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安边策
2017-01-16 09:37:54作者:马大正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编者按/“危险的边疆”,是美国人类学家巴菲尔德一本代表作的书名。正如其副题“游牧帝国与中国”所提示的,书中描述和分析了两千多年来时兴时衰的中原王朝与北方游牧民族之间错综复杂、跌宕起伏的漫长互动关系。

进入21世纪的中国,当然不应跟历史上的特定朝代贸然相提并论。但作为一个幅员广阔、民族多元而又经历过近代百年动荡的大国,如今我们在疆域巩固、边疆治理上面对的“危险”,恐怕不比过去任何时候少。

自本期起,本报将约请著名边疆史地专家马大正研究员,就近年来各界关注的中国边疆若干热点话题,撰文一一解答,敬请读者关注。

数千年以来,我们的先辈为今人留下了两大举世瞩目的历史遗产:一是统一的多民族的中国,二是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

统一的多民族的中国,是经过漫长而曲折的过程后才大致定型的。中国的疆域从秦汉时期开始形成,隋唐到元时期不断发展,至清代基本奠定,清中叶以来到民国年间屡有变迁,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又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既是一个民族共同体概念,又是一个国族概念。“多元”指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过程中,各民族所具有的“个性”和“特质”,即各民族在语言、地域、经济、文化心理等方面的多样性和表现形式上的特殊性;“一体”指各民族在共同发展过程中,相互融合、相互同化所形成的民族共同体的共同特征和“一体化”趋势。

只有在充分了解和高度珍惜这两大历史遗产的基础上,我们才能对当代中国边疆的重要战略地位、对中国边疆治理的历史问题与现实挑战,有更全面和准确的认识。

政治经济 境内境外

我们必须承认或者说必须面对的是,在当前中国发展的全局中,边疆地区的稳定与发展确实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有的挑战还格外严峻。根据我们的研究,当代中国边疆稳定面临的挑战,从性质上可以分为两大类型。

首先是政治类型的挑战。它又分为三种情况:第一,某些势力要把我们一些省区、边疆地区从统一多民族的中国中分裂出去,在政治上表现为分裂与反分裂的斗争,这种斗争是全方位的,既有政治战线上的斗争,也有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还有武装斗争;第二,由于边疆地区相关联的境外地区不稳定造成的冲突,就是说问题不在境内,而是在境外;第三,由于历史上遗留的边界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存在边界纠纷,影响了局部地区的稳定。

上述第一种情况,即分裂与反分裂,目前问题最突出的地区是台湾、新疆和西藏。这些地区的一些政治势力要搞分裂,要闹独立。

第二种情况,目前主要表现在东北边疆地区。东北边疆本身存在很多困难需要克服和解决,但它最大的挑战仍然来自于境外的朝鲜半岛,后者情势的不确定性,对我们东北边疆地区的稳定,确实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

第三种情况,遗留的边界问题。从当前陆地边界来看,主要是中印边界的历史遗留问题;从海疆来看,一个是钓鱼岛的争端,一个是南沙群岛主权的争端,还有东海海疆划界的问题。

政治类型挑战之外,是经济类型的挑战。这相对比较简单,无非是部分国外势力集团为了追逐高额利润,在我国边疆地区实施跨国犯罪活动,包括贩毒、拐卖人口、走私枪支等。特别是贩毒,当前的热点地区是云南、广西,以云南尤为严重,因为它紧邻所谓“金三角”(泰国、缅甸与老挝三国边境的三角地带,世界上主要毒品产地之一)。

根据这两种类型的现实挑战,我们从研究的角度确定了中国边疆问题的四个重点地区,即台湾、新疆、西藏和海疆,以及一个次重点地区,即东北边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大国安边策

进入21世纪的中国,当然不应跟历史上的特定朝代贸然相提并论。但作为一个幅员广阔、民族多元而又经历过近代百年动荡的大国,如..[详情]

地方政府如何创新

最近几年,创新驱动成了中国各级政府热衷的一个话题,特别对地方政府来说,创新驱动成了地方发展经济和社会治理的一项主要工作..[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