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之后,中国如何发挥好“金融实验室”的作用
2016-11-07 10:24:30作者:马俊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最早帮助中国在改革开放后建立金融市场的前美国财长亨利·鲍尔森在回忆录《与中国打交道》(Dealing with China)一书中曾直言,“要是我们觉得中国政治体系将会变成和我们(美国)一样,或者中国政府会全盘接受已经运行半个多世纪的由美国主导的现有全球体系的话,我们就太天真了。但我们也应警惕,不要对中国领导人主导世界秩序的意图进行妖魔化。我们应该视他们为一群务实的人,他们希望… …将他们的国家重新带回到本地区的领导位置并重回到世界舞台上。”在时任国家领导人的许可下,鲍尔森和他在高盛的同事以及其他国外金融机构的专业人士一起建立起中国的股市、帮助包括中国建设银行、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在内的国企巨头成功在港交所上市。近20年后, MSCI明晟连续第三年拒绝将中国A股纳入其新兴市场指数,务实地看待这件事,或许这正是给中国股市进一步成熟创造了一个契机。

  借着G20峰会的契机,国内很多人都在谈中国能够为世界各国贡献什么,我想中国可能的贡献有两个,一虚一实。理论的贡献就是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而具体的贡献则是作为某种新的全球金融秩序的试验场。本质而言,改革开放从无到有地创造了一个广泛的市场环境,惠及世界上最多的人口,这种巨大的制度变革是同时代举世罕有的,而其经验总结起来是开放的试错,在试的过程中不断修正,直到臻至理想的制度状态。具体而言,以现在中国金融市场的体量、基础设施和制度完善程度,故步自封的成本大于进一步改革的成本,而真改革的成本要远远低于假改革的成本。在当前全球金融的创新与监管之间的博弈中,如何遵循市场的逻辑、按照社会和商业的需要创造金融产品,如何依照社会利益制定金融规则,这是全球金融秩序的国别组成部分。

  金融稳定理事会制定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支持可持续跨境投资的开放全球金融秩序,而要实现这一点,制度建设是重中之重。在全球经济走低,中国作为新兴经济体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如何在保护主义抬头、产业库存问题凸显、利率市场化僵化、监管失序等多种问题中扭转局面,坚持推进市场化的改革,坚持朝着降低交易成本、提高经济效率和质量的方向进行改革,这是中国面对的难题,也是难得的机遇。改革开放的经验和十年前“国退民进”的成功都应该成为今天改革的智慧储备。从这个角度讲,中国的改革成功就是对世界最大的贡献,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教授的话讲,“为中国奋斗就是为世界奋斗。”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G20之后,中国如何发挥好“金融实验室”的作用

随着20国集团(G20)峰会在杭州落幕,公众的注意力从西湖的美景和华丽的仪仗转移到各国金融当局将要制定和采取的政策与行动上。..[详情]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