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暖:科学背后的政治
2016-10-25 13:00:00作者:江晓原 来源:新浪博客 评论:

  围绕“全球变暖”的一系列争议,表面上看是科学问题,其实科学在这些争议中的解答能力十分有限,而争议的背后却是政治,“全球变暖”已成为“科学政治学”的典型个案。

  争议中的“全球变暖”,至少包括如下三个问题:

  1、全球到底是不是真在变暖?

  2、全球变暖是工业碳排放造成的吗?

  3、全球变暖必然会引发全球环境灾难吗?

  不少人对上述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例如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在他搞的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2006)中就是如此。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所谓的“全球变暖”是一个弥天大谎,是骗局和阴谋。这种“阴谋论”得到一些美国和西方学者的赞同——最初就是他们提出来的,也被不少中国公众所接受,或者被认为有些道理。

  使全球变暖作为一个“科学事实”被许多公众接受,占有核心地位的“科学证据”是一条名为“曲棍球杆”(hockey stick)的著名曲线——基本水平,只在右端明显翘起,状如曲棍球杆,故得此名。曲线是米歇尔·曼恩(Michael Mann)在1998、1999年的两篇论文中公布的(论文都是三人署名,曼恩领衔),描述的是公元1000~1980年间的地球气温变化。第一篇文章发表在著名的《自然》杂志上(Nature,392,779-787)。

  曼恩的文章发表后,受到“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的高度重视,很快广泛传播,被数以千计的报告和出版物引用,也被克林顿政府当作全球变暖事实的证据。资历尚浅的曼恩平步青云,被任命为IPCC有关气候的第三次报告(2001)的主执笔人——这个报告有多个版本。这项任命让一些资深人士颇为不满,在他们眼中,曼恩是一个骤登大位的得志小人。

  “曲棍球杆曲线”问世不久就遭到两位加拿大学者(S. McIntyre和R. McKitrick)的严厉指控:曼恩选择北美西海岸山区的狐尾松(bristlecone pine)年轮来描述历史上的气候温度,赋予它在统计学上站不住脚的权重,使得构造出来的地球历史气温曲线符合自己的需要。2004年曼恩不得不在《自然》杂志上刊登了一份“更正错误”的声明(Nature,430,105),不过他又辩解说,这些错误“没有影响我们以前公布的结果”。

  加拿大学者的指控引起了美国国会的关注,“能源与商业委员会”委托当时美国国家科学院应用与理论统计学委员会主席魏格曼教授(E. Wegman)组织专门小组进行调查。2006年魏格曼提交的调查报告结论是:曼恩的研究方法是错误的,他论文中的分析无法支持他的结论。而且,曼恩的“曲棍球杆曲线”是高度依赖统计学方法的,但曼恩和他的团队都与主流统计学团体毫无学术联系,这也严重削弱了曼恩论文的学术公信力。

  至此“曲棍球杆曲线”变成学术丑闻,使得“全球变暖”理论失去了一个重要支撑,由此引发一波从学术上清算“全球变暖”的浪潮,结论是对上一小节中的三个问题全部给出否定答案。而事实上,要对这三个问题给出明确判断,依靠现有科学手段是无能为力的。

  在某些美国学者和戈尔的政敌看来,“全球变暖”问题背后隐藏着这样一条线索:“曲棍球杆曲线”支持了IPCC先前关于全球变暖的报告——IPCC的报告则支持了《京都议定书》——而《京都议定书》被视为戈尔为竞选总统所作的政治秀。

  《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即《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京都议定书》)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UNFCCC)的补充条款。1997年12月由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参加国会议制定,目标是“将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含量稳定在一个适当的水平,进而防止剧烈的气候改变对人类造成伤害”。中国在1998年就签署了《京都议定书》;按照其中规定,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在第一阶段不承担二氧化碳减排任务。《京都议定书》于2005年2月16日开始强制生效,至2009年2月共有183个国家通过了该条约,但偏偏美国没有签署。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