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之远
2016-12-06 11:00:30作者:林悟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在功能主义社会学的定义里,“社会秩序是社会得以聚集在一起的方式。”社会行动主体之间的互动关系以及其中所呈现出来的一致行动能力,构成了特定社会秩序形成并赖以维持的社会基础,从而也使一定社会整合成为可能。聚龙小镇作为一个小型社会,其主体之间的关系使“桃源”般的秩序成为可能。聚龙小镇的生活模式从一定意义上讲,是将普通的城市秩序返璞至村落秩序,同时将现代人已经习惯的生活秩序中某些良好的部分保留下来,加以融合与完善。在聚龙小镇的故事里,我看到了传统村落秩序中亲缘倾向的复归,然而这种亲缘倾向,建立于原本陌生的人们之间。书中有一章名为“这里没有陌生人”,大家既非陌生人,同时他们的关系也区别于传统意义上的朋友关系。他们将整个聚龙小镇视为自己的大家庭,从而建立起新型的亲缘关系。我们总是批判当今社会“礼崩乐坏”,但在这样一个由新型亲缘关系形成的社会中,“礼”成为公认的社会准则和行为规范。人们默契地维护着业已形成的秩序,从准入开始。体现为业主需要签订的一份《聚龙小镇业主文明公约》,其开场白为:这里的房子并非有钱就能买到,欢迎自律文明的朋友加入我们这个温暖的大家庭。这份公约在小镇人的心中,或许比他们与房地产公司签订的法律意义上的《房地产买卖合同》地位更高。多数人的力量往往产生超乎想象的影响,大环境的潜移默化往往使正能量得以加倍聚集发酵。在这样的准入公约感召下,在小镇人自行发起的各种自我管理组织和自律契约的规范下,每个人都会成为“多数人”,以一言一行维护秩序的正常运行。

美国法学家波斯纳认为,权利意识是人的一种生物本能,没有这种本能人就不能够存在。权利的内容会随着变化的社会环境而变化,但这种拥有权利的感觉将是一个常项。然而在当今中国社会,公民权利意识似乎已经弱化。拒绝吸二手烟的权利?不被广场舞噪音侵扰的权利?吃到放心食物的权利?平等交易的权利?舒适居住的权利?显得如此遥远和令人质疑。究竟是什么东西压制和掩盖了我国公民权利意识的显示?我认为仍是前文所说的社会秩序。在已经形成的社会秩序中,上述原本平常的权利变得如桃源般难得,人们安于常态,且自身也在阻碍他人行使上述权利,从而无法为获得权利而进行有效斗争。聚龙小镇的秩序让尊重权利成为一种常态,并且每位成员都同时扮演权利的获得者与义务的履行者。这样的良性循环使权利意识得以放大,进而使秩序得以维护。

聚龙小镇的一些日常小事令我感慨。例如,在无人收款的信用良品店,一位父亲或许有意不带钱,让孩子亲自在留言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以及欠款金额。孩子写得很认真,有欠有还的诚信教育自然而然形成,且并不刻意。我在一些城市的旅游景点或步行街之类的区域亦看到过类似性质的小店小摊,放置手工纪念品之类的小物,无人看管,标明价格,但一般来说均无人问津。人们未形成这样的习惯,若刻意为之,显得格格不入。但在聚龙小镇,这是一种秩序,一种生活方式。

另外,在聚龙小镇十分流行顺风车。业主们自发组织了“爱心顺风车”,车主声明不允许谈钱,认为“谈钱没意思,把人情搞没了。”并且车主可以放弃便利快捷的高速公路,专程到惠安县城接顺风的邻居一起回“家”。我和王树兴老师一样,在看到顺风车的同时立刻想到顺风车有可能导致事故,从而产生责任分担的问题以及法律上的纠纷,这在现实生活中亦有案例佐证。然而聚龙小镇的业主们拥有一个10人左右的管理团队进行自律管理,并制定了详细的自律契约,载明规则,强调“若搭车出现任何意外情况,车主将不承担相应责任。”事先杜绝了纠纷的产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特朗普的世界秩序

特朗普还没有上台,世界已经不再关注奥巴马了,很少有后任总统会受到如此的关注,包括他的内阁成员。[详情]

咪蒙的时代

如今,公开评论咪蒙老师,已经是一件有风险的事:假如赞美她,你的格调将面临严重指控,假如批评她,你的动机将迎来反复质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