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饮寒敌胆:重庆谈判时周恩来喝服国民党
2016-10-26 15:02:00作者:权延赤 来源:新浪历史 评论:

本文摘自《走近周恩来:贴身卫士眼中的共和国总理》,作者:权延赤,四川人民出版社

  周恩来总理喝酒的故事太多了,充满迷人的魅力,要是一件件讲详细,一本书也写不完。不过,他喝酒的故事大多都是与茅台联系在一起的。自从红军长征路经贵州,攻占了茅台镇,“那里的酒全喝光了”以后,周恩来就与茅台结下不解之缘。我常听人们讲笑话:“其实五粮液酒的质量早已超过茅台,但仍然没法跟茅台比。因为红军没有喝五粮液,因为总理喜欢喝茅台。差了这么两条,五粮液永远也赶不上茅台。”

  虽是笑话,不过,茅台名震全球,确确实实与我们的总理分不开。长征经过茅台镇,总理用超过一两的杯子喝下25杯茅台酒。这是他亲口所讲, 也为我后来目睹的事实所验证。

  那么,就从总理的酒量谈起吧。

  1940年我到周恩来身边担任警卫,随他由延安奔赴重庆。一路上的国民党军官,包括那些司令长官,军长师长,见了周恩来莫不毕恭毕敬。因为大多都是黄埔军校出来的,都曾是周恩来的学生,学生见了老师摆酒洗尘是免不了的。那一路我就发现他酒量很大,没有一个学生能比。但到底酒量有多大?我心里没底。够我醉三次的酒,他一次喝完没有任何失常。一定要找点对酒的反应, 那就是变得更精神更风采更机敏。我心里给他算计:能喝一斤?至少8 两吧……

  显然我是低估了。

  第一次开眼界是1945年秋,毛泽东赴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到达后,当晚8时,蒋介石在林园官邸为毛泽东举行宴会。谈判开始了,喝酒也开始了。从国民党及其政府,到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宴请几乎没断。每次宴会,人们都拥上来,争着向毛泽东主席敬酒。那段时间周恩来陪伴毛泽东真是形影不离,就是怕人谋害毛泽东。宴会上也不例外,他总是紧贴毛泽东而坐;谈话时他退后半个身子让毛泽东为先,敬酒时他又抢前半个身子挡在先:“哎哎,毛主席酒量有限,我代了,我来代劳……”

  看着周恩来代替毛泽东一杯又一杯地喝干酒,把一圈又一圈的敬酒人挡回去,不知为什么,我眼圈忽然湿了。

  跟随周恩来五年多,看他出席酒会,听他论酒,我也多少有了一些关于酒和喝酒的知识。

  他讲,喝酒有人上脸,有人不上脸;上脸的未必不能喝,不上脸的未必就能喝。有人喝了酒脸红脖子红,但是眼睛发亮有神,这样的人其实很能喝,而且这种人的红往往是红润,甚至是红光流溢,神采飞扬。周恩来就是这种类型。有人喝了酒脸红脖子红,但是本来亮晶晶的眼睛变黯淡,明澈的光波被一种涣散的淡漠替代,这样的人就真不能喝。而且这种人的红往往是发紫发暗,缺少光彩。眼神聚起又散,时聚时散,他喝酒就不是享受而是受罪。毛泽东大约就是这种类型,所以喝酒从不过三杯,以免失态。不上脸的人其实不存在,那只是相对而言。的确,不上脸的人是真能喝,这种“不上脸”表现得容光焕发,只是那淡淡一层红晕或因皮厚肉重,或因肤色黑浓而不显眼罢了。比如许世友就属于这一类型。看似不上脸,其实变白变灰或变青的人,那是真不能喝,所谓不上脸,是由于这三种颜色的变化不易察觉。比如贺老总年岁大以后,脸不变色总理也不让劝他酒喝。

  同一个人酒量也无法明确界定,因为还与他当时的身体状况、睡眠状况、下酒菜的质量以及喝酒时的心情、气氛有关。比如睡好觉能喝一斤白酒,那么失眠或连续不得休息就可能降成半斤的量;比如吃牛羊肉能喝一斤,吃猪肉可能变9两,吃鱼肉喝8两,吃青菜也许6两,空肚子喝三两准晕;比如两天没喝酒,开怀畅饮可以喝一斤,这样的人如果中午喝了晚上接着喝,头天喝了第二天又喝,那酒量就会大打折扣;另外,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杯醉”也是不无道理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