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可靠”的军机大臣
2017-06-17 09:15:52作者:白彬菊、董建中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对于入值军机处的军机大臣和军机章京忠诚的考虑,无疑是影响皇帝选择的一个因素。

一旦得到任命,这些属于军机处的人就必须绝对可靠,他们可被委以国家的最高机密。除了少数绝密的奏折外,他们阅读、撮要、记录以及保存所有的奏折;有时他们也处理最重要的机密材料。军机大臣和一些属员,常常是仅有的可以接触这类奏折及奏折附件之人,其中有反叛者的供词,有些言论极具煽动性。敏感的文件仅限于在内廷管理者和外省的高层通信人间传递,在抄付外朝时要删除尽净,军机大臣、军机章京承担着鉴别这些要删除的“不便语句”的职责。

除此之外,军机大臣和军机章京也是主要的京员,收集和查阅乾隆朝文字狱所禁书籍。一旦各省上缴书籍,军机大臣就负责审查,并建议该销毁者、该留下者。在皇帝同意销毁后,军机大臣进行监督。

政治上可靠,在任命军机大臣对出版的监管上表现尤其明显。现代历史学家房兆楹是极有分量的《清代名人传略》中“张廷玉传”的撰写者,他评价说,张廷玉效力雍正皇帝,编纂了一部合皇帝意的康熙实录,这相当于“一场支持雍正皇帝的军事胜利”。到了乾隆朝,通过对方略馆的控制,编纂方略等重要官修书籍,以及对编纂任务各层次的监管,军机大臣继续取得同等意义的“胜利”。

雍正皇帝的内廷代理人以及乾隆皇帝的军机大臣,也负责其他的文字审查工作,例如《雍正朱批谕旨》所含奏折的挑选。此项任务中,奏折分为三种:已出版的为“已录”,后续要出版的为“未录”,禁止出版的为“不录”。一些现存的“已录”奏折显示,它们在抄录过程中有一些经过了修订。监督全过程的内廷官员以及后来的军机大臣,在政治上必然是皇帝信得过的。

与外界严密隔绝,进一步增强了军机大臣政治上的可靠性。要求军机大臣上报拒收礼物、款待客人,或是与其他官员任何的交接——甚至也要报告不回访这样的失礼行为。通过这种方法,他们与外界保持距离,避免卷入任何麻烦。乾隆朝中前期曾入值军机处的文史名家赵翼(1727~1814年),称颂军机大臣的正直,引述说,张廷玉于雍正朝得宠之时,“然门无竿牍, 馈礼有价值百金者辄却之”。他又写道,身为领班军机大臣的讷亲“最蒙眷遇,然其人虽苛刻,而门庭峻绝,无有能干以私者”。他还记述军机章京的洁身自爱,没有接受馈赠以为报答者。

赵翼告诉我们,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军机处所在区域是与别处隔离开来的,由两人“正襟危坐”守护。外人欲进入,守护之人会拒绝说:“此机密地,非公等所宜至也。”这种分离得到严格执行,一些军机章京仅因与部院官员交谈就遭训斥。赵翼形容被斥责者“不敢置一词”。

军机处的业务当然已分立出来——与庞大的官僚机构分离,独自在内廷处理。军机大臣们在现实中自我疏隔,离群独处,避开任何令人起疑的官员或社会联系,这是上述隔离做法的延展,增强了这一机构的可靠性。档案中许多军机处奏片也显示军机大臣努力工作,不辜负乾隆皇帝的信任。

例如,在撰拟上谕过程中,当军机大臣认为,已经征得皇帝同意的意见还有可改进之处,那就在上呈撰拟最后一稿上谕时附上一纸解释。通常这些改动关乎细务——一个在外省的调查者提供了新的信息,或是出于满汉复职制的考虑而需要改变一个省的人事任命等。

翻阅过18世纪档案的研究者,总有这样的印象:无论发生什么变化,只要所撰拟的上谕不同于先前所认可的, 军机大臣就要随时上报皇帝。皇帝必定也会持有这种印象,因为军机大臣不能利用皇帝上谕的权威发布他们一厢情愿的命令,这种审慎维护了上谕制定程序的神圣不可侵犯,并让君主看到了他们的公正无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排名本质上是一种激励机制

有这么一句话:“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流行的大众解读就是文人的本事很难比较,而且文人相轻,谁也不服谁,分不出个名次来,..[详情]

管制太多是欧盟的软肋

中国人喜欢从传统中提取行事为人的指导,但传统的并不总是对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