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安边策
2017-01-16 09:37:54作者:马大正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第二个政策取向,是要推行以积极塑造为重点的周边安全政策。面对美国、日本等国所制造的“中国威胁论”,要以睦邻友好为特点,改善周边关系,塑造我们的大国形象。

为什么“中国威胁论”有它的市场?中国确实太大了,我们有时候不觉得,小国对中国的一言一行却比较敏感。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还是需要特别慎重,稍不注意就会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散布“中国威胁论”提供市场。

第三个政策取向,是我们要突出以“有效威胁”为内容的国防政策。也就是说有时候就要显示实力,比如台湾问题,我们说,只有立足于打才有可能不打。

这三个政策取向是我们应予重视的。只有这样,才能使得周边安全保持一个好的态势。

下面再回到涉及中国境内的分裂与反分裂斗争这个问题上来。

当前以“台独”“疆独”“藏独”为代表的分裂势力,为了达到从中国分离出去的目标,在意识形态上制造种种歪理邪说,历史领域是其重要“舞台”之一。其共同点是:否认统一多民族中国与多元一体中华民族的存在,从政治上、文化上割断边疆地区与祖国的联系。试以“疆独”制造的所谓“理论”为例说明之。

20世纪30年代~40年代,一个以分裂祖国为核心内容的“东突厥斯坦独立”的反动思想体系逐渐形成,并成为“东突”分裂势力进行分裂活动的思想武器。其主要内容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东突民族”至上论。鼓吹“东突民族”有近万年历史,其“祖国”横跨欧亚,“是世界人类文明的发祥地”,其民族“是人类历史上最优秀的民族”。

第二,“双泛主义”共同体论。竭力鼓吹所谓的“突厥民族”“突厥文化”“突厥国家”,把生活在古代中国北方和西域的一切民族,包括操突厥语族语言和非突厥语族语言的诸民族都称之为“突厥民族”,把这些民族的文化都说成是“突厥文化”,把这些民族活动过的地方都归为“突厥国家”,鼓噪所有操突厥语族语言和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联合起来,组成一个统一体,建议一个“政教合一”的伊斯兰王国。

第三,“新疆独立”论。竭力歪曲新疆历史,杜撰“东突厥斯坦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胡说我国古代北方和西域的各个民族都是“独立”于中华民族大家庭之外的民族,把中原王朝和汉族等同于中国,从根本上否认今新疆地区自西汉以来即为中国疆域一部分这一基本史实。

第四,反汉排汉论。将历史上的民族关系描绘成汉族同少数民族相互仇视、汉族不断征服少数民族的历史,污蔑汉族是“野蛮的侵略者和殖民者”;说中国是“东突厥斯坦民族3000年的敌国”;叫嚣“要反对突厥民族以外的一切民族”,要消灭“异教徒”,进行“圣战”。

第五,“东突厥斯坦革命论”。鼓吹“东突厥斯坦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脱离中国的统治,煽动维吾尔民族群众要增强“东突人民”的“国家观念、民族意识、宗教的信念”。

文化认同  国家认同

针对各种分裂势力的现实威胁,当务之急是要致力于建设多民族国家的文化认同及在此基础上的国家认同。

纵观中国历史,当统一形成共识然而实际阻力重重之时,文化认同的力量更能显示出“硬实力”所不能替代的特殊作用。可以说,文化认同就是政治,文化认同就是国防,政治、军事上的统一只有以文化认同为基础,才能更加稳固和持久。

中国的现代国家建设,是从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开始的,迄今也有一个世纪之久了。但严格来说,这项任务还远远没有完成。

“国家认同”是近代概念,是近代民族主义发展的产物。从世界范围看,法国大革命以来兴起的近代民族主义,既是一种意识形态,更是一场基于这一意识形态的政治社会运动。近代民族主义最直接的政治产物是民族国家。任何一个近代民族国家都包括两个重要方面,一是民族国家制度,一是境内居民的国家认同。如果说,民族国家制度是民族国家的“硬件”,那么国家认同就是其“软件”,后者就是通常所说的爱国主义,即对民族国家的一种依恋式的情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大国安边策

进入21世纪的中国,当然不应跟历史上的特定朝代贸然相提并论。但作为一个幅员广阔、民族多元而又经历过近代百年动荡的大国,如..[详情]

地方政府如何创新

最近几年,创新驱动成了中国各级政府热衷的一个话题,特别对地方政府来说,创新驱动成了地方发展经济和社会治理的一项主要工作..[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