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一个地方都需要工业化
2017-07-29 09:18:22作者:周业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工业化的浪潮也波及到了我老家那个小山村,那会我还在上大学。最大的变化不是收入的增加,而是清澈的河水逐渐变得浑浊。下河游泳是肯定不行了,小鱼小虾都没法存活。河面上渐渐地开始长出厚厚的藻类,河水也泛出异味。据说是因为上游的县城招商引资,兴办化工厂和其他工厂,加上原本的化肥厂,排污量慢慢增加,河流已经无法自我清除这些污染物,日积月累,也就快变成臭水沟了。小时候在河里戏水的美妙画面恐怕要永久封存于记忆里了。的确,那会河流两岸的老百姓都很悲观,当工业化的好处并没有走进普通农村家庭时,这些家庭却在承担着工业化的成本。实际上,工业化的这种成本转嫁被经济学家们大大低估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农村家庭比较松散,单个家庭所承担的转嫁成本缺乏必要的数据进行量化统计,因而所谓污染也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或者仅仅是一个局部成本的概念。

  后来我大学毕业,继续求学直到定居北京,来去匆匆,并没有多看一眼环绕村庄的河流。直到新世纪的某一年,在家呆的时间多了,闲来无事,就去河边走走,想认真阅读下这条记忆中的河流的变迁。让我惊讶的是,经过二十来年,河流居然又回到了原先的清澈,虽然有一些不守规矩的人偷偷挖沙,整得河床实在丑陋,但就水质而言,已经堪比过去没有工业化的时代。难道是县里整治工业污染了?仔细去打听,才发现并非政府主动治理污染,而是因为我们当地工业化条件太差,原先试图工业化的设想最终都没实现。工厂办起来几个,没怎么挣钱,结果都关了。不仅如此,原先的工厂也因为缺乏竞争力,相继停业了。工业化的终止以及先天不足的县城招商引资的困难,让当地生态获得了天然的休生养息的机会,自然的力量总是那么强大,在短短的二十来年,居然通过自我循环,硬是还给沿河百姓一个干净的河流。

  说实在话,我老家那条河也就是一条小河,河水来自山上溪流的汇集。但就是这么一条小河,也不缺乏自我修复能力。所谓污染的持续性只不过是因为人为的污染在持续,而不是自然的力量缺失。然而对当地县政府的相关人员来说,工业化的落后似乎是很丢脸的事情,这不仅直接影响到政绩,而且也影响到就业和收入水平。问题在于,对政绩的影响是直接的,对就业和收入水平的影响则并非直接。假如工业化给当地家庭每年增加收入1万元,而工业化所产生的污染给当地家庭转嫁了1万元以上的成本,对家庭来说,实际上得不偿失。很多地区的工业化实际上都如此,只不过没有人去计算工业化的污染转嫁成本。GDP就是一个统计数字而已,这个数字对普通家庭来说,实际的用处并没有那么大。这是因为GDP并没有把很多和家庭相关的东西计算进来。污染造成的隐形成本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项。现在被严重污染的地区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去修复生态,按照凯恩斯主义的观点,这必然能快速推动GDP的增长。不过家庭的福利水平是否得到真正的改进呢?

  最近又回到了小山村,那生我养我的地方。走在路上,大概处于雨季,不少地方出现塌方现象,河水也出现了浑浊,但那也是纯净的泥土的颜色,没有落上一丁点工业化的痕迹。我刻意沿河边漫步,居然看到一只白鹭飞起,盘旋,然后悄然落在稻田的某处,被绿油油的水稻淹没。

  而路边的植被显得非常厚实肥美,远处的山峦隐在烟雾之中,朦朦胧胧的,空气是甜的。

  这是非工业化带来的好处,也是对家庭的福利增进。看起来GDP水平确实低了些,但如果要计算家庭的福利水平,恐怕要远高于那些GDP大县吧。其实工业化对一个山区的小县城来说可能完全没有意义。原因在于山区的人口密度小,人口基数也小,就业压力自然就不大。而山区大多数都是农村,山川河流所赐予的天然禀赋足以养育这么多人口,所以,对山区的普通家庭来说,至少生存压力没有那么大。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劳动力是流动的,这很关键。假如劳动力不能流动,那么山区的人口财富水平只能和山区的自然资源存量相匹配,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假如劳动力能够流动,那么山区的人口就可以通过流动来改进家庭的收入水平。

  由于我老家正好地处长三角的边缘,青壮劳动力都流向了江浙沪一带,通过打工来获得收入。而那些不愿流动的劳动力,以及老老少少们,就留守在老家,守着那几亩田地,也足够吃喝。错过了工业化,山区还是那个山区,自然环境反而变得更好。而劳动力流动给家庭带来了收入的增进,家庭收入提高,也就增加了县城的消费需求,于是县城的服务业开始发展起来。特别是皖南山区靠着黄山的资源优势和品牌效应,开始吸引大量的外地游客前来驻足,进一步提高了县城的消费需求。消费需求的提升必然带动服务业的发展,这反过来弥补了未工业化的不足。其结果是,虽然错失了工业化,但在不损害当地家庭福利水平的前提下,当地的GDP水平居然也在缓慢上升。这岂不是应了那句成语:“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不是每一个地方都需要工业化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工业化的浪潮也波及到了我老家那个小山村,那会我还在上大学。最大的变化不是收入的增加,而是清澈的河水..[详情]

美欧俄,谁制裁谁?

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对俄罗斯的制裁方案并限制特朗普的外交权限,值得关注的是,众议院是419对3票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这一法案,随..[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