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俭
2017-06-17 09:22:29作者:羽戈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徐珂《清稗类钞》有“廉俭”一类,收录轶事约一百八十条,读来感觉大清君臣在进行一场清廉与节俭比赛,越到后期,竞争越是激烈、残酷。光绪初年,大清出现了两名以节俭著称的官员,其一绰号“天下俭”,名李用清:“其自江西原籍起复入京时,徒步三千余里,未雇一车骑。及抚云南,则日坐堂皇理事,夫人即居其旁之小室。将产时,不雇接生媪,既产,遂毙。其仆怜之,为市棺,稍昂,以为费,令易薄者。已而子亦死,仆又为市小棺,叱曰:‘安用是!’乃启夫人棺纳之。”

徐珂的记载,不知源自何处,其中有两处硬伤:据《清史稿》,李用清原籍不是江西,而是山西,从山西到北京,不用三千余里——不过徒步千里,也属壮举;他从未担任云南巡抚,只署(代理)过贵州巡抚,这已经是其仕途之巅。还有一处不合常理的地方:贵为巡抚,一方诸侯,妻子生产,却不雇接生婆,这实在说不过去。由此能不能推论徐珂在胡说八道呢?再看一则故事。

徐一士《近代笔记过眼录》云:“……有谓用清不孝其母者。其说云,用清在陕藩任,阖家蔬食,其母亦不获一尝肉味。偶患病,思食肉,其妻私购熟肉少许以进,为用清所见,怒而掷诸地。母遂携媳至长安县署。语知县以用清不孝状,嘱代雇车辆,俾返原籍。用清闻之,亟恳臬道首府转圜,各遣妻至县劝说,始由用清迎回藩署。巡抚叶伯英素不慊于用清,由是益恶之,故藉年终密考劾去之云。”

这一对比,可知前一个故事,不论真实与否,已经无关紧要。李用清的俭朴、刻薄,以至不近人情,在后一个故事当中,表现淋漓尽致,无以复加。从他不给母亲肉吃,再看他对待死去的妻儿,合棺而薄葬,已经相当厚道。

与李用清齐名的李嘉乐,绰号“一国俭”。倘若遵照顾炎武的说法,天下大于国家,“天下俭”则当大于“一国俭”。按《清稗类钞》所述:

“其(李嘉乐)为江西布政使也,常薙发,每次与二十文,已而询其仆曰:‘薙发匠得资,亦得意否?’仆曰:‘外间薙发皆四十钱,今殊不满所望,已垫付数十文使去矣。’李怒曰:‘吾家中薙发才须十二文,今多与之,已大过,汝乃更益之乎!此后不须彼矣。’盖李之夫人亦能供待诏之役,不假他人手也。”

老实说,这个剃头的故事,并无出奇之处。徐一士补充的故事,同样寻常:“又闻嘉乐官山东某府(应指青州府)知府时,亦禁眷属食肉,令打扫夫于署中后园种蔓菁,即以此一味为常蔬。灯油自掌,每晚各室亲舀一小勺畀之,不许添,二鼓不息灯者,必严加诃詈。尝责其妻浪费,呼役欲笞之,传为笑谈。”从《笑林广记》里面,随便拉两个吝啬鬼的笑话,都比李嘉乐对得起“一国俭”的声名。

与李用清相比,李嘉乐的节俭,虽然超出常规,尚未耸人听闻;与此相应,他的为人,远比李用清富有人情味。据徐一士所述,李嘉乐在江苏做官的时候,县绅某公将入京,朋友圈商量帮忙凑点活动经费,李嘉乐却说:“某公京朝官,吾辈何宜如是?”事遂终止。后来某公到天津,拿出一张面值千金的银票,欲汇兑而不得,托人打听,原来是一家不知名的小银号,人家好奇,询问出处,竟是李嘉乐所赠。由此可见李嘉乐何其精通人情世故,而且出手相当豪爽,看来,他只是对自家节俭,对朋友却大方。当时传言,称李嘉乐的人品不如李用清,我的观感完全相反。

“二李以俭刻闻,俭而不中礼,刻而拂人情”,这句评语,只适用于一李:李用清。李嘉乐俭而不刻;李用清则俭而刻,他的刻,不仅施与家人,还施与百姓。这正是康熙最担心的情形:清官多刻。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排名本质上是一种激励机制

有这么一句话:“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流行的大众解读就是文人的本事很难比较,而且文人相轻,谁也不服谁,分不出个名次来,..[详情]

管制太多是欧盟的软肋

中国人喜欢从传统中提取行事为人的指导,但传统的并不总是对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