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是一种消费:兼谈《有时》
2016-08-04 09:25:43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青年学者、《有时》作者 徐瑾


  我一直不太谈阅读,我曾经说过,公开谈读书是一件自爆其短的事。

  这似乎是生活的规律之一,最后,大家都要在不那么擅长的领域发言,就像我曾经的笑话“情路不顺的同学都做了感情专家,成绩最好的同学往往都最早安家生子,学术不成的同学都去回答如何读书,至于做媒体不成功的,纷纷去回答如何做好新媒体。”我内心认为,谈读书,需要勇气。从很小时候开始我就算一个书虫,很多年前也和朋友一起办过读书杂志【读品】。自始至终我还是觉得读书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每个人的兴趣和爱好都不同,很难将读书作为一件事情去和别人分享,也一直是很拒绝去谈读书这件事。

  之所以写作《有时》,也是有一个缘分。就像刚才说的读书杂志【读品】,我和朋友们在一起做了五年,也积累几了万订阅读者,办了很多场讲座,却因为很多原因,这个项目没有继续,做【读品】的这帮朋友也风流云散了。这事已经过去十年,我后来想如果把与【读品】直接和间接的文字整理起来,是否也会觉得当时是很美好的时光?肆无忌惮的读书与分享,很纯粹。所以近期我写了《有时》这本书,以及来参加一些读书会,多少也是觉得契合当时【读品】的精神,就是去媒体化、去学术化,走心。

  我今天来谈谈一个观点,即读书是一种消费。这话怎么说起呢?首先,读书总是被赋予很多浪漫化或者崇高化的想象与期待,其实我觉得首先我们得确认一个观点,读书无用。为什么这样说?以前人们总说读书的用处,比如培根说过“读书可以让人充实”,或者“读书可以让人理智”之类。事实上我觉得很难达到,以我个人的经验来说,当你随机拿出一本与你专业方向没有关系的书的时候,这件事情本身是没有什么用的。

  这里的“没用”,不是说“无用之用”的这种哲学上的大道理,而是面对事实的一种承认甚至说坦然,读书真的没用。书就像你的知心朋友,它最大的所能做的只是一直陪伴你、听你的故事、伴随你成长,所以书这位朋友,当然不想像职场上的人脉那样重要,对你有很多帮助,但是那些看起来对你很重要很有用的人其实也很难成为你的毕生挚友。也正因此,读书对于你当下在做的事其实没有什么帮助,然而当你回想起来时,某一本书会像一位故人一样,也许不再联系,但某些话语,还是能够打动你,这就是我所谓的“读书无用”。

  其次,读书也并不意味着某种确定的幸福结尾,比如快乐。很多朋友就对我感叹,虽然读了书,但依然有很多困惑与不快乐。 我觉得这其实很正常,如果你不快乐,其实多数是你生活中的问题,这与读书无关,如果要从读书中去寻找解决快乐的方案,这本来就是问道于盲。前段时间杨绛先生去世,有一个掌故又重新火起来,就是一位青年写信给她表示困惑,她回复“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 很多人很以为然,但其实问题在于,读书少和读书多,想得少和想得多其实都不是问题所在,你困惑或者你不快乐,就只是困惑或不快乐而已,和读得多不多、想得多不多的关系没那么直接。

  读书并不能承载那么多读书之外的期待,不是因为你读了什么书导致不不快乐,而是往往是你生活固有的为题。所以我的观点是,依靠读书去寻找知识、寻找快乐、寻找充实是很难的。

  从更深层的意义来说,人生幸福的关键,在于调整你的期望值。当我们明确读书没什么用,没什么产出,那么也会随之调整期望值,在读书方面反而可以更自由。寻求效用是人性,就像社交媒体大家都习惯分享更多是一些直接有用的书,比如创业励志甚至各类鸡汤文章之类,读书笔记也写得像说明书或者“干货”。我也不否认它们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是有用的,甚至有点点像生活中的黑魔法,看起来很有power,不需要苦练就能马上掌握。而读一本貌似没有直接关系的书,则像是白魔法。大家容易受到黑魔法的诱惑,因为貌似不用吃任何苦而马上就可以兑现我们诸多欲望,但是魔法故事也告诉我们,任何魔法都是有代价的。黑魔法见效快,但是往往有副作用,而读书作为一种消费,也就是把读书当做一种白魔法,见效慢,但是是正道。 读有用的书,往往未必有确定的有用结果,倒是读没用的书,往往会产生意外的有用结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