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潜伏:1894
2017-07-17 13:03:10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间谍门”

1894年8月14日傍晚,两名正准备前往辽东前线的日本间谍楠内有次郎、福原林平,在上海法租界的同福客栈,被道台衙门的差弁抓获。从他们身上,当场搜出了关东地图和清军军官名录等,证据确凿。
  但根据中法条约,人犯只能交由法国巡捕房,法国方面则将这烫手的山芋塞给了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毕竟美国人受交战双方委托,作为在对方国家的利益托管人。
  两名日本间谍见机行事,立即向美国总领事佐尼干投诉说受到了中国政府的“诬陷”,请求获得避难权。佐尼干立即批准,同时拒绝了中国政府的引渡要求。
  清廷毫不示弱,一方面在北京向美国驻华临时公使小田贝提出严正抗议,另一方面指示中国驻美公使杨儒,立即向美国国务院进行交涉。时任美国国务卿葛礼山闻报大惊,立即指示小田贝,美国外交机构绝无权利庇护任何被中国政府指控有罪的日本人。小田贝却认为,既然美国充当了“调停人”,则日本人自然就获得美国人在华享受的治外法权,不应被引渡给中国,而应接受领事裁判。两人为此发生激烈争论,电文往来频繁。葛礼山被犯上的外交官惹毛了,在他的强硬命令下,美国外交官们只得将间谍们引渡给中国,不久即在南京被斩首处决。
  当时美国外交政策,正处在扩张主义和保守主义的斗争高峰。在野的共和党抓住这一事件,对民主党的克里夫兰总统发起了猛烈攻击。共和党领袖西奥多·罗斯福(后来的美国总统)亲自布局,议员们甚至准备发起针对总统的弹劾。美国报章也开始连篇累牍报道“上海间谍门”事件,妄称是美国政府的冷血和愚蠢葬送了两名日本青年的生命。《纽约世界报》甚至公开质问“葛礼山脑子是否正常?”认为“一个正常的领导人是不会这么做的”。《哈泼斯周刊》则直接采访了上海的佐尼干,发表了长篇报道,详细地描写了这两名日本间谍被移交给中国政府后受到的“非人折磨”,引起舆论哗然。
  亲政府的报刊则在葛礼山协调下,展开了微弱的还击。有意思的是,日本人却保持了沉默,他们在认真研究相关法律后,认为美国政府的确无权干预中国对日本间谍的审判和处置。这成为美国支持民主党的报刊为政府辩护的重要理由。
  心力交瘁的葛礼山随后猝死在办公室内,成为少数殉职在工作岗位上的美国政治家之一。上海“间谍门”事件,则成为美国理想主义的绝响,从此美国的不干预政策让位于炮舰政策,开始主动地卷入东亚事务。

“民营”谍报网

甲午战争期间活跃在中国的乐善堂日本间谍网,耗资巨大,却并没有享受日本的“机关”待遇,甚至连“事业单位”都算不上,纯粹是企业,而且是民营企业,只“烧钱”,不产出,不花政府的钱。
  这么“无私爱国”的企业家,名叫岸田吟香,其声望甚至与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并称。如果说福泽是西方文明的引进者,岸田则是一个最成功的移植者和消化者。
  岸田吟香年轻时爱写东西,结果得罪了军方,不得不躲到江户的妓院做龟奴维生。后来,美国长老会传教士、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博士赫本收留了他。这个赫本有个孙女凯瑟琳,后来大名鼎鼎,曾四度荣获奥斯卡金像奖。赫本让岸田帮他编撰日本第一本英文词典《和英辞林集成》,词典编好了,岸田也精通了英文。岸田随即重操旧业,办起自己的报纸,跻身日本四大“名记”。为酬谢他在词典编撰中的努力,赫本博士将其研制的一种水溶性眼药配方送给了岸田,岸田将其命名为“精锜水”(Seikisui),大为畅销,岸田遂开办了自己的公司“乐善堂”,并把生意打进了中国市场。岸田还发明了岸田式铜版活字,翻印中文典籍,印刷小字袖珍本,因携带便利,引发了购买狂潮,上海乐善堂财源滚滚。
  有了钱之后,岸田开始用独特方式“报国”:一方面,他为日本国内撰写大量文章,介绍中国市场,鼓励日本政府和企业,到中国与列强进行“商战”、厚植国力;另一方面,他亲自游历中国各地,进行调查研究,撰写了大量报告,成为日本政界和军方的重要情报来源;更为重要的是,他效仿中国古人孟尝君的做法,收留了大量到中国前来寻找机会的日本浪人或学生,管吃管住还管出路。汉口乐善堂分堂就是他专门为间谍活动设立的,其经营药品和书籍的所有利润都用于谍报工作。
  以商养谍、走谍报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几乎是那时日谍的共识。前文提到的藤岛武彦,就曾经回到日本,从家乡鹿儿岛筹集了资本,在大阪兴办起了纸草制造所,以所得利润贴补中国的间谍活动;而石川伍一在考察中国西南地区时,就提出应到西藏经营牧场,为谍报工作筹集经费。
  以商养谍的思路,后来进一步发扬光大,乐善堂在甲午战争前干脆在上海成立了间谍学校,命名为日清贸易研究所,全力培养“商战”和“兵战”的两栖谍报人员,为日本发动甲午战争收集大量情报。战后,岸田吟香获得了“勋六等”和“瑞宝奖章”的嘉奖。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帝国潜伏:1894

1888年盛夏,汉水之上发生了一宗抢劫案。这在充满了潜规则的水上世界,实在是稀松平常的一件事。[详情]

市场未必就能剥掉皇帝的新衣

我逛街的时候最关注的还是饭馆,大的小的都可以。看到一家新开的小馆,就有品尝的冲动。好吃是一种“病”,一种馋病,相信不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