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那些钱
2017-07-11 13:37:52作者:路德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水浒传》里写到使钱的地方很多——因为书里消费少而收买和贿赂多,故称“使钱”比“花钱”准确。看好汉们大把大把使钱会心生豪气,这很正常,因为这部书是用“英雄主义笔法”写的。不过,如果用“写实主义手法”来细究的话,光是“钱”这一项已经足够把整部书变成搞笑喜剧。
  古代的“钱”有三种基本单位:一两黄金、一两白银、一枚方孔铜钱(一文),三者的换算为:一两金合十两银,一两银合一贯钱(即1000枚铜钱穿在一起,也叫一吊)。不同朝代虽也会有所变化,但基本可以作为一种衡定的参照。不过恰好是在北宋时期,由于经济快速发展,白银供应不足,银价大涨,以致2000文(也即二贯)才合银一两,这主要是银子升值造成的,而非铜钱的购买力下降。同期的金价鲜有资料提及,为简便起见,权且认为一两金合五两银合十贯钱。
  还要把古代的钱折合成现在的钱,基本方法是通过一般等价物交换的关系来推算:由于黄金的价格相对比较稳定,有人据此推算出北宋一两银约合现在200~300元人民币,但其中没顾及到当时银价上涨的情况;有人则以大米的价格作为依据并考虑到了北宋的特殊之处,推算出一两银要合到600~1300元人民币(另有一说1000~1800元)。都很有道理,也都不可能十分精确,作为非专业人士,不妨取个比较好算的中间数:在梁山故事发生的北宋末年,一两银子合现在的1000元,一贯钱则合500元(一枚铜钱合五毛钱,感觉上还算合理)。
  还有一个重要情况必须考虑:明清以前银子并不是流通货币,普通人拿来花的只是铜钱,银子除在国家支付、朝廷赏赐等少数情况下出现外,主要是作为一种计账单位。在古代,拿个金元宝、银元宝上街或许可以当钱花,但一方面大多数人估计一辈子也没机会见到这样的元宝,另一方面这种东西“面值”太大花起来相当不方便。
  现在,可以来看一看《水浒传》里的钱究竟是怎么个使法了——
  书里第一次出现具体的钱数是史进谢师,给了教成他武功的王进“一百两花银”,也就是现在的十万块。史家是大户,史进之前为学武花过不少冤枉钱,总算遇到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一激动给十万尚有可信之处。当然必须是银子,如果只是计账作“一百两”实际上却是二十万枚铜钱,串成二百串,重一千多斤(有文献称一贯铜钱重6.4斤),那么处于携母外逃状态下的王进是根本无法把这些钱弄走的。
  史进的第一个武术老师李忠是个很小气的人:某天鲁达、史进拉了他去喝酒,遇上了需要周济的金家父女,提辖官鲁达出了五两银子,史进出十两,而李忠只摸出二两还腻腻歪歪的,于是被鲁达看不起。李忠是个卖狗皮膏药的,在被强拉来酒馆之前正在街上卖艺,所以他其实根本不可能随手就摸出二两银子来。实际的情况应该是摸出了一小把刚从地上捡起来的、新旧各异的铜钱,托在手里掂量来掂量去。以李忠的生活状态,如果真摸出二两银子来,先得把自己吓一跳。
  《水浒传》里也有比较生活化的消费行为,吴用去石碣村找阮氏三雄,四个人在酒馆先要一桶酒、四盘菜、十斤牛肉吃了,又要了一瓮酒、二十斤生熟牛肉和一对大鸡带走,共付银子一两,店主人高兴得不行——肯定是给多了。在这么个穷渔村的小酒馆里扔下1000块钱,店主人确实得乐疯了。
  杨志落魄,在首都开封卖刀,这是一口宝刀,开价三千贯。有泼皮牛二过来没事找事,说“我三十文买一把,也切得肉,也切得豆腐”,就是说15块钱能买把不错的切菜刀(很合常理),杨志那刀再好,站大街上一开口就要150万也太邪乎了点儿,难怪牛二捣乱。当时开封一定富人很多,治安也很不错。在杨志之前,也是在开封大街上,高俅为了陷害林冲派人故意卖给他一把宝刀,开价也是三千贯,林冲砍到一千贯成交。那也好几吨呀,得运上一阵子!
  《水浒传》里钱的最大用处是在江湖收买人心和在官府大行贿赂。好汉们在这方面都很大方,最典型的当属宋江。宋江见着不三不四、形迹可疑的人就觉得日后有用,就过去十两、二十两的送银子,以致好汉们见了他“纳头便拜”。好多读者看了不舒服,认为凭宋江那点儿本事不值得如此尊敬。其实不然,在江湖上混肯定缺钱,而宋大哥就相当于一台上门服务的流动取款机,对他尊重一些、爱护一些是很应该的。宋江也是越送越上瘾,后来在江州服刑期间认识了狱卒李逵,刚见面送了十两,一起喝酒李逵撒酒疯用指头把一个卖唱姑娘的额头戳破了皮,宋江出二十两把事摆平了(姑娘额头两天就会没事但见了这笔钱估计精神从此很难正常了),临分手又送了李逵五十两。这一天光在李逵身上就折腾出8万块,难怪后来李逵死心塌地跟着宋江。
  不过宋江这种送法也把书里的行情搅乱了,以致到武功第一高手卢俊义出场的时候不得不“水涨船高”:梁山为请大财主老卢上山使了一计,不料却把他弄进了监狱,管家李固为了害死狱中的主人以便把他的妻子弄到手,向腐败官员蔡福行贿。按以往行情这种事三五百两银子差不多了,但这次谈定的价格竟是五百两金子。而梁山的人为保老卢性命也来找蔡福,当场给了一千两金子!蔡福吃了原告吃被告转眼到手750万!最气人的是他在监狱里只是个“中层干部”,根本搞不定如此大事。
  都说《水浒传》越往后越不合情理,这是确实的,从钱这一项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当然了,歌颂好汉的书写得豪爽些也是必要的,就像现在很多描写商界的文艺作品一样,甭管什么人一谈就是几亿、几十亿的生意。数目大了感觉更痛快,倒也可以理解。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梁山那些钱

《水浒传》里写到使钱的地方很多——因为书里消费少而收买和贿赂多,故称“使钱”比“花钱”准确。[详情]

张元济——文商两茫茫

1927年10月17日,五条大汉持枪闯进上海极司菲尔路(现名万航渡路)的一处民居,绑架了正在吃晚饭的张元济。[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