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三光”暴行:华北根据地人口减少2500万
2015-11-13 15:52:44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是一场欲使中华民族亡国灭种的疯狂野蛮的屠杀和掠夺。他们人性沦丧、兽行肆虐,对抗日根据地军民实施杀光、烧光、抢光的暴行罄竹难书。“三光政策”究竟是如何形成的,笔者进行了追根溯源。

  1940年夏秋,日本帝国主义乘德国法西斯军队在西欧和北欧迅猛推进、美国尚未完成战略准备、西方诸国无力东顾之机,积极准备实行南下政策,攫取英、美、法等国在东南亚和西南太平洋的殖民地,以期早日实现“大东亚共荣圈”。为放手南进,日军大本营妄想早日解决中国问题,使中国成为其“南进”的后方基地,于7月23日发出“迅速处理支那事变”的命令。为此,一面加紧对国民党政府的军事讹诈和政治诱降,扬言要“南取昆明,中攻重庆,北夺西安”;一面集中主要力量继续进攻抗日根据地。特别是在华北,侵华日军疯狂推行所谓“肃正建设计划”,以铁路作柱、公路作链、据点作锁的“囚笼政策”,企图分割摧毁各抗日根据地。至1940年7月,日军在华北新建修复铁路2300千米,公路1.5万千米,新建碉堡据点2700多个,以进一步巩固其占领区。

  为粉碎日寇这一恶毒的“囚笼政策”,争取华北战局更有利的发展,并影响全国的抗战局势,配合正面国民党军作战,八路军总部发动了著名的“百团大战”。遭受沉重打击的日军惊呼,“对华北应有再认识”,随后从华中正面战场抽调2个师团加强华北方面军,对华北各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扫荡”,并实施所谓的“烬灭作战”,杀戮居民,对粮秣、房舍及其他物资设备进行彻底的破坏,也就是最初形式的、有系统的、有组织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作战”。日本学者新村出主编的《广辞苑》(1955年第1版)收录了“烬灭作战”一词,将“烬灭”解释为“烧尽灭绝”,意即“烧光杀光”。

  1940年11月16日,八路军总部通电全国,揭露日军在“扫荡”中实行杀光、烧光、抢光的野蛮暴行。24日,《新华日报》第一版刊登了题为《粉碎日寇对华北“烬灭扫荡”的新阴谋》的社论,指出:“日寇称其近日对华北进行的为‘烬灭扫荡’或‘焦土扫荡’,其内容便是:逢屋便烧,逢人便杀;俾其扫荡区域,屋归于烬,人归于灭……日寇对华北的兽行,决不单是报复(注:指百团大战),也决不单是军事企图。而是在其‘和平攻势’失败而增加局部军事逼迫的策略下,直指华北八路军的。”当天该报的第二版还刊登了我华北军民痛歼暴敌,粉碎日寇“烬灭扫荡”,以及日寇在“扫荡”中所犯下的烧杀奸淫抢掠的种种暴行。这是我党在“三光政策”这一用语正式出现前对“三光政策”最早的揭露。

  1941年1月16日,日军大本营批准《大东亚长期战争指导纲要》,提出要“继续对中国进行压迫,力求在昭和16年(1941年)夏秋之季,以军事、政治、谋略的综合压力,解决中国事变”。2月,日本华北方面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明确今后“肃正的重点,仍然在于剿共”,在华北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实施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相结合的“总力战”,并调集除关东军外侵华兵力的75%和全部伪军进行大规模的“扫荡”“清乡”和“蚕食”。

  据统计,1941年至1942年的两年间,华北日军组织千人以上万人以下的“扫荡”132次,1万人至7万人的大“扫荡”就达27次之多,有时在同一地区反复“扫荡”3至4个月。“扫荡”的伎俩更是五花八门,诸如“铁壁合围”“捕捉奇袭”“纵横清剿”“反转电击”“辗转抉剔”“梳篦清剿”“拉网合围”“马蹄形堡垒线”“鱼鳞式包围阵”等。虽然日军在作战命令和作战术语中并未有“三光政策”或“三光作战”一词,而称之为“烬灭作战”“彻底的肃正作战(讨伐)”“彻底覆(讨)灭”“讨灭作战”等。但毫无疑问,它们“实际是非常接近、或是几乎完全一样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