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势群体的养老问题应被优先关注
2017-07-29 09:14:08作者:梁发芾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近来,国家出台一系列社会保险改革的新政,受到媒体的关注和好评。但热闹之中的一篇报道却让人忧心。有媒体报道说,“养老保险制度现玻璃门:5400万高龄农民工老无所依?”目前我国尚未建立统一的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现行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是多轨并存,封闭运行,目前就有机关事业单位、城镇职工、城市居民、农村居民(“新农保”)四种不同的养老保险制度。这些不同的社会养老保险基于身份区分,缴费和保障待遇不同,资金来源不同,账户管理部门不同。不同的养老保险制度之间壁垒森严,界线分明,虽然近些年国家促进并轨工作,但由于历史遗留和积淀的问题非常多,且涉及利益的重新分配和调整,并轨进行得非常缓慢。近来并轨方面最大的进展,当属城镇职工和机关事业单位参保者个人账户的记账利率开始并轨,实行统一的利率。其他方面的进展仍然乏善可陈。

  近些年人们把关注的目光更多地投向城镇职工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和解决对策,对于其他类型的养老保险关注较少,城乡居民尤其农村居民长期处于失声状态,其利益没有得到很好的表达和关注。

  十多年前,新型农村居民养老保险制度(简称新农保)破冰,农村居民缴纳少量的保费,在60岁后可以得到一定的养老金。农民有养老保险,可以领取养老金, 这在中国历史上看是前所未有的,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但新农保的保障待遇太低,作用受限。目前各地情况不一,但大致来说,参保农民60岁后每月领取的养老保险数额在100元左右。即便如此,还有大量农民工没有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一些农民工多年外出打工 ,有些在打工过程中本来在用工单位参加了社保,缴纳了保费,但由于农民工的流动性,使养老保险所必需的连续缴费年限无法保障,而且也无法跨省跨市转移,这样 ,他们最终往往不得不退保或者断保,到头来享受不到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但同时,他们也往往错过了参加农村居民养老保险。当他们老之将至,蓦然回首,发现养老问题变得没有着落。事实上,不仅仅报道所说的这5400万高龄农民工面临如此问题,年轻一代同样有类似问题。

  在成熟的发达国家,国家建立统一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这是国家对于公民养老问题提供的最基本最普遍的安全网,体现的是平等对待每一个公民的原则,这种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不会因为人们的身份不同而有所不同。基本养老制度的待遇虽然不高,但能够给社会全体成员提供一个基本的平等保护安全网,起最后的兜底作用,使社会成员免于老无所养,病死街头。这是一种最为基本的公共服务。在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之外,还有职工与雇主共同投资的企业年金,以及个人自己参加的商业养老保险之类,属于企业和公民自我解决的范畴,国家可以给予政策优惠,但不会大包大揽。而对那些处境更为不幸,连基本养老保险费用也无法缴纳的人群,国家则通过社会救助等手段予以帮助,提供兜底。

  与发达国家的基本养老制度比较起来,我国已经建立覆盖全社会的养老保险制度,但离建立统一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仍然有差距。目前多轨运转的养老保险制度下,人们从该项制度中获得的待遇随身份不同而差异巨大,处于社会底层的人群很难依靠这个制度解决后顾之忧。我们知道,对于养老这样的问题,不同人群解决问题的能力并不一样。高收入阶层有雄厚的财力,本来无需国家提供更多的帮助就能够通过自身努力解决养老问题,而低收入阶层通过自身努力解决问题的能力有限,需要来自国家的帮助。从最根本上来讲,一个国家的基本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服务对象,主要是社会的中下层人群。由国家强制提供的基本社会养老保险最大的意义,正在于通过国家强制力量,给无助的低收入者提供安全网。社会养老保险的共济性和互助性的意义就在这里。而这种互助共济性,不但在横向的同一个阶层之间进行互助共济,而且在纵向的不同阶层之间实现互助共济。目前多轨制下的养老保险制度,只能实现横向的互利共济而不能实现纵向的互利共济。

  著名政治哲学家罗尔斯的正义论,提出正义两个原则。第一个原则是平等原则:社会的基本善(各种权利)应该被平等分配,第二个原则是差别原则:如果不能平等分配基本善,那么应该让处境最不利者得到最大的改善。按照这种理论,社会弱势群体和阶层的养老保险问题尤其应该得到国家的优先考虑。用中国人熟悉的说法,就是要追求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但目前出台的一系列有关养老改革的政策,如正在实行的“税优健康险”“个人账户记账利率”以及正在拟议中的“税延养老险”等等政策与弱势群体养老问题毫无关系。他们达不到缴纳个税的门槛,因而无论“税优”还是“税延”,他们都得不到任何助益;而新农保个人账户记账利率也无法与工资增长率挂钩,因而存在记账利率被压低,其个人账户资金缩水的问题。如何让养老保险的诸项优惠政策之光普照到新农保投保者,应是公共服务政策制定者必须考虑的现实问题。

  当年曾有著名的标语口号“只生一个好,国家来养老”。现在,只生一个的家长,包括大量的农民工,都已经进入老年。传统上养老防老的做法,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而变得不再现实,而自身的能力和境遇,又不允许他们参加能够较为体面地养老的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现在,是国家履行“国家来养老”的承诺的时候了。当然,养老完全靠国家是不切实际,国家没有能力为每个家庭提供全方位的养老。现在,国家财政对新农保虽有补贴,但补贴数额有限,不足以真正解决问题。目前最重要的是,国家应该设计出更为合理的制度,给他们一个现实的希望。因为他们是弱势群体,处境最不利者,他们的养老问题应该得到更为优先的关注。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弱势群体的养老问题应被优先关注

近来,国家出台一系列社会保险改革的新政,受到媒体的关注和好评。但热闹之中的一篇报道却让人忧心。有媒体报道说,“养老保险..[详情]

拉铁摩尔:“我们”的中国

拉铁摩尔的一生,传奇而又坎坷。[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