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治经济学 中美关系下一程
2017-04-08 09:29:59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历史发展的进程有舒有缓,舒缓的水流往往是吸纳了急流的势能。中美关系正常化已经四十多年,从撬动亚太格局的惊世举动到当下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两国都经历了最剧烈的历史变迁,美国“赢得”了冷战,成为全球超级霸权,而中国在三十多年时间里实现了国力的抬升。中美关系远远超出了双边关系的范畴,甚至超越了中美两个社会之间的范围,而是全球秩序中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无论承认与否,中美关系都将进入下一程。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华时特意提到了尼克松四十年前的访华之旅,也提出中美关系应为未来50年奠定基础。从历史来看,中美关系早在1972年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而彼时中美之间达成的共识也框定了此后几十年中美关系发展的轨道。简单而言,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及中美关系正常化是建立在“大交易”的基础之上的,那就是美国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而中国则不挑战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导地位。这是中美两国之间达成的巨大的妥协,中国获得了什么呢?上世纪70年代末开启改革开放大幕之后,中国加入到了美国主导的经济体系之中,成为“东亚模式”的典范,短时间内实现了经济的突飞猛进。美国呢?美国从越战的泥潭中跋涉出来,更重要的是美国将冷战对峙的边界从西太平洋地区延伸到了中苏边界。

现在回看1972年中美之间的妥协,可能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在当时却是非常难得的。“一个中国”,意味着美国不再纠结于国共内战之后“谁丢掉了中国”的问题,而是承认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政治秩序。而中国不再挑战美国主导的亚太秩序,进一步说与美国一起反对苏联的霸权主义,意味着中国接受了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王缉思教授曾指出,中美关系的症结在于,中国担心美国会不承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秩序;而美国担心中国会推翻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在1972年的时候,中美在这一关键性问题上达成了战略性妥协。也基于此,中美关系在过去四十多年时间里,虽然经历了很多的摩擦和问题,但是终归相信“中美关系最终还是要好起来”。

从金融危机之后,中美关系面临着真的问题,美国对中国国力的增强越来越警惕。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曾认为,中国是“利益攸关者”,换句话说,美国有自信认为,中国的发展是符合美国的利益的。这里面也包含着一个假定,随着中国经济不断的发展,中国社会和政治制度会越来越接近美国。最近一些年,美国越来越怀疑这种假定,而且越来越确信,中美是异质性的存在,是不同的两种国家。奥巴马要重返亚太,做太平洋总统,也是维护自1972年以来中美战略协议所奠定的美国霸权地位。

从世界历史来看,中美关系的确非常特殊,也很难找到先例。比如日美关系,自二战结束以来一直是同盟关系,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二大经济体在相当长时间里是盟友,这样的模式不可能重现,只不过因为它已经存在了,也就被认为是合理的了。如基辛格所言,中美关系需要“协同演化”,因为中美代表了不同的“世界秩序”,两种具有不同历史传统、文化基因以及世界观的秩序。美国或者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对“世界”的覆盖正在慢慢结束,世界秩序不再是单数,而是复数的,如何相互适应,是关键所在。中美关系正是这种历史性转变的“尝试”。

特朗普上台之后,中美关系面临着一些问题,甚至一度处于比较震荡的状态。峰回路转,中美元首会晤的时间点也创下了纪录,无论特朗普喜好如何,中美关系的结构性力量越来越在“规制”领导人的个人想法。中美两国的接触面空前,摩擦的几率也是空前的,这是中美关系的新特征。中美关系未必一定在各个方面都要“友好”起来,但是却需要“合作”起来。友谊、共识未必是合作的前提,但是中美不合作带来的冲击却是全球性的。中美元首的非正式的庄园会成为举世关注的焦点,原因也在于此。

中美关系需要定调,也需要面对当下的核心议题。南海、台湾、朝鲜半岛、贸易与汇率算是中美之间面临的五大核心议题。当然,中美两国的优先次序并不一样,但并不妨碍中美之间在这些问题方面展开合作。用敌友来区分中美关系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是敌是友,在这些问题上都需要合作,因为两个核武国家并不能用冲突,甚至战争的方式解决彼此的分歧。特朗普是一个可以交易,也是喜欢交易的人,现在是不是也需要一场战略性的沟通和交易呢?这里面的交易并不是贬义词,而是两个大国都要知道彼此的利益底线,也要知道自己的能力边界,在相处磨合的过程中,实现秩序的演化。

1972年所达成的战略共识带来的红利慢慢远去,但是却奠定了中美关系发展的“思维框架”。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在某种程度上提前结束了冷战,中美之间跨越了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的鸿沟,激活了中美苏战略三角关系。相比于四十多年前,中美关系带来的“外溢”效应要大得多,而且在任何一个包括中美两国的三角关系之中,中美关系都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特朗普上台之后曾试图改变美俄关系的僵局,但是两个多月发生的种种事情却激起美国的“反俄”情绪。中美关系迅速“校准”,步入正轨,特朗普“被动”的外交学习,大大减少了时间。

四十多年前,中美关系正常化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国领导人的政治决断,在当下,中美关系的下一程则取决于两国领导人顺应潮流而下的政治决断。今年的慕尼黑安全峰会曾提出“后西方”的说法,然而世界不能再以西方或者后西方来衡量了,而是一个向世界历史真正转向的时代。中美关系的下一程,必然是伴随甚至引领这样的“世界历史”潮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新政治经济学 中美关系下一程

历史发展的进程有舒有缓,舒缓的水流往往是吸纳了急流的势能。[详情]

白银时代:明代中国如何败于全球化

16世纪,情况发生巨变。日本和西欧忽然拥有了解决对华贸易逆差的手段,可以大量购买中国产品,成为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这是..[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