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谈-- 振兴东北,与其换人不如换环境
2016-11-27 13:44:55作者:邓聿文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文/邓聿文


   有关振兴东北的问题,一个似乎得到认可的观点是,将江、浙、广等南方经济发达地区的官员派往东北三省,由他们主导东北地区的改革与发展。这个观点隐含的前提是,东北三省近年的衰落,是政府观念的落后所致,普遍的官僚主义和官场文化,导致东北地区腐败盛行,从商环境被严重污染和恶化。

   此观点似乎也影响到国务院日前推出的新一轮东北振兴方案。该方案提出,开展对口合作与系统培训,组织辽吉黑三省与江浙广三省,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四市与北京、上海、天津、深圳四市建立对口合作机制,开展互派干部挂职交流和定向培训,通过市场化合作方式积极吸引项目和投资在东北地区落地,支持东北装备制造优势与东部地区需求有效对接,增强东北产业核心竞争力。

   那么,东北是否存在上述提及的现象?当然存在,甚至一点都不夸张,社交网站多个流行的网文对此都有揭露。不过,把东北地区存在的问题仅仅或主要归咎于政府的腐败、官僚主义及文化观念落后,恐怕不能完全解释东北的衰落。也有学者指出,东北在过去十多年来人口流出非常大,出生率超低,致使人口负增长,这也是导致东北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本文不打算细析这些原因,我的看法是,作为中国工业的长子和重工业基地,东北国有企业占比高,其经济的衰落几乎可以肯定,这当然与上述因素有关,但似乎又不尽然。因为如果我们不囿于东北,而是放眼中国乃至世界,会发现,同东北近似的地区,如美国的底特律、英国的曼彻斯特、德国的鲁尔工业区,都曾经或正在衰败,光辉不再,在本国经济中地位不复当年。因此,如果这是一个共有规律的话,就不简单是振兴之类措施能够挽救的。

   换言之,东北的命运,自中国开启改革开放后,似乎就注定了,这是市场经济和结构调整共同作用的结果,非人力所能阻挡。地方政府的官僚主义,东北的忽悠文化只是加剧了它的衰落。

   我们看到,国家在2003年就提出了东北振兴计划,还在国家发改委专门设立了一个东北办,并于2003年、2009年和2014年推出了关于振兴东北工业的文件和方案,然而,东北三省的经济表现还是持续疲软,近年几乎全国垫底。上述振兴计划是否对症下药暂且不论,但国家为此却投入了大量资源则是不争事实,它说明,即使将再多的资源砸进去,东北依然是那个“扶不起的阿斗”。

   也许有人会说,前三轮振兴东北的失败,正是因为没有换人、改观念之故,如果将江浙广的干部抽调一部分到东北,让他们主政东北三省,以他们发展市场经济的经验,便可以改造东北地区的政治生态和官僚文化——理论而言,这似乎具有可行性,但实际不具可操作性。因为它会陷入一个两难悖论,要改造东北的环境和文化,必须将大量干部调往东北,东北则要将同样数量的干部调出或提前退休。实际上是办不到的,大量有市场经济头脑的干部调往东北,江浙广怎么办?

   假如只派少数几个一把手过去主政东北,则很难改变地方的政治生态,相反,很可能被环境所改造。所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是也。

王珉就是个现成的例子。王是地道的江苏干部,做过江苏的副省长和苏州的市委书记。在苏州主政几年后,王被调往吉林,先做省长,后做书记,再后又从吉林调往辽宁,到退居二线时,王在吉、辽两省主政长达10年。值得注意的是,王珉调往吉林的时间恰恰是在国家做出振兴东北的规划后不久,显见国家对王珉寄以厚望,有意要他把苏州发展经济的经验复制到东北。可结果怎样?吉、辽    王珉就是个现成的例子。王是地道的江苏干部,做过江苏的副省长和苏州的市委书记。在苏州主政几年后,王被调往吉林,先做省长,后做书记,再后又从吉林调往辽宁,到退居二线时,王在吉、辽两省主政长达10年。值得注意的是,王珉调往吉林的时间恰恰是在国家做出振兴东北的规划后不久,显见国家对王珉寄以厚望,有意要他把苏州发展经济的经验复制到东北。可结果怎样?吉、辽两省的衰败也是在这十多年中,王珉不但没能够挽救它们,自己也因腐败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这个案例说明,换人并不能解决东北的官场环境和观念变革问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自由谈-- 振兴东北,与其换人不如换环境

东北的命运,自中国开启改革开放后,似乎就注定了,这是市场经济和结构调整共同作用的结果,非人力所能阻挡。地方政府的官僚主..[详情]

特朗普的外交革命?

全世界都不知道特朗普到底真正想要干什么,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种担忧、焦虑已经构成了特朗普外交革命的组成部分, 也为美..[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