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援助如何做才好?
2016-12-19 17:24:26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扶贫仍然是国际组织的核心议程,发展经济学却淡出主流研究多年。但是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威廉·伊斯特利(William Easterly)可谓其中异类,其研究在理性之外,更不乏激情,吸引了不少国际关注。

伊斯特利是美国人,上世纪80年代在麻省理工获得博士之后,在世界银行工作多年,2001年之后在纽约大学任教。可以说他对于国际援助知根知底,也正因此,他对世界银行的援助政策批判也更为到位辛辣,从国际媒体到《独裁者手册》等著作,都广泛引用他的研究。

他的观点可谓“休克疗法”之父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对立面,他在演讲中也多次直接点名萨克斯,在其新著TheTyranny of Experts中的题目“专家”很可能就是包含萨克斯这样的人。

萨克斯出生哈佛,少年得志,除了以休克疗法闻名之外,长期以来一直在消除贫苦方面努力。他一直觉得援助的问题不是无效,而是不够。对比威廉·伊斯特利的数据,萨克斯曾经对FT记者表示,非洲每位穷人过去60年每年获得援助仅为16美元,“我看到这个数字后说,这是相当少的一笔钱。其他人看到同样的数字后说,这是一场惨败,几乎使我们破产。”

威廉·伊斯特利不同意萨克斯,其观点明确立场坚定,但是这并不等于简单。他反复强调,虽然他讨论“威权与自由”,但其主题绝不是“自由市场与政府干预”的老调重弹。他认为在发展领域里,“自由市场与政府干预”与“威权主义发展与自由型发展”两种争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它们绝不是同一议题,因为前者丝毫没有涉及政府与个人的权利问题:无论支持自由市场还是支持政府干预,他认为双方都关注到了经济自由与政治自由之间的区别,但双方都没有谈及对政府权力的限制,“无论哪方赢得这场辩论,政府仍然能肆无忌惮地侵犯个人的权利”。

也正因此,对外援助为什么可能弊大于利,除了典型的经济学分析,其实应该有一些政治学分析。首先,发展中国家往往制度不完善,国际援助往往被这些国家执政者分配给自身以及自身利益集团,国际援助间接强化了执政者的统治。此外,发达国家即便往往是民主国家,在对外援助中,手法往往也不那么民主,也倾向于忽略发展中国家人民的权利。

国际援助如果方式不当,往往强化国家统治者,满足自身利益集团的利益机制。美国经济学家迪顿(Angus Deaton)是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家,其获奖源自对消费、贫困和福利的研究。他对国际援助的观点在威廉和萨克斯之间,一方面他认为对医疗、儿童的一些援助有效,另一方面,他承认国际援助也可能导致腐败,甚至导致统治精英与民众之间关系紧张——这两点都不新鲜,有经济学家几十年前就表示,国际援助往往是富国纳税人转移应该上缴的税金,同时导致穷国精英阶层更加富裕。迪顿等人研究揭示,也许经济援助尤其是直接的经济援助并不是好主意:第一,好的援助并不一定意味着很多钱,第二,受益穷国的援助并不一定意味着直接给去穷国。

根据《金融时报》报道,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研究显示,近年一些富裕国家国内政策阻碍其为穷国提供更多援助,典型如美国的环境政策和日本的移民与安全政策,对比之下,一些发展中国家却表现不俗,比如巴西、俄罗斯、印度与中国。有趣的是,这家机构主任欧文·巴德(Owen Barder)曾经和伊斯特利有过公开辩论,探索国际援助的有效性等问题。然而,2013年 2 月,欧文·巴德(Owen Barder)在一次演讲中将发展定义为“复杂适应系统的自然属性”,即发展是整体系统,能够自我适应,也没人能操纵这样复杂的系统。这一观点引发不少点赞,但其实也可以追溯到哈耶克的“自发秩序”,威廉感叹哈耶克的不幸之处在于他走在了自己所处时代的前面,当时不被理解,如今类似于“自发秩序”的概念非常多,“无论是被称为复杂性、复杂适应系统、自我组织系统还是涌现,无论是自然科学家还是硅谷精英的习惯说法”。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特朗普的世界秩序

特朗普还没有上台,世界已经不再关注奥巴马了,很少有后任总统会受到如此的关注,包括他的内阁成员。[详情]

咪蒙的时代

如今,公开评论咪蒙老师,已经是一件有风险的事:假如赞美她,你的格调将面临严重指控,假如批评她,你的动机将迎来反复质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