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港乐” 觅“工厦”
2017-07-08 09:22:03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叶惟

作为一个在长江下游北岸长大的“北方人”,粤语歌算是我和香港结缘的开始,也是自七年前南下香港求学时起,我好奇地尝试探索这座璀璨都市的一块敲门砖。

我2010年入读香港浸会大学,校园在繁华的九龙塘窝打老道。从港铁九龙塘站出来后,要经过一片白色高墙,才能走进闹中取静的学校去上课。有首歌叫《浪漫九龙塘》,是一支名为My Little Airport的香港流行乐队的作品。从它的歌词里我才知道,自己几乎每天打照面的那片白色高墙后面,“隐藏”着香港几所著名的“时钟酒店”。

香港寸金尺土,楼价实在太高,故一般工薪阶层的香港年轻人,跟北上广那些“不买房母宁死”的同龄人不一样,他/她们很少会离开父母自己租屋住,一家三四口人挤在面积不到四十平米的小单元里是常态,纯粹的私人空间极为稀缺。因此,在许多少男少女迈向“坦诚相见”的成人之路上,“时钟酒店”是一个重要驿站。

My Little Airport,简称MLA,字面上的意思是“我的小小航空港”。在主流粤语歌坛(或曰“港乐”)近年来日益式微的大环境下,它算是难得一见的受到内地年轻歌迷追捧的香港乐队。它身上贴着诸多本土标签,有时甚至会给人以已跻身“主流”的错觉,正好为我这样有机会长住下来的“异乡人”,提供了通往本土香港、了解本土青年心态的一条捷径。

说到我的“地盘”九龙塘,忍不住要再絮叨几句。居住地段,是界定一个香港家庭究竟属于哪一阶层(至少是经济上)的最直接方法。九龙塘堪称狮子山下的风水宝地,属于香港高级中产聚集的富人区,也是很多本地年轻人心目中“一世也买不起楼”的地段。九龙塘地铁站外那片扎眼的白色高墙,就是为了确保墙内的高档私家住宅群不轻易被他人窥视而筑。

九龙塘区内有两所大学,一所是浸大,另一所是香港城市大学。很多在两校上学的本地学生,会提前申请相对紧张的学校宿舍,因为这是为数不多的可以低价“入住”九龙塘的机会。申请到宿舍的同学,甚至会得意地宣称“九龙塘D花洒出黎嘅热水都劲D”。花洒即淋浴间的水龙头,这句话的意思是,九龙塘地段连淋浴间的设施都要高级些。

也许正因为如此,相比于同样繁华的旺角和太子,散布在九龙塘的“时钟酒店”,不仅仅是普通酒店那么简单,还蒙上了些许浪漫的光环。我刚到香港的那一年,爱情片《志明和春娇》大热上映,在九龙塘的“漫春天”(有名的“时钟酒店”)里,男主角环抱着女主角说“有些事情,不必一夜做完”,实在是应景。

MLA乐队还有一首歌中唱道:“牛头角都玩厌了,我们还可以去边(去哪儿)?”如果不了解香港的“工厦故事”,骤然看到这句歌词,你可能会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牛头角位于香港观塘区的西北部,邻近旧启德机场,与内地游客熟悉的油(麻地)尖(沙咀)旺(角)商业区隔海湾相望,主要是住宅和工业区。

“牛头角青年”(上面那首歌的歌名)们喜欢汇聚在牛头角的工厂大厦里,那有很多音乐制作公司的演播室、排练房,还藏着不少尚未出名的乐队,常年提供配备专业水准音响的“地下演出”场地(通称Live House)。只要花上100港元,就可以在这儿听上一场英国的金属乐、北欧的电子乐和内地的民谣。总之,这里抚慰了不少不喜欢随大流的另类音乐爱好者。

“工厦”即工厂大厦的简称,它在香港本身就是一个特有的存在,也是纪实类摄影记者最爱的选题之一。自20世纪70年代末内地改革开放以来,由于相邻的珠三角地区土地价格和人力成本更具优势,曾经支撑香港跻身“亚洲四小龙”的大量中低端制造业,如五金、制衣、胶鞋、玩具等工厂,陆续北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听“港乐” 觅“工厦”

叶惟作为一个在长江下游北岸长大的“北方人”,粤语歌算是我和香港结缘的开始,也是自七年前南下香港求学时起,我好奇地尝试探..[详情]

晚清报人的“人脉”与“气场”

金满楼中国人常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句话放在传统社会,实际上指的就是“读书求官”四个字。近代以前,读书人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