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的干部
2017-07-12 13:31:05作者:路德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一百单八将里有很多在上梁山以前是官吏出身,是吃着官饭、穿着官衣、拿着俸禄给大宋朝廷干活的,这些人上山当土匪当然要有些缘由。比如中央军武术教官(禁军教头)林冲,因为媳妇太漂亮,被高俅的浑蛋干儿子看上了,结果林冲就不断遭到陷害,不上梁山已经没别的出路;再比如阳谷县刑警队长(都头)武松,嫂子太漂亮,为跟人通奸害死了亲夫,武松收集了证据去起诉而县长收了贿赂不肯受理,于是只好杀掉奸夫淫妇来为兄报仇,也就成了国家的罪犯。这两个人的遭遇确实反映了大宋国统治的黑暗,不过,其余的大多数人可就要另当别论了。
  鲁达本是渭州的经略府提辖。“经略”是边境地区军政一手抓的大官,比渭州府尹还大。提辖的工作应该是抓抓驻军的军事训练以及监督防卫、捕盗,即使不算经略大人的主要副手,至少也是“领导班子”成员,在渭州地面上绝对“罩得住”。按说碰上卖肉的郑屠欺侮弱女子这样一件事,鲁提辖说句话一定好使,哪怕郑屠跟经略大人能扯上些关系,提辖出面也绝不会是太难办的事。而他居然通过打架来解决(寻衅过程则完全像个地痞流氓),结果失手打死了郑屠,只得弃官潜逃,做了智深和尚。就算出于打抱不平的良好动机,这种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太不靠谱。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他这个提辖根本就是假的!对照书中其他几个提辖的派头,不难发现鲁提辖的身份太过可疑:没有手下人,连住处都是租的。也许他当过提辖,犯错误被免了,大家碍着面子还这么叫;要不就是在经略府有点儿什么背景,弄了身军官的衣裳出来唬人,就跟现在农村里也常有那种穿套假警服冒充干部的人一样。
  杨志在做大名府提辖之前曾是皇帝派去押运花石纲的十路制使之一,另外九路都送到,就他给弄丢了,一看没法交差就跑了,由此已可判断这是个既愚蠢又不负责任的人。偏还是官迷,赶上“大赦”,竟然腆着脸回京找高俅想官复原职,结果被赶出来(这件事高俅绝对没错)。后来杀了人被发配到大名府,为谋得“每月有一分请受”(也即“一官半职”)花了好大功夫,仗着梁中书的一味偏袒终于当上了提辖,可派去押运生辰纲竟然又给弄丢了,一看丢了又跑了,就这么当了土匪。
  抢劫生辰纲也让另外几个官吏牵涉其中,日后都成了梁山好汉。主犯晁盖是保正,大宋国最基层的乡官。当这样的村干部一定先得是财主,晁天王“独霸在那村坊”,吃喝不愁还常常拿大把银子“仗义疏财”,却经不住江湖闲汉的鼓动,拉了一伙人作下抢劫大案。这件事很快泄露了,济州府的缉捕队带着公文来到郓城县,刚好赶上午休时间,值班的县政府办案秘书(押司)宋江接待了缉捕队长。他跟晁盖是朋友,探明消息立刻把队长稳在茶馆里,自己跑去给晁盖报了信。而后来一起去执行缉捕任务的郓城县刑警队长(都头)朱仝、雷横也都跟晁盖有交情,故意放走了他那一伙人。很明显,在郓城县司法系统,徇私渎职已经不是个别现象,后来宋江杀了人也是这两个都头放跑的。
  宋江的工作岗位会经常接触到各种案件的审理,因此经常受贿,花钱也就非常大方。后来他为了掩盖私通梁山的罪行亲手杀死了自己包养的妓女,被发配到了江州。江州监狱里的看守长(节级)戴宗本来是每个犯人收五两银子、不给就要整死人的,但因为宋江掌握着戴宗也私通梁山的证据,不但没要钱,还对宋江格外照顾。宋江又用几十两银子收买了谁都不敢惹的浑球狱卒李逵,在江州呆得比在老家郓城还舒服。
  总的来说,梁山上凡是过去当刑警(都头一类)或在监狱里工作(节级、牢子一类)的,基本上都干过“贪赃枉法”的事,都可以算“贪官污吏”。武松是个例外,但身为警察杀人也是知法犯法,不能算好警察。
  大宋国重文轻武,军队很不成体统,这从梁山好汉中就可以找到证明。梁山上最不像话的也要数那些原来的朝廷武将,他们比山上的“贪官污吏”们品行还要差很多。
  青州地界土匪较多,所以专设了一个剿匪机构“清风寨”,而这里的二把手(副知寨)花荣却鬼迷心窍,非把负案在逃的杀人犯宋江请到寨里来玩,结果出了事,好好的朝廷命官做不成,跑到清风山上当了土匪。青州高级军事长官(都统制)秦明带兵来征剿,此人脑子太笨、脾气太急,一战下来全军覆灭,自己也被活捉。开始不肯投降,宋江、花荣就把他灌醉,然后派人当夜穿了他的衣甲假扮成他到青州城外杀人放火,天亮还了他衣甲让他回去。他在城外惊异地发现“几百户人家都被大火烧做白地”,而青州知府已经杀光了他一家妻小,军士正把他妻子的头挑在城头上,因为夜里大家都看到是“他”指挥着杀人放火。进不去城的秦统制再回原路遇上了宋江一伙,居然假装不明白这件事是他们干的,又跟他们回山寨喝酒。当宋江主动承认这是一个计策、就为了让他“绝了回青州的念头”而留下来入伙时,秦明不但咽下了这口气,并且很愉快地同意娶花荣的妹妹!由于花荣的妹妹还困在清风寨里接不出来,秦明主动申请去清风寨劝镇守在那里的兵马都监黄信投降,这事还真办成了,因为黄信是他的徒弟。
  这几个人都没有人性:宋江、花荣为把个废物似的败兵之将弄上山不惜残害几百户(至少也要上千人)平民百姓;秦明身为武将不光打仗不行,杀妻灭子之仇竟然转眼就忘,还美滋滋娶仇人的妹妹,简直比禽兽还不如;至于黄信,堂堂青州兵马都监(相当大的军官)一句话就不做了,稀里糊涂就跟着禽兽师父上山当土匪,胆识、气节完全无从谈起,长的已经不太像是人脑子。
  贪官污吏、无能又无耻的军人,当这样的人在梁山上越聚越多,所谓“梁山好汉”这个词也就越来越带有欺骗性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梁山的干部

一百单八将里有很多在上梁山以前是官吏出身,是吃着官饭、穿着官衣、拿着俸禄给大宋朝廷干活的,这些人上山当土匪当然要有些缘..[详情]

腐烂的根基

1909年9月,澳门。一位67岁的老人正在奋笔疾书,他写道:“政治关系实业之盛衰,政治不改良,实业万难兴盛。[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