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逝世八十载:民族魂魂归何处?
2016-10-19 16:37:20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一、

  1936年10月19日,54岁的鲁迅因病逝世于上海寓所。

  不论他的朋友、读者还是生前的论敌,一起哀悼鲁迅先生的离去。这是一种象征,不论是赞成还是反对鲁迅先生的观点,都认可鲁迅的精神是黑暗时代不可或缺的。

  23岁的青年干事姚士彦负责办理丧为丧事准备绸幛,他想用政府的青天白日旗盖在鲁迅身上,或者用斧头镰刀的标识,但最终他放弃了带有政治立场的选择,改以民族魂三字。鲁迅不是某个政党的鲁迅,而是民族的鲁迅,或许是这一选择的寓意。

  这种超越政治与立场的选择,也正是鲁迅精神穿越时代的原因。所以每当社会有黑暗、人民受到压迫的时候,不论他处在哪个时期,哪个政党的统治,人们都不自觉的从鲁迅的作品中汲取营养,或呐喊,或战斗。

   二

  鲁迅逝世十年、二十年都有过大规模的纪念。

  1946年鲁迅先生逝世10周年,萧乾等人回忆纪念鲁迅先生,他们假设鲁迅还活在当时,会有什么样的结局。结果与会的大部分人认为,黑暗的时代,鲁迅别无出路,不是死亡就是逃跑。

  萧乾说“先生(鲁迅)这种人,中国今日是不要的;不要还不够,并且要除根。”

  臧克家先生似乎相对乐观,他说“如果眼前一片黑暗,他还会再拿起他的笔。”

  于是“假如鲁迅活到现在”,成了“老生常谈”的假设。这种假设是一种渴望,当然附带着假设者潜意识的判断。所谓渴望,同时带有一种遗憾。因为做出假设的人,就已经否定了他的时代没有鲁迅,没有鲁迅精神——而这种精神又是时代急需的。潜意识的判断则意味着,如果鲁迅生活在假设者的时代,却无法继续批判地生活或甚至不容于时代,则意味着社会的黑暗。

   三、

  鲁迅的贡献,已经不需要更多的普及。他对民族劣根性的批判,对传统文化的批判都早已深入人心。

  为什么说鲁迅是民族魂,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作家。实在是他参与、预示并开创了一个新的文化文学的格局。

  鲁迅是新文化运动的代表,是当时文学成就的最高者。第一,他是白话文写作的第一人。文化运动始于白话文运动,但是质疑者则认为白话文作为粗俗的俚语,不足以进行文学创作。可想,如果没有鲁迅文学作品的成功,人们自然会失去对白话文创作的信心。

  第二,与传统的作家相比,鲁迅独一无二的,有过之而无不及,而这一点正是革命性的。很多人似乎没有意识到,鲁迅不同于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文学家。屈原、贾谊、陶渊明、李白、杜甫、苏轼等等,这些传统的大文豪,在中国传统的文化内通过诗文的方式进行创造,成就巨大。但是他们创作的题材与深度,今天看来是有局限的,通常不过是个人的升迁荣辱、风花雪月与悲欢离合。而鲁迅与他们是截然不同的,新文化之后,文人觉醒,加之当时饱受帝国主义压迫的形势,鲁迅他们一代人开始将新文化、民族、民主问题纳入到文学中来。这与历史上任何一个作家都是本质性的区别。

  第三,鲁迅开创了新的批判方式,并达到了历史的高峰。中国早有小说,也早有批判。搜神志怪,传奇话本都是我们的民族文学。没有鲁迅的时候,我们只有三言二拍、四大名著、聊斋志异。这种文学形式延续到了清末,延续到了民国林纾他们,我们“官场现形记”、“老残游记”仍然摆脱不了旧文学的窠臼。

  我们今天看,这种传统的现实文学、批判文学是十分落后的。鲁迅通过白话文写小说、散文、杂文甚至做翻译,慢慢彻底摆脱了传统形式的束缚,用现代的方法,犀利的语言,最深刻的、最犀利的文学形式,这对于民族与文学的功劳实在无比巨大。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