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如何纪念孙中山?
2016-12-10 13:36:03作者:张海鹏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98年初,我曾应邀在台北《历史月刊》发表文章,文中有如下一段话: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党和国家在多种政治性的纪念场合,大规模地、大张旗鼓地纪念辛亥革命、纪念孙中山;在“文化大革命”中严厉批判所谓资产阶级的时候,也没有忘记召开大会来纪念孙中山。在天安门广场,在庆祝国庆节的时候,总有孙中山的巨幅画像树立正中,甚至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不再树立马、恩、列、斯画像时,孙中山的画像仍安然不动。所有涉及辛亥革命、孙中山的出版物,都对辛亥革命和孙中山表示了必要的尊重。中小学的历史教科书都要正面讲述辛亥革命和孙中山的历史作用。在台湾科研机构和大专院校的三民主义研究所都已改换名称并且不大讲三民主义的时候,大陆的学者们却在为研究孙中山和孙中山的学说召开一系列讨论会,撰写了大量的论文和著作。

检读上文,似言犹未尽,适值2001年1月应邀出席台北国父纪念馆举办的“第四届孙中山与现代中国学术研讨会”之机,翻阅资料,援前文之意,以《50年来中国大陆对孙中山的纪念与评价》为题,从政治高层的角度,补充若干史料并略加申述,以求教于与会诸位先进。

今年是孙中山诞辰150周年,我又增加了最近15年的纪念活动情况,将本文重刊,以与广大公众读者分享。

忌辰纪念

大陆党政最高层60多年来对孙中山先生的纪念,以及对辛亥革命的纪念,都是以最高规格来进行,少有移易。一般而言,每年逢到孙中山的生辰与忌辰,全国政协以及各地,至少北京、上海、南京、广州、武汉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协或者当地党政部门首长均要举办纪念活动,以示凭吊与怀念。每逢十年,必在北京举办最高规格的纪念活动,鲜有例外。

首先是忌辰纪念。

1955年3月12日,是孙中山先生逝世30周年。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于当天头版发表重要社论:《纪念伟大的民主主义革命家——孙中山》。前一天下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举行了有一千多人参加的孙中山先生逝世30周年纪念大会,政协主席周恩来主持。政协副主席董必武、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李济深以及孙中山的生前友好彭泽民在大会上讲话。政协副主席郭沫若、彭真、沈钧儒、黄炎培、何香凝、陈叔通、章伯钧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刘少奇、副委员长林伯渠、达赖喇嘛等,以及中共和各民主党派的负责人出席了会议。

1965年3月12日,是孙中山逝世40周年。民革中央副主席蔡廷锴率民革中央常务委员一行晋谒了孙中山纪念堂。

1975年3月12日,首都各界人士在北京中山堂举行仪式,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50周年。中共中央副主席、政协副主席叶剑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吴德,以及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乌兰夫、阿沛·阿旺晋美、周建人、许德珩、胡厥文等,国务院副总理王震等出席了纪念仪式。

1985年3月12日,北京各界在中山堂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60周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乌兰夫代表中共中央献花篮,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习仲勋、王震、杨尚昆,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德珩、彭冲、王任重、阿沛·阿旺晋美、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周谷城、严济慈,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政协副主席杨静仁、程子华、康克清、胡子昂、王昆仑、董其武等出席了仪式。

1995年3月12日,北京各界人士以及参加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的两会代表在中山堂举行了纪念孙中山逝世70周年的仪式,民革中央名誉副主席贾亦斌主持了纪念仪式,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沛瑶、倪志福、费孝通、雷洁琼、王光英、程思远、卢嘉锡、吴阶平,全国政协副主席洪学智、邓兆祥、钱伟长、孙孚凌、万国权等出席了纪念仪式。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特朗普的世界秩序

特朗普还没有上台,世界已经不再关注奥巴马了,很少有后任总统会受到如此的关注,包括他的内阁成员。[详情]

咪蒙的时代

如今,公开评论咪蒙老师,已经是一件有风险的事:假如赞美她,你的格调将面临严重指控,假如批评她,你的动机将迎来反复质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