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臣出洋:转机还是幻象?
2017-01-23 15:58:57作者:王学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06年1月22日,即清光绪三十一年腊月廿八,马上要过年了,时年37岁的镇国公载泽,却漂洋过海,乘船抵达日本神户港。这位康熙皇帝的六世孙,此时对外的官方身份是出使各国考察政治大臣。

还有同行的两位带队大臣:一是山东布政使(主管民政之副省长)尚其亨,他是清初“三藩”之一平南王尚可喜的后代;一是新任驻比利时公使李盛铎,早在戊戌变法(1898年)前后,他出任驻日公使,在东瀛住过三年。

载泽考察团一行的到来,据说颇受日本当地官民关注,吸引数百人前来会见,“实极一时之盛”。

而此时,先行出发的另一路考察团33人,由闽浙总督端方、户部右侍郎(财政部副部长)戴鸿慈带队,已于1906年1月5日抵达访美行程第一站——檀香山。

111年前的“五大臣出洋”,拉开了清末立宪新政改革的大幕,可从日后的历史进程来看,也可以说敲响了清廷二百七十余年统治的丧钟。这次命运转折之旅,来龙去脉如何?其间又有何玄机呢?我们且一一道来。

出师不利 炸弹惊魂

载泽、端方等人的出洋考察,本来几个月前就该成行了,不料未出国门便突遭“恐怖袭击”。

1905年9月24日清晨,天未破晓,京城前门火车站已是一片喧嚣。据时人康继祖描述:现场“金鼓喧天、欢声匝地,则军界排队来也;继则乐声、唱歌声,声调悠扬,亦向车站而去,询之则学界也”。随后各国公使也纷纷赶来,“中外人携器具拍照者、各报馆访事员,一时称盛”,因人太多,车站无法戒严,“入站台者不禁,上车者人亦甚多”。

中外各界人士齐聚前门车站,原来是要欢送以载泽为首的五大臣(另四位为徐世昌、端方、戴鸿慈、绍英)出洋访问。载、端、戴三人,前面已介绍过,袁世凯的密友徐世昌时以署兵部左侍郎(副部长)入值军机处,出身满洲官宦之家的绍英,则是商部右丞(副部长)。

五大臣此番出洋,可谓肩负重任,他们是借考察政治之名,行学习海外立宪经验之实,为刚启动不久的清末新政采择他山之石。

当日九点左右,五大臣陆续来到。欢送仪式结束,大约十一点,各人与送行者道别相继登车,载泽、徐世昌、绍英坐前车厢,戴鸿慈、端方坐后车厢。忽然前车一声巨响,“惊天动地,石破城摇”,车站内瞬间乱作一团,“纷纷焉,攘攘焉,齐向站外而逃者,若似顾命之不逞,人喊马嘶,拥成一片,当争先恐后之际,亦不辨孰为钦使,孰为参随,孰为学界、军界、绅商界也”。慌乱之中,五大臣也受到不同程度的炸伤与惊吓。皮肤被灼伤的徐世昌匆匆返回家中,第一时间记下了当时感受:

泽公(载泽)、绍越千(绍英)各受微伤,仆人王顺受伤较重。车外弊踣三人,送行者受微伤甚多。随员萨荫国一家数人受伤,有死者。车内轰碎一人,系施放炸弹者。朝廷维新百度之始,忽有此暴动之事,良可怪也。

不久,这宗惊天“恐袭案”水落石出,乃革命党人吴樾所为。案子虽然破了,然人心已乱,京师周边,惶惶不安,“几疑庚子之变又见,甚有举全家而徙避者”。五大臣逃过一劫,却惊魂未定,原定行程只好延后。

一颗炸弹、一条革命者的性命,能否令清廷派遣大臣考察各国立宪制度的计划止步?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毕竟此乃国内国外大势所趋,非清廷一时起意之举。

早在戊戌维新期间,湖广总督张之洞便在上呈慈禧太后与光绪帝的《劝学篇》中指出,“游学之益,幼童不如通人,庶僚不如亲贵”,委婉表达了“亲贵”大臣应出去多走走看看,以开眼界之意。庚子国变后,张氏更是径直在《江楚会奏变法三折》里重提旧事,“游历之员,浅学不如通才之有益,庶僚又不如亲贵之更有益”,并当“分赴各国游历”。故张之洞可谓五大臣出洋最初的推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五大臣出洋:转机还是幻象?

1906年1月22日,即清光绪三十一年腊月廿八,马上要过年了,时年37岁的镇国公载泽,却漂洋过海,乘船抵达日本神户港。这位康熙..[详情]

2017中国经济:让楼市理性回归

2016年12月16日,在现已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战略性重新定位了中国房地产市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明..[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