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或财政,能够抵御失业?
2017-07-29 09:26:04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此前专栏提过,美国经济学家L.兰德尔·雷提倡的现代货币理论,其野心不仅仅在于货币政策,随着雷将现代货币理论与阿巴·勒纳(Abba Lerner)的“功能财政”(Functional Finance)方法整合,他关注的领域从货币政策外延,在其国家主义的货币系统中,他认为财政政策能够支持全民就业。

   无论如何强调,失业带来的威胁都不应该忽视,然而国家主义的货币思想就能抵御失业吗?历史能告诉我们什么?以历史的黑暗时代美国大萧条为例,罗斯福上台之后,罗斯福新政轰轰烈烈展开,其内核是三个R:救济(Relief)、改革(Reform)和复兴(Recovery)。

   大萧条期间最高失业率高达四分之一,失业带来变化,也引发税收的重要变化。经济下滑之下,财政支出增加,增加税收就显得迫在眉睫,尤其改革要义其实就多向富人征税。当时美国个人所得税分级减少,但税率进一步提高,开征历史不过几十年的个人所得税成为联邦政府的主要收入。

   在记录大萧条的《艰难时代》中,就有人感叹所得税要求大家申报收入,使得美国都变成了“簿记员”,有人甚至说“新政”除了税更高之外,对自己来说毫无意义。备受打击的华尔街也对此颇感不满,华尔街当时成为过街老鼠,备受抨击,有人就认为并非所有华尔街人都恶贯满盈,“我们缴税,不要求任何回报。其他人却在申请救济,用我们的钱帮他们渡过难关……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这也没什么问题。可是,他们花光了你的钱,还是没有什么作为,这就不公平了。”

   税收扩张背后是国家权力的扩张。1933年美国国会通过《全国工业复兴法》,其目的在于通过开展合作运动来限制不平等竞争,国会在两个月后批准成立全国复兴总署。1935年5月,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全国工业复兴法》违宪,这一机构很快随着最高法院裁定违反宪法而终结。如何评价新政中的复兴系列计划?

   经济学家加德纳·米恩斯(Gardiner C. Means)曾经写过《现代公司与私有财产》(The Modern Corporation and Private Property),他对全国工业复兴总署的评价是“新政”最大的成功之一,“它在该消失的时候就消失了。可是,在它创建之初,美国的商业萎靡不振,价格和工资都激烈下滑……没人可以计划明天。每个人都在原地转圈,做着无用功。全国工业复兴总署改变了商界和公众的态度,它让人们重新相信可以做一些事情。它为价格和工资设定了底限。”

   美国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拉希(Christopher Lasch)指出,美国在30年代早期并不存在革命的风险,其中全国工业复兴总署是个鲜明的例子,其展示了行政的运作,“各方的观点都顾及到了,各种顾问被召集到一起。人们聚集在一起,有时候就是被关进一间屋子讨论。罗斯福说:不管什么办法,你们总得想出一个来。结果就是在劳工想要的东西和企业想要的东西之间求得一个平衡。早期‘新政’实现的妥协都像这样具有片面性。企业得到的好处就是反垄断法暂时失效,劳工则得到某种形式的认可。”

   经济学的钟摆总是在左右之间来回摇摆。大萧条时期各类创造出现,比如直到今天仍旧惠及多数人的失业保险,再比如昙花一现的工业复兴总署。某种程度上,工业复兴总署在适当的时间出现,在适当的时间段内完成自己的使命,在适当的终点结束自己的使命,这也就是一个有着自由市场意识形态的政府在左右博弈及危机与常态周期中的智慧体现。

   回到货币,国人过去总是痴迷于货币主义,事实上,到了今天,货币主义尤其是货币数量论遭遇了严重挑战,国内不少经济学家念兹在兹的“通货膨胀在任何地方都是货币现象”其实已经破产。

   现代通货膨胀与其说是货币现象,不如说是财政现象,乃至政治现象。如今在全球低利率流行通缩与公共债务并存的情况,不少国家开始思考货币与财务的作用,尤其像日本这样的国家,不少经济学家与评论家开始讨论诺贝尔经济学得主普林斯顿大学的克里斯托弗·西姆斯(Christopher Sims)的FTPL理论(Fiscal Theory of the Price Level)。FTPL试图重新塑造公共债务和经济表现之间的关系,强调物价水平的财政理论,这事实上使得,一个国家为应对通缩,对负债与赤字预算的担心变得不那么重要,甚至可以说通过通胀来解决名义债务。

   日本经历了“失去二十年”,饱受积极财政之苦。他们曾经反思凯恩斯主义,但是今天在经济困境下,同样一批人又将目光投向FTPL,并且辩解其理论是立足长期的,与凯恩斯立足短期不同,使解决日本问题成为一个希望和可能。

   或许,绝望面前,大家孤注一掷的想法有其道理,但是谁又能说,这次真的不一样?回头来看,为什么要重视货币史,这些死去的历史对于现代有何意义?人类从茹毛饮血走到文明昌盛,现代货币体系不过是最近几十年才初步形成。人类的集体记忆非常强,进化中诸多特征已经内化为我们神经系统一的部分,无论是对于生存、繁殖,还是货币。这就像我们今天以为诸多货币新现象是史无前例的革新,其实在历史中已经发生过,太阳底下无新事。

   货币大师凯恩斯曾说过:“实干家自以为他们不受理论的羁绊,可他们却常常是某位已故经济学家的奴隶。”鉴于货币的丰富历史及大家对于经济史的生疏,当理论家认为自己发现货币的某一重要特性的时候,这些特性往往在实干家身上已经实践了很多年。

   作者为青年经济学者,近期出版《白银帝国》《印钞者》,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货币或财政,能够抵御失业?

此前专栏提过,美国经济学家L.兰德尔·雷提倡的现代货币理论,其野心不仅仅在于货币政策,随着雷将现代货币理论与阿巴·勒纳(..[详情]

现金为王是中产阶层抵御“灰犀牛”的最佳方式

7月12日,加拿大央行紧跟美联储的步伐,七年来首次加息0.25%,成为全球第一家(除美联储以外)解除货币刺激政策的央行。面临不..[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