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之后,中国如何发挥好“金融实验室”的作用
2016-11-07 10:24:30作者:马俊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随着20国集团(G20)峰会在杭州落幕,公众的注意力从西湖的美景和华丽的仪仗转移到各国金融当局将要制定和采取的政策与行动上。作为全球经济总量第二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在参与全球金融秩序的制定和主导新的全球金融秩序之间还有漫长的道路。这一点是由中国的发展现状和历史决定的。以中国改革开放的成绩为鉴,此次G20峰会的中国遗产应该是为世界金融新秩序的出现提供一个“实验室”。

  金融业是一个让普通老百姓感到遥不可及,但又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从中国的第一家政策性银行建立,到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成为一个不那么“邪恶”的词汇,再到中国银行业的系统性改革,股市的建立,金融衍生品的兴起,基金、理财产品的火爆,及至近一两年保险业的繁荣,互联网金融的兴起,金融业以其活跃的生态、涨跌的体量、前端业务的光鲜外表和坊间的无数流言,一再成为公众眼中充满矛盾的存在。

  在美国密歇根州的一个叫做卡拉马祖(Kalamazoo)的小城,唯一一条购物步行街的尽头有一个“手工啤酒交易所”(Kalamazoo Beer Exchange),这个酒吧里出售几百种当地手工啤酒品牌,其价格则按照顾客的“市场需求”上下浮动:喝某种啤酒的人多时,啤酒价格也会随之上涨;反之,则下降。这个小小的两层红砖房里还不时上演“崩盘”的戏码,届时,顾客能够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喝到各种啤酒。这家酒吧用“交易所”的噱头赚得了好生意,不同于股票交易所,它毕竟是一家酒吧。但与股市相同,市场供需关系决定了商品价格。这家酒吧火了之后,美国各地陆续出现了类似的商品交易所性质的商店和餐厅,而同样的好生意也在太平洋对面的印度陆续出现。它们之所以红火有一个共同的原因,那就是它们不仅反映了当地民众对金融的基本认识,也给普通老百姓一个轻易了解金融市场逻辑的机会。与资本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商品市场、货币市场、衍生物市场、期货市场、外汇市场和银行间市场类似的,金融的逻辑虽然平易近人,其实践却充满了业内人士的“黑话”和专为排斥外行的各种行为规范和“约定俗成”。

  英国《卫报》为了向民众揭开伦敦金融城的神秘面纱,专门请来荷兰记者和社会学家Joris Luyendijk对金融城的从业者进行了长期的报道,在成书《与鲨共舞》(Swimming with Sharks: My Journey into the World of Bankers)一书中,他用一个形象的譬喻描绘了人们对金融业尤其是银行业的看法:坐飞机的时候,你看到窗外的机翼起火了,而空乘人员十分镇定地告诉你系上安全带,不必担心,这只是轻微的机械故障,一切尽在掌握;火越来越大,你要到机舱前部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空乘和乘警让你返回座位,并一再强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你挣脱他们,闯到驾驶舱,开门才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这就是他在采访了200多位伦敦金融城的业内人士之后总结出的感受。

  诺贝尔经济奖得主罗伯特·席勒说人类社会是金融社会。没有金融创新,当今世界的伟大发明都无法实现。对金融业的“高大上”幻想和“妖魔化”一样,都不是务实的态度。前伦敦市股票经纪人Philip Augar在《贪婪商人》(The Greedy Merchants)一书中写道,“金融行业真正的阴谋是寂静无声。”对投机倒把的负面印象让普通老百姓对金融业充满偏见,而对现代经济活动的不了解则让市场参与者充满迷信和盲从。

  比如,人们一直以来用作批评金融业投机行为的荷兰郁金香狂潮并不能简单归结为投机者炒作,更是因为监管当局此前对合约政策所做的修改导致郁金香买家无需以先期合约价格兑付,此举造成的漏洞被市场迅速抓住并带来大量套利行为,这才是比较全面的理解。没有基本的金融知识,对市场主导的最普通的融资行为都要抱着“非法集资”的警惕,这样的知识准备和心态准备对建设金融强国而言还差得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G20之后,中国如何发挥好“金融实验室”的作用

随着20国集团(G20)峰会在杭州落幕,公众的注意力从西湖的美景和华丽的仪仗转移到各国金融当局将要制定和采取的政策与行动上。..[详情]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