到日本人民意思,则凡事只问能力若何,如彼此能力不相当,即无所谓持平办法。”
这样坦率得几乎赤裸裸的直言,在中日交流的史料中并不罕见。1876年,为琉球和台湾事件,李鸿章与日本使臣森有礼进行了会谈。李鸿章说:“两国和好,全凭条约”,“恃强违约,万国公法所不许”;而森有礼却干脆地宣称:“和约没甚用处”,“国家举事,只看谁强,不必尽依著条约”,“万国公法亦可不用”。日本人早已透彻地看穿了国际政治的达尔文主义本质,崇尚弱肉强食的丛林原则成为日本主流的民意。
可悲的是,从晚清以来,中国但凡评价日本,都有一个逻辑:日本在历史上所有的暴行和兽性,都被归咎到某种“主义”(军国主义或法西斯主义)上。
“主义”固然在塑造着人,但“主义”本身也是人所创造,更是由人所实践的。同一“主义”,在不同的人群手中,会实践出不同的、甚至完全相反的现实体现来。与《南京!南京!》同时上演的《拉贝日记》中,那面庇护着中国生灵的巨大纳粹旗帜,就是对这种“主义”原教旨观点的最好嘲讽。
日本百年祸华,军国主义毒害了国民,但正是其国家利益诉求制造了军国主义。甲午战争作为日本近代史上第一次海外作战,成功地在刚刚统一起来的日本推行了强烈的民族主义,日本人第一次集体凝聚到了同一面旗帜下,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奋斗。而甲午战争也令日本“人民”获得了巨大的战争红利,无论教育、医疗、还是经济,都得到了飞速的发展,而此后不断移民朝鲜和中国东北的日本“人民”,得到了巨大的殖民利益,从而洋溢着无比的骄傲和自得。日本的战争之车就这样在利益的驱动下,飞快地驶向卢沟桥。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驶向卢沟桥 ——是什么推动了日本人的战争快车?

广大“人民群众”的民意、而不是所谓的某某主义者,开始在日本的政治生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推动着日本在“军国主义”的..[详情]

1927年:北碚一卢

1927年,中国又一次处于时代的转折点上,北伐军抵达长江流域,席卷了长三角这个中国工商业的黄金地带,“4·12”的血光惊动了..[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