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世纪终结了吗?
2017-05-27 09:15:48作者:马俊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如果电影《火星救援》那样的故事能在现实中发生,人类有能力将宇航员送去火星,在这帮宇航员里恰巧有一个像笔者一样修过欧洲研究专业的人,那么当他带着欧洲外交关系协会联合创始人Mark Leonard的书《为什么欧洲将主宰21世纪》(Why Europe Will Run the 21st Century)回到地球的时候,他肯定会问,你们这帮愚蠢的人类到底做了些什么?

   才进入21世纪连五分之一都不到,难道欧洲世纪终结了吗?或者欧洲世纪从来没有发生过?

   类似大而化之的问题常常引发时政观察者的兴趣,类似标题的书籍也往往成为机场车站畅销书架上的新宠,人类不靠谱的记忆和主观感觉与事实和趋势之间的关系可能是最值得研究的问题,但在欧洲是否已经开始衰落这个问题上,感觉往往就是事实,或者感觉会创造事实。

   曾经,21世纪会成为欧洲世纪的说法十分火爆,但一切都以2017年为界,这个21世纪现在成了无主之地,没有哪个国家有底气去声索。

   我们可怜的宇航员可能会说,“书里写的很好,怎么现实反倒拖了后腿?”没错,Mark Leonard在书中提出,欧盟的存在让欧洲小国有能力控制国际秩序,政治权力——尤其大国权力——变成了一种监管能力,这种监管能力直接覆盖有关社会福祉、公民利益的方方面面,充当着捍卫者的角色;欧盟与其说是成员国组织,不如说是一个网络。他还提出,布鲁塞尔(欧盟)的权力并不在于干预成员国主权,而是将区域性组织团结起来,以“应对两个最棘手的全球问题:发展和维持和平”。在他眼中,全世界正在走向“联盟的联盟”(Union of Unions), 而且欧盟的道路必将成为全世界的道路,因为美国终将“不可避免地卷进一体化的过程中去”。

   美国国际关系专家约瑟夫·奈的小书《美国世纪结束了吗?》提出了大国生命周期的思考:美国十八世纪独立之际,当时的英国政客Horace Walpole就曾说英国世纪结束了,而实际上,英国当时正经历一次伟大的工业革命,并在后来的两个世纪中崛起为世界霸主。一种说法认为,与之相对的,美国世纪从19世纪末开始,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工业国家。20世纪初,美国占到了世界经济的四分之一,直到二战前夜仍是如此。随着各国在二战中元气大伤,而美国借势成为占据世界经济半壁江山的超级大国。时至今日,仍然如此。

   欧洲的兴衰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对外政策的结果。回顾历史,战后恢复过程中,美国的政策起了很大的作用,不仅主导了战后世界秩序的建立,而且通过马歇尔计划让一片瓦砾的欧洲重新站起来。美国主导的经济、军事和政治治理体系也在欧洲落地生根,在民主体制的基调下,各种伴生的制度和原则带来了欧盟60年的发展。欧盟的前途更大程度上还建立在内部成员国的选择上,从这个角度看,去年的英国脱欧公投就是典型的例子。一个严肃的观察者可能不会用《是的,首相》中诙谐的台词来描述英国与欧盟的关系,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表达对问题本质的犀利观察。

    英国脱欧对欧盟不啻一次重伤,而这并不是第一次。上世纪70年代末的英国脱欧公投和去年的公投虽然导火索不同,但目的相近,都是英国为了避免超大政府(欧盟)威胁而发起的全民表决,且都承诺建设伟大的英国,摆脱阻碍,走向繁荣。政治话语的反复终究还是能够骗过记性不好判断不佳的选民。有学者认为这两次脱欧公投是对其时危机的误读,对问题本质的错误认识导致开出的药方只能加剧病情。微观层面,欧盟现存的问题并不是政策问题,而在架构(architecture)。也就是说,每天见诸报端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移民危机、安全问题、趋同问题等等都只是病症的表象,其主因在于治理。而治理的原则则是重中之重。

   有学者认为从经济学角度看,欧盟今日最大的危机是不可治理性(ungovernability),也即原则上的失衡。过去30年里,自由市场经济总体而言已经改变了政府的面貌,通过私有化、全球化带来的生产外包、内部管理机制、半市场的发展和福利社会的泛滥,新自由主义者为社会问题开出的药方本质上是供给侧经济学,其灵感则来自芝加哥经济学派。该学派认为官僚体制和政府导致了战后黄金增长时期的终结,原因是政府抑制了市场。这场旷日持久的论战在不同国家不断上演,甚至也包括中国。如果政府是垄断者,那么欧盟无疑是28个成员国人民不得不面对的大政府,是个充满寻租行为的卡特尔,那么唯一理性的行为应该是打破垄断,肢解布鲁塞尔。但显然这样想是草率的:由于政府在历史上曾经多次出手对市场失灵进行干预,那么我们也很难指望靠引入市场就能一劳永逸地化解危机,这样做很可能会带来曾经由市场失灵带来的政府干预所造成的市场失灵。市场和政府之争像现实一样复杂,要画出清晰的界限难如登天。大的原则应该是政府退出竞争性领域,让市场发挥主导作用。将市场引入公共事业的想法,和让政府充当竞争性领域中的参与者的想法一样荒唐,英国的国民健康体系就是一例:逐利的公司或者基金用纳税人的钱在非竞争条件下大肆寻租,而结果则是道德风险泛滥成灾,高质低价的医疗服务成了奢想。

   欧盟从本质上说,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主权国家的联合,而是超越主权国家,且医治主权国家这一理念的区域一体化组织。按照法国高等欧洲研究国际中心Hartmut Marhold教授的说法,欧盟的存在是为了解决在民族国家层面无法解决的问题。由于欧盟成员国自身无力在美国、俄罗斯、中国等大国面前维护自身利益,欧盟作为发言人和利益代表的作用就得到了凸显。欧盟的作用体现在三个方面:在经济上,促进自由贸易、立法管制、促进竞争;在安全上,促进集体安全,打击恐怖主义,在特朗普时代北约不确定性高涨的情况下,加强欧盟防御政策等;在可持续发展上,促进制度和政策两个层面的可持续。

   以和平项目起步,到促进经济繁荣,这是欧盟60年的发展总结。欧盟不能失败,也不会失败。这听起来好像一厢情愿,但这个欧洲项目太大太深入,一朝解体,其后果是各成员国所无力承担,也是世界经济所本应避免的灾难。欧盟脱胎于两次世界大战的苦难经历,是后冷战时期证明可行的区域新秩序,其在维护和平方面的作用不可小觑。这并不是说欧盟一旦解体则有新的世界大战之虞,而是说人们应该有历史视角,如果历史能够教会人们什么的话,那就是不要重复历史。

   作者为法国高等欧洲研究国际中心副研究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黄金为何最终胜出白银

“得智慧胜似得金子;选聪明强如选银子。”那么世人到底是更爱黄金还是白银?这一故事并不简单,在中西也有不同结局。[详情]

欧洲世纪终结了吗?

如果电影《火星救援》那样的故事能在现实中发生,人类有能力将宇航员送去火星,在这帮宇航员里恰巧有一个像笔者一样修过欧洲研..[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