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石塘 固我海疆
2017-07-15 10:10:40作者:史棣祖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早在两千多年之前,我国人民就航行于南海的波涛之中,古籍上也早有记载。两汉时代,南海已经成为我国重要的海上航线。随着航海事业的不断发展,长期的实践使我国人民最早发现了南海诸岛,并随之成为这些岛屿的主人。反复的查勘,多次的命名,持续不断的开发和经营,终于使这些宝岛成为祖国壮丽河山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涨海中浅,而多磁石”

   我国古代称南海为涨海。西汉(公元前206年至公元25年)时期,由于交通联系的需要,在祖国大陆和中南半岛之间开辟了一条通过涨海的航路。东汉时,中国地方行政官员开始在涨海一带巡行(见《太平御览》卷六十,引三国时东吴谢承《后汉书》)。

   这个时期,有一部分珊瑚礁还隐伏在海平面下,对航行造成了一定的威胁。因此三国(公元220年至280年)时万震在《南州异物志》一书中,记述汉代从马来半岛到中国大陆的航行路线时写道:“……东北行,极大崎头,出涨海,中浅而多磁石。”这里所指的“磁石”就包括了当时尚未露出水面的、数量众多的暗沙和暗礁,由于船只撞到这些暗沙暗礁,就搁浅遇难,无法脱身,故有“磁石”之称。

   这是关于南海诸岛的早期发现和描述。从三国时东吴航海家康泰《扶南传》中关于“涨海中倒珊瑚洲,洲底有盘石,珊瑚生其上也”的记载来看,早在公元3世纪初年,我国人民对于南海诸岛的形态和成因已经有了相当精确的认识。

   到了宋代,我国航海已开始利用指南针导航,并且已能够根据海底物质的不同而判断航行途中船只的所在位置(见北宋地理学家朱彧所著《萍洲可谈》),这是我国古代航海技术的一大发展。当时对南海的地理认识又前进了一步,明了了海底地形的概貌,给南海诸岛正式命名,留下许多生动的记录。

   如1178年南宋地理学家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一书中就记载:“东大洋海有长砂、石塘数万里”,形容了南海诸岛分布范围的辽阔。随后13世纪初年编纂的《琼管志》第一次称南海诸岛为“千里长沙,万里石塘”,并且描述了这个海域的地理特征和航海情况,就在这个时期,随着海上交通事业的发展,出现了我国最早的绘有南海诸岛的海图。1225年南宋地理学家赵汝适在《诸蕃志》一书的序言中就提到了这张最古老的海图,并称此图“有所谓石床(塘)、长沙之险”。

   当时南海诸岛露出水面的岛礁已为数不少,位于南海航线要冲的西沙群岛洋面由于浮出水面的低珊瑚岛礁数量较多而被命名为“九乳螺石”或“七洲洋”。“九乳螺石”的名称第一次出现于北宋《武经总要》一书,以后明清文献转称“九乳螺洲”,清代地理学家严如煜《洋防辑要》(1838年印行)附图就明确地把“九乳螺洲”标绘在西沙群岛的位置上。“七洲洋”的名称第一次出现在南宋吴自牧的《梦粱录》(南宋亡国后回忆都城临安城市风貌之书)中。

   从这些文献中可以看出,早在13世纪我国劳动人民已对南海的地形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另据《元史·史弼传》记载,1293年初,元将史弼率领海舟千艘,“发泉州……过七洲洋,万里石塘,历交趾、占城界”。说明早在13世纪末年,我国的大型船队已经遍历南海诸岛。

   明代资本主义经济的萌芽促进了我国航海事业的进一步发展,当时我国人民经过南海诸岛与东南亚各国的交往更加频繁,留下记载也更加详尽准确。

   公元1405~1433年我国著名航海家郑和率领船队,七下西洋,多次经过南海诸岛,在岛上留下了大量的遗物,并对所到的许多地方,在专著中加以记载。现在还保存的《郑和航海图》(见明茅元仪编纂的《武备志》)就是表示1430年(明宣德五年)郑和最后一次下西洋的航程与地理情况的航海图。图上明确地标绘南海诸岛各岛群的相对位置,分别称呼为石星石塘、石塘、万生石塘屿。

   为了适应航海事业的需要,当时出现了不少航海指南一类的书籍,如明代的黄衷《海语》、张燮《东西洋考》以及明末的《顺风相送》、清初的《指南正法》等等,这些书籍不仅记载了南海的航路,叙述了南海诸岛的位置和岛礁的分布情况,而且对南海诸岛附近海域、海洋潮汐的变化规律、航行与风向的关系、海洋生物等等都有详细的描述。

   清代记载南海诸岛的图籍更加繁多,特别是康熙中期以后,我国人民在南海的活动更趋繁忙,从而出现了数量众多的有关南海诸岛的地图和记载,其中有的地图于南海诸岛的各个岛群,标绘得相当明确,如施世骠的《东洋南洋海道图》等;在文字方面,则于南海诸岛都作了专门论述。如1730年陈伦炯所著的《海国闻见录》,1848年徐继畬的《瀛环志略》等。

   其后,1876年清朝出使英国的公使郭嵩焘所著的《使西纪程》,则更直接指明西沙群岛为中国属岛:“(光绪二年十月)二十四日午正行八百三十一里,在赤道北十七度三十分,计当在琼南二三百里,船人名之曰齐纳细(按即China Sea音译)犹言中国海也。左近帕拉苏岛(按Paracel Islands即西沙群岛),出海葠(按即海参),亦产珊瑚而不甚佳,中国属岛也……”

  “门户天堑,中外之界”

   在发现与开发南海诸岛的同时,中国历代政府就不断对南海诸岛进行管辖并行使主权。如东汉时期地方行政官员巡行涨海的记载,说明公元二世纪初年中国政府已经巡视了南海诸岛一带的海域。北宋《武经总要》的记载进一步说明当时政府已经在南方海上设置巡海水师营垒,守卫着祖国的南部海疆。王象之《舆地纪胜》《元史·史弼传》的有关记载都说明宋元时期南海诸岛附近海域已列为中国的海疆范围。到了明清时期,对南海诸岛的管辖得到进一步加强。

   公元1710~1712年之间,广东水师副将吴陞就曾“自琼崖,历铜鼓,经七洲洋、四更沙,周遭三千里,躬自巡视”(乾隆《泉州府志》卷五十六)。

   19世纪30年代,专门论述海防的《洋防辑要》一书,将南海诸岛标绘在《直省海洋总图》之中,而且将表示西沙群岛的“九乳螺洲”和“双帆石”,明确标绘在《广东洋图》之中,列为我国海防区域。一八四一年编纂的《琼州府志》,也明确记载:“万州有千里石塘、万里长沙,为琼洋最险之处”。而且还指明崖州协水师营分管洋面,南面直接逻罗、占城外洋。直到清代末年,所有论述海防的著作也都把南海诸岛视为我国海防的“门户”和“天堑”,以它划分“中外之界”。

   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我国的领土,不仅见诸大量的史籍志书,而且有许多官方舆图可资佐证。如清乾隆二十年(1755年)绘制的《皇清各直省分图》及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绘制的《大清一统天下图》都绘出了南海诸岛。这些铁的事实是任何人也抹煞不了的。

   1907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沙群岛后,清两广总督张人骏一方面与日本驻粤领事交涉,收回东沙群岛,并于1909年4月派水师提督李准、副将吴敬荣、刘义宽等率一百七十余人,分乘“伏波”“琛航”等军舰,前往西沙群岛,查明岛屿十五座,命名勒石,并在永兴岛升旗鸣炮,公告中外,重申南海诸岛为中国神圣领土,当时岛上尚有中国渔民多人。

   此后南海诸岛是中国领土已为各国所公认,许多国家多次要求中国政府在南海诸岛设立气象站、无线电台和灯塔,中国政府也多次组织考察团进行资源调查,批准商人经营磷矿,继续开发岛上资源。

   抗日战争期间,南海诸岛一度被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抗日战争胜利后,当时中国政府即于1946年年底先后派遣“永兴”、“太平”、“中业”等舰分赴各群岛进行接收,测绘地图,重新确定各岛、礁、沙、滩名称,并在永兴岛、太平岛等岛上建立石碑,派兵驻守。1947年当时的中国政府命令将东、西、南、中沙群岛划归广东省管辖。

   各国文献 图文俱在

   南海诸岛主权历来属于中国,这在外国文献上也都有充分的反映。如19世纪60年代英国出版的《中国海指南》,就如实记载了我国沿海人民开发经营南海诸岛的详细情况,包括有西沙群岛上“琼州艇船围鱼”、“琼州渔人掘井滤水”以及“华船避风停泊所”的记载,而且对长期居住在南沙群岛上的海南岛渔民的生产、生活情况都有真实的写照。

   就连20世纪30年代处心积虑妄图吞并我南海诸岛的法国殖民者也供认不讳:“根据多方报告,西沙群岛应认为中国之所有”(译文见《方志月刊》第七卷第四期,1934年4月)。

   现代世界许多国家的图籍,同样明白地证实南海诸岛是中国领土这一客观事实。如美国1963年出版的威尔麦克《各国百科全书》明确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岛屿还包括伸展到北纬四度的南中国海的岛屿和珊瑚礁,这些岛屿和珊瑚礁包括东沙、西沙、中沙和南沙群岛”。

   又如1968年法国国立地理研究所出版的《世界普通地图》、日本平凡社1973年出版的《中国地图集》、西德(联邦德国)1968年出版的《哈克世界概要地图集》、英国1968年版《今日电讯世界地图集》都清楚地将南海诸岛标属中国。

   前苏联多年来出版的许多世界地图集,都表明东沙、西沙和南沙等南海诸岛是中国的领土。如1967年出版的《世界地图集》俄文版和英文版,图上也都标明东沙、西沙和南沙群岛为中国领土。

   综上所述,浩瀚的史书记载,丰富的地下文物,至今保存在南海诸岛上的水井、碑石、各种中国式的建筑,外来侵略者的自供,以至我国渔民们活的见证,都雄辩地证实东沙、西沙、中沙和南沙群岛很早以来就是我国的领土,是我国人民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由中国政府进行管辖并行使主权。南海诸岛,历来就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国人民对这些岛屿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原文题为《南海诸岛自古就是我国领土》,署名史棣祖(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历史地理组合写),《光明日报》1975年11月24日刊发,《人民日报》次日全文转载。现得文章作者之一李宝田研究员慨允,节选部分内容重刊。大小标题为本版编者新拟,文字略有调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万里石塘 固我海疆

早在两千多年之前,我国人民就航行于南海的波涛之中,古籍上也早有记载。两汉时代,南海已经成为我国重要的海上航线。随着航海..[详情]

国运浮沉看南沙

自东汉末年(公元220年)前后起,我国南方人口增长与生产发展较快,在南海上的活动亦日趋频繁。无论国家实力、经济水平,还是..[详情]

热文排行
1962年中印边境战停火之后

1962年11月21日,全世界都获悉喜马拉雅山两侧的最大国家间的战争,由于中国单方面的停火和后撤已宣告结束。英...[详情]

梁山的干部
帝国留学大跃进
“牛”背上的大清
梁山那些钱
腐烂的根基
招安,卡在嗓子里的一根刺
张元济——文商两茫茫
晚清报人的“人脉”与“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