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与国运
2017-01-08 14:31:40作者:羽戈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国运的盛衰,标准之一,在于人才消长,与执政者对人才的态度。譬如盛世往往不拘一格降人才,以致人才辈出,衰世以禁锢、摧残人才为己任,以致人才匮乏;盛世正人当轴,敦诗说礼,衰世小人窃位,揽权纳贿。我读中国近代史,对后一点感触尤深:当一国之英才不在朝而在野,不当忠臣而当反对党,不思报效朝廷反去颠覆朝廷,这样的王朝,必然走向衰亡。

清朝之亡,从人才而论,可一分为二。一即在朝与在野的人才消长。不妨对比太平天国运动与辛亥革命。从1851年金田起义到1864年天京陷落,太平军这厢,堪称英才的不过三五人,最具大略和组织力的南王冯云山,起义后一年便战死于全州,所余诸人,再无帅才,只有爪牙;被后世塑造为悲情英雄的石达开,才略被严重高估;洪仁玕长于理念而拙于行动,先知先觉的背面,则是纸上谈兵。反观清政府,不消说中兴四大名臣曾胡左李,哪怕派出他们麾下的彭玉麟,太平军都难找出同一档的人才。这一比,则可知太平天国运动为什么会失败。

等到辛亥革命,局面彻底反转。清政府这厢,张之洞死,袁世凯黜,执掌朝政的摄政王载沣和皇族内阁,论政治能力,连三流都不配,他们当国,不消外人推翻,自己便会作死。当然皇族内阁里面,有徐世昌这样的人才,不过一来他只是协理大臣,而且是汉人,在局中近乎点缀;二来他为人圆滑,由其绰号“水晶狐狸”,可见一斑,这等性情,决定了他在危急存亡之秋,不会选择担当,而以随波逐流、明哲保身为第一义。再看反对党,无论立宪派还是革命派,无不人才济济,英雄丛生,豪杰群起,随便拉一个出来,都能坐镇一方,独当一面。关于双方实力对照,可看一个故事:

1907年3月,宋教仁从日本赴东北,联络马贼,密谋反清。运作期间,听闻日本欲吞并间岛(图们江以北,即今天吉林省延吉市一带),遂暂停起义计划,假扮日本人,化名贞村,潜入日本浪人组织的长白山会,实地考察,收集证据,经数月努力,撰成《间岛问题》一书,共六万余字,署名宋练。此书传入中国,被正为间岛纠纷焦头烂额的清朝官员奉为金科玉律:“清政府与日本交涉间岛问题,非常棘手。及得此书,如获拱壁,即以各种证据反驳日使,日政府至今尚不能决答,其书之加以可知矣。”(《中兴日报》)据刘成禺《世载堂杂忆》,慈禧太后读罢《间岛问题》,拍案曰:“国有人才如此,管理外务大臣不能引用,可惜可惜!”随后,朝廷下旨“宋练著赏给五品京堂,来京听候任用”(一说四品京堂),不过宋教仁并未接旨。1909年9月4日,中日签订《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其中承认间岛是中国领土。这是晚清外交史上罕见的胜利。

间岛主权的捍卫者,除了宋教仁,还有吴禄贞。中日交涉期间,他先后担任吉林边务帮办、督办,奔赴于第一线,令日人感慨“中国尚有人在,如吴禄贞者,不可欺也”。他所撰《延吉边务报告》,与《间岛问题》并称双璧。这是不是证明朝廷不缺人才呢?恰恰相反,吴禄贞虽供职于清政府,其实是资深革命党,1900年便参加自立军起义,论革命资格,比宋教仁还老。像他这样的卧底,尤其在新军之中,并不鲜见,我们可以提两个响亮的名字,一是蓝天蔚,二是蔡锷。

大体而言,晚清的人才,在野者远过于在朝者;在朝的人才,则受困于病态的体制,惨遭逆淘汰,尽成废材,他们或者被闲置(如杨度),或者被边缘(如铁良),或者被放逐(如袁世凯),最典型的当属立宪派,对于朝廷,从期望到绝望,从拥护到反对。此消而彼长,当反对党遍布朝野,大清王朝只能黯然落幕。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人才与国运

国运的盛衰,标准之一,在于人才消长,与执政者对人才的态度。譬如盛世往往不拘一格降人才,以致人才辈出,衰世以禁锢、摧残人..[详情]

大宋朋友圈 太后不惧“泰山”

宋朝前几任皇帝似乎都喜欢从武将家里选妃子做皇后。[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