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边疆去!”
2017-03-18 10:11:45作者:马大正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09年9月28日(清宣统元年八月十五日),一个与中国边疆局势及边疆研究密切相关的现代学术团体在天津诞生了,这就是中国地学会。

   该学会是成立于清代的仅有的三个中国近现代科学团体之一,另两个为1897年谭嗣同等在江宁(今南京)创办之金陵测量学会,1907年留日学生在日本东京发起之中国药学会。除抗日战争时期被迫停止活动外,中国地学会一直存在到1950年,才汇入新成立的中国地理学会。

   “地学事业包括极广,尤重国防和民生”

   中国地学会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和学科基础,其成员包括了一大批清末民初的著名学者和社会活动家,如地理学家张相文、白眉初、黄国璋、王成祖,历史学家陈垣、张星烺、聂崇岐,教育家蔡儒楷、张伯苓、蔡元培,地质学家章鸿钊、丁文江、翁文灏、邝荣光,水利专家武同举等。

   “兴地学研究,以救国图强”为该学会活动的宗旨,唤起公众关心国家的安危与发展,促进地理学各领域的学术进步,并使之普及于大众,成为学会活动的终极目标。《地学杂志》是中国地学会会刊,创办于1910年,是中国近代以来第一份地理学期刊。它虽是一份综合性地理学刊物,但正如1913年该刊发布的中国地学会纪事中所言:“地学事业包括极广,本会尤重国防和民生两个问题,并参考世界趋势,借资策励。”

   自创刊至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被迫停刊为止,《地学杂志》发表的有关中国边疆研究的著述文章内容十分丰富,覆盖近代边界沿革及边患、边疆治理、古代边疆史地、边疆居民情况、边疆开发与经济、边疆交通,还有地学史、地图史、学者传记和边疆考察报告与游记等,一共八大门类。

   《地学杂志》又涉及边疆地形、地质、矿产、资源调研话题,并有与中国边疆相邻的外国地区情况及国外研究动态、译文等。20世纪前期中国边疆研究作为一门发展中的现代边缘学科的框架构建,在这份专业期刊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时至今日,该刊仍是兼及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中国边疆研究唯一实践产物。

   除此之外,1924年在北京创立的筹边协会,是较早的专门以研究边疆为目标的学会。该会创办了《边事》季刊,同年五月出版第一期,主要研究蒙藏地区。

   总的来说,在20世纪30年代以前,受到国内社会时局动荡的影响,无论是民国北京政府还是南京政府,对边疆问题注意不多,类似中国地学会、筹边协会这样的边疆研究社团,也没有大范围出现。

   “不要再流连于弹丸的腹地,偏促于不生不死的局面”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1928年12月7日,清华大学率先成立了边疆问题研究会,吸纳成员70余人,《边疆研究会缘起》中称:

   “我国鸦片战争以还,门户洞开,藩篱尽撤;帝国主义者挟土地侵略之野心,四面八方,步步进逼;如日之于南满,英之于西藏,俄之于新疆、外蒙;彼此间密约之协定,势力范围之划分;或煽惑土人,反抗政府,或强用武力,擭取利权。吾国若尚不早为固圉(编按:意为“稳固边陲”)之计,则唇亡齿寒,内地亦行见有沦亡之祸。同人等怀国势之颠危,知挽救之不容或缓,故有边疆研究会之发起。目的在切实研究边地之地理形势,社会状况,天产富源,外人势力,政治现象及其他与边地有关之各种重要问题,期得确切之知识及妥善之挽救办法。”

   这个边疆研究会下设东三省、内外蒙古、新疆、康藏、滇桂与海疆6个组。鉴于东三省形势最为紧迫严重,且材料较为充分,查找方便,会内又有数位对东北素有研究的教师,故先期将研究范围集中于此,尤其是外交、经济与地理三个方面,并相应拟定了中日外交、中俄外交、经济问题、地理问题等60个研究题目。

   该会成立之初,即在《清华周刊》上刊登《到边疆去》一文,向有志青年发出号召:

   “到边疆去,那里固然有几千里的大戈壁,连绵不断的崇山峻岭,但是也有很大的平原,供你驰骋之所;有秀特的山、婉曲的河,供你游览;有深林供你采伐;有无尽的宝藏,供你开掘;有未经人到的地方,供你去发展,那里是实现你的理想的新天地,是发展你的抱负的唯一地方,你不要再流连于弹丸的腹地,偏促于不生不死的局面下,赶快审查你的环境,坚定你的志愿,充实你的学识,锻炼你的身体,准备你的行装,舍去你的温柔乡,向你的理想国而去!向传统势力较小的地域去!”

   即使光阴流转,世易时移,这些将近90年前的文字,仍然传递着一种激动人心、催人奋进的力量。

   “考见晚清以来之边患,且可与国防民族安危之思焉”

   “九一八”事变前后,中国边疆研究社团相继涌现。1930年(一说1931年5月),由国民党元老戴季陶等人牵头,新亚细亚学会在南京成立,并创办了《新亚细亚》月刊。除戴季陶外,蒋介石、张继、陈立夫、于右任等南京政府要员,均曾分别出任该学会名誉董事、会长、理事、监察委员、评议员等职。学会实际领头人兼月刊重要撰稿人之一华企云,于1932年出版《中国边疆》一书,是现代史上较全面地论述中国边疆问题的第一本专著。华在自序中称:

   “国人中岂有意研究边疆今昔之实在状况而谋补苴罅漏(编按:意指弥补事物的缺陷)之策乎?则本书源委俱在,不仅可以考见晚清以来之边患,且可与国防民族安危之思焉。”

   书中从国家兴亡考虑到边事盛衰,从研讨边疆全局大势到考察局部问题,从分析国内治边情势联系到中国周边及世界格局,举凡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民族、宗教、地理等诸多领域无不关注到,能以现代人眼光审视历史往事,将中国边疆问题作为完整的研究客体,明确地推上了一个独立的地位。

   遗憾的是,1940年之后华企云投靠汪伪政权,从爱国学人沦为汉奸帮凶,半世英名,晚节不保。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1934年,边疆政教制度研究会在民国首都南京成立,名义上由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参谋部等多部委创设,实际为蒙藏委员会下属机构,并出版《边疆通讯》。同年10月,边事研究会亦成立于南京,出版《边事研究》。1935年,上海成立了中国殖边学会。1936年,燕京大学历史学系发起了边疆问题研究会。1937年,清华大学历史系和地学系联合创立了边疆史地学会。

   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不少大学争相成立边政学系或致力于边疆研究的专门机构,是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国人对边疆问题重要性认识不断深化的结果。个中详细情形,咱们下回再说。

   作者为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曾任该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主任。已出版《中国边疆经略史》《热点问题冷思考——中国边疆研究十讲》《当代中国边疆研究(1949-2014)》等学术专著多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到边疆去!”

1909年9月28日(清宣统元年八月十五日),一个与中国边疆局势及边疆研究密切相关的现代学术团体在天津诞生了,这就是中国地学会。[详情]

特朗普的“春天”在哪里?

无论是总统竞选期间还是上任近两月以来,特朗普的种种言论与施政,都带有浓厚的“战略收缩”的色彩。[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