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苏联战俘暴动:引爆武器库自尽
2016-10-18 15:23:00 来源:环球时报 评论:

  1989年2月15日,随着最后一批苏联军队离开阿富汗,苏联正式完成撤军。然而,苏军的匆忙撤离让数百名苏联官兵流落在那片战乱之地。日前,俄罗斯联邦退伍军人委员会副主席亚历山大·拉夫伦特耶夫公开表示,希望外界能帮助他们找到这些失踪人员,他强调,必须尽快采取行动,因为在阿富汗,男性预期寿命还不到50岁。

从被俘虏到被信任

  1989年苏联政府宣布完成从阿富汗撤军后,记录在案的失踪军人总数为430人,至1991年苏联解体前夕,共有119人经营救摆脱阿富汗“圣战者”的控制,97人返回苏联,22人经巴基斯坦流亡到欧洲和南非,但仍有311人下落不明。经过多年寻找,目前尚有约265人下落不明。而能取得这样的进展与一名当初投奔“圣战者”的苏联逃兵分不开,他就是尼古拉·贝斯特罗夫,此人还有一个充满阿富汗气息的名字“伊斯拉姆丁”。

  1982年,18岁的贝斯特罗夫应征入伍,新兵训练一结束就被送到阿富汗。这时,阿富汗战争已经打了3年。由于厌倦战争,1983年,贝斯特罗夫与两名战友当了逃兵,躲到阿富汗村庄的一户农家。可是来到农民家后,对方忠告他们赶紧离开,否则会陷入“圣战者”游击队的伏击圈。贝斯特罗夫3人听从建议,可逃到帕尔万省的一处山谷时还是被发现了,交战中,两名战友身亡,贝斯特罗夫受伤被俘。

  当俘虏后,贝斯特罗夫试图逃脱,结果被抓回惨遭毒打,他的牙齿被全部打掉,后来不得不镶上满口假牙。随后,他被押送到阿富汗“圣战者”的大本营———潘杰希尔山谷,在那里见到了“圣战者”的传奇领袖马苏德,后者要手下留贝斯特罗夫一条命。几个月后,贝斯特罗夫再次试图逃跑,结果又被抓回,打个半死,于是他只好认命,并开始学习阿富汗民族语言,适应当地风俗习惯。不久,贝斯特罗夫被要求皈依伊斯兰教,他同意了,并有了一个新名字———伊斯拉姆丁。

  1984年初,马苏德从安插在喀布尔的间谍处得知苏军和阿富汗政府军即将对潘杰希尔山谷展开新一轮清剿行动。被俘的苏军官兵有两条路可选,一是作为战俘与苏军交换,二是通过巴基斯坦逃往其他国家。由于担心回国后受到执法机关的惩罚,所有战俘都选择前往巴基斯坦,唯独贝斯特罗夫要求留下来。马苏德感到很诧异,但被他的真诚打动,安排他当贴身警卫。贝斯特罗夫也的确没有辜负马苏德的信任,在后来的几年里,他同马苏德一起经历了无数次生死考验,特别是在苏军进行扫荡时。贝斯特罗夫工作态度非常认真,要求所有靠近马苏德的人必须解除武器,不论是亲密朋友、部长、外国代表,还是记者,有时候他还要亲自搜查。面对一些人的抱怨,马苏德总是付之一笑,然后说只有贝斯特罗夫值班时他才会睡得安稳。

苏联战俘发起暴动

  相对深受信任的贝斯特罗夫来说,更多苏联战俘及逃兵的命运是悲惨的。有幸被马苏德释放的苏联战俘在离开潘杰希尔后,花了几个月时间都没能到达巴基斯坦,最终在苏军与阿富汗各派别武装的阻击下滞留在努里斯坦等省,并且大部分死在那里,只有八九个人在外国记者的帮助下逃出阿富汗,去了法国、加拿大、美国和南非。

  当时苏联官方媒体称这些战俘的行为“可耻”,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一次记者招待会的表态则更令人惊愕。他大言不惭地说:“目前,苏联没有与任何国家发生战争,因此我们也没有战俘。”这种观念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有不少苏联士兵即便被俘也在寻找一切机会进行反抗。据贝斯特罗夫回忆,一名叫弗拉基米尔·卡西罗夫的士兵被俘后,坚决拒绝“圣战者”的劝说。有一天,马苏德视察营地,卡西罗夫挣脱看管人员,拼死向马苏德扑去,结果被当场射杀……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