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鸣紫禁城
2017-07-05 10:57:44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09年,大清国终于听到了久违的雄鸡报晓声。近半个世纪来,这个昏昏沉睡的帝国,每天在一只“牝鸡”(母鸡)的呼唤声中艰难苏醒。
  一个叶赫那拉(慈禧太后)走了,另一个叶赫那拉(隆裕太后)来了,新的牝鸡继续司晨,但毕竟还有个摄政王,属于“叔嫂共和”,公鸡终究算是回到了久违的岗位上。
  鸡公、鸡婆一起报晓,尽管有点儿怪异,却成为1909年乃至大清国末世的一大基本国情。
  “牝鸡司晨,惟家之索”,这对可怜的母鸡来说实在太过苛责了。她要在下蛋、孵蛋的家庭主妇本职外,去挑起本该男人们做的报晓重任,既当妈,又当爹,却因此而成为千夫所指的罪魁,任劳之外还得任怨,似乎家国的所有不幸都是源于她的越位,而非公鸡的缺位或无能。
  其实,但凡有点儿姿色的“牝鸡”,往往被历史当做推卸责任的借口,所谓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男人们倒成了受害者。五代十国年间的川妹子花蕊夫人,对这样的混账逻辑很是愤然,留下一阙麻辣诗篇:“君王城头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人是男儿!”骂尽天下儿郎,痛快淋漓!
大清国两代叶赫那拉太后垂帘听政,都受苛责:慈禧精干,被责专擅;隆裕无能,又被责窝囊,仿佛她们如果中庸一些,这大清就不至于倾覆。
  如果海选历史上的女性反面人物,慈禧太后应该是能进入前三甲的,甚至超过武则天。有关她的私生活的不堪入目的八卦,都被当做了信史,其实,不少是中外抹黑宣传家们的创作,将武则天的小说故事安到了慈禧身上。
  而在政绩方面,慈禧太后与则天女皇简直无法相提并论。大清国但凡内政外交的失败,多被归咎到这位深宫中的寡妇身上,仿佛只要她不是那么昏庸、残暴、愚昧,大清国就还一定能屹立在世界的东方,甚至一不小心也搞出个日不落帝国来。
  这样的逻辑是荒谬的:且不说一个能从“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的无病呻吟中,就能看出阶级斗争新动向的王朝,怎么可能容忍一个淫乱、腐败的女人母仪天下、继而葬送帝国,即使慈禧太后果真如此五毒俱全,那些自以为是忠臣孝子的人们,又都做了些什么呢?
  中国的政治运动,最为娴熟的手腕之一,就是创造一个妖魔,以便能将所有的责任都承担起来,大多数人就可以安心地以为自己是好人了,可以轻装跑步进入灿烂的新时代。更何况,将前朝的一切妖魔化,不仅有利于完善自己的合法性,更有利于建立自己的伟大形象。武则天与慈禧太后的一个很大的不同就在于,前者的孙子更争气,整出了一个开元盛世的好局面,连带着那颇有争议的奶奶也大为争光;而慈禧的孙子,却把江山“一会儿就完了”(据说这是溥仪登基大典上载沣哄儿子时急不择言的话,被当做亡国的征兆),自身尚且不保,老奶奶的历史评价就更顾不上了。
  针对慈禧太后形象的大规模妖魔化运动,是在戊戌政变之后,流亡海外的康粱们挑起来的。历史考证已经证实,康圣人有关自己在改革中的地位,是经过注水和拔高的。在真正的改革主导者们(所谓的“军机四卿”,均被拉到菜市口砍头)死无对证,官方又对内情讳莫如深的信息不对称情况下,康将自己成功地塑造成皇帝的忠诚战士和改革的第一旗手。光绪皇帝被无限神化的同时,慈禧太后也被无限妖魔化,以便营造出以帝后为代表的两条政治路线斗争。为了海外宣传的需要,康梁将武则天的野史安到慈禧身上,塑造了一个政治上反动、生活上淫荡的妖后,迎合了西方大众对中国的简单想象。
  西方的耳目已经闭塞了。日本从甲午战争中获得的巨额红利,令整个世界艳羡。英、法、德、意等国,纷纷改变了自己的中国政策,将老资格的温和的“中国通”们调离驻北京公使的岗位,换上了清一色的非洲事务专家,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在地图上用直尺瓜分土地。大清海关总税务司、英国人赫德在评价英国新任驻华公使、原驻开罗总领事窦纳乐时,就感慨道:“此人对东方一无所知,其工作方法就是基于对付非洲黑人的经验”,这将破坏“我们多年来将中国人视为有文化和文明的民族的努力”。
  当时最著名的驻华新闻记者,如《泰晤士报》的莫里循、濮兰德等,甚至根本就不熟悉中文,而依靠一位品德上大有问题的英国人巴克斯,提供扭曲的报道。莫里循本人所保留的一大批日记,与其报道完全不同。而濮兰德与巴克斯合作出版的畅销书《慈禧外传》(直译为《太后治下的中国》)及《清室外记》(直译为《北京宫廷的编年史和研究报告》),几乎是完全基于想象与伪造,却被海内外史学界一致当做信史,引用了数十年。即使巴克斯日后甚至绘声绘色地描写了他和慈禧太后之间奇异的性交往,居然都没有引起史学界的任何怀疑。
  被史学界普遍接受了的一个荒唐故事,是所谓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的母子对立。太后毕竟不是女皇,可以随时撤换太子。太后的权力是儿子做皇帝派生出来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最充满猫腻的戊戌政变中,至今也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慈禧太后是反改革的。改革是利益的大调整,但正如八年后大清决定推进宪政改革前所分析的:改革利国、利君、利民,就是不利于官,这就需要相当的技巧和策略。甲午战争后积累起来的改革共识,被冒进的维新派们轻率地挥霍滥用,变法成为操切的大跃进,令最需要支持者的改革事业到处无谓树敌,成为孤家寡人。既得利益者的反弹力度之大,甚至威胁到了皇位。太后出面喊停,实际上是母子分工,红脸白脸,将随时能爆炸的局面缓和下来。而六君子便如同当年的商鞅,借他们的脑袋当刹车使了。戊戌政变后,除了政治体制改革被喊停外,其他的改革措施基本都得到了继续推行。无论历时三十年的“洋务运动”,还是此后更为深刻的宪政改革,慈禧太后都是以舵手的身份出现在舞台之上,这是难以用“被迫”、“伪装”进行解释的。
  只要我们不带偏见,就能发现,如果没有以慈禧太后为核心的决策层的远见,清王朝就不可能从咸丰年那样深刻的内忧外患中恢复过来,不可能驾驭那些文武全才、个个堪为人杰的曾、左、李等能臣,不可能有同光中兴,不可能在甲午战争后国际国内的复杂局面中继续挺过17年的艰难岁月。
  爱新觉罗家是幸运的,当自己家的男人们一蹶不振时,那个曾经被他们剿灭的叶赫部落的女人,却“在一个女人被当做痰盂一样对待的帝国里”顶起了大半边的天空。
  不管公鸡母鸡,能司晨的都是好鸡。问题是,大清国实在是睡得太久、太沉了,到了非风雨雷电无法唤醒的地步。鸡公鸡婆那微弱的报晓声,只是令大清国的拂晓更显得昏暗苍白,如同黄昏……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鸡鸣紫禁城

1909年,大清国终于听到了久违的雄鸡报晓声。近半个世纪来,这个昏昏沉睡的帝国,每天在一只“牝鸡”(母鸡)的呼唤声中艰难苏..[详情]

周学熙—— 一百年前的外资阻击

晚清至民国初,北方最著名的实业家就是周学熙。[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