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大大访越,能“一笑泯恩仇”吗?
2015-11-06 13:11:39 来源:观察者网 评论:

  另外两人张晋创和阮生雄,被认为属于务实的事务型领导人。张晋创的履历完整,在党政两个系统都曾经工作过,还有在胡志明市的长期地方工作经验。他的政治主张较为温和,也贴合越南近几年来经济发展不顺的实际情况:即力主加强中越经济合作。因此他被认为属于务实的亲华派。阮生雄也是财政官僚出身,他的当选被视作具有某种象征意义,即对经济工作的重视。

  “反腐”外衣下的党内斗争

  越共党内斗争有人斗、派系斗和意识形态斗三种斗争形式,大多还披着“反腐”的外衣。除了长期以来的党内地域、派系和路线三种诱因之外,上述不稳定的多头领导也是重要因素,而引爆斗争白热化的导火索便是腐败和经济问题。

  近年来,越共高层斗争的焦点一般被认为:集中在总书记阮富仲所代表的清流·北方派和以政府总理阮晋勇为代表的改革·南方派二者之间。据媒体报道,自2006年以来越南接连爆发一系列腐败丑闻,很多越共高层官员也卷入其中。而越南官僚系统的腐败,已经尽人皆知:“掏钱行贿好办事”早就成为公开的秘密,遍地开花的腐败乱象使得越共的统治根基遭到严重腐蚀。

  随着近几年来越南爆发的一系列严重的官僚和国资腐败案(事涉交通运输部门、油气总公司、警察公安系统等),曾经被寄予反腐重托的总理阮晋勇及其家族也被怀疑受到了牵连。2010年,国会对总理阮晋勇进行了质询。而与此同时,原本被置于总理职权之下的防控贪污中央委员会的权限,被以阮富仲为代表的党政系统收归中央名下。

  越南的防控贪污中央委员会不仅有反腐功能,还有随机革除或委任官员的人事权。围绕这一项权力,曾经有外媒评论认为这是以总理阮晋勇为代表的改革·南方派所获得的重大胜利:有利于改革·南方派清除异己和安插亲信。不过由于总理阮晋勇本人及其家族的名声越来越臭,这位被认为“不干净”的改革·南方派新星遭到了来自阮富仲所代表的清流·北方派的狙击。

  一直以来,改革·南方派被认为提倡西方普世价值,有彻底改造越共的野心。而阮富仲所代表的清流·北方派一方面要反对腐败,维护越共的通知根基;另一方面从现实的角度,也采取了一系列保守的改革动作。其中最为重要的手段便是维护与北方社会主义大国/中国的良好关系。

  瞬间变成“香饽饽”的越南

  胡志明领导下的越南,与中苏都维持了良好关系,在这两个大国之间玩着跷跷板游戏。原因也很简单,越南需要苏联援助,也需要中国援助。只有得到两个大国的幕后支持,越共才能够夺得胜利。因此,当中苏翻脸时,胡志明苦苦相劝,甚至留下了眼泪:“爸爸妈妈吵架,我们该怎么办呐?”


  胡志明  黎笋野心巨大,妄图实现“印度支那联邦”(越南·老挝·柬埔寨),又对中国充满怨恨(中越合作抗美期间,黎笋一直不甘受制于中国,因此早就对中国怀恨在心)。在获得苏联允诺和暗示后,苏越结盟发动了“印度支那联邦”统一战争,侵略柬埔寨。中国忍无可忍,在中美和解之后,邓小平在北方拉开战线对越南发动惩罚性打击,呼应柬埔寨的独立斗争。这场边境战争持续了十多年,大大消耗了越南原本就虚胖的国力,也消耗殆尽了苏联的援助。

  如前所述,亲华派长征上台,迅速与中国改善了关系。越南开始进入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平稳发展期。这期间越美关系得到改善,两国于1995年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不过,此时的越南还上不了美国的桌面,“敌人”的标签一时半会也摘不掉。越南的老主顾苏联已经崩溃,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气息奄奄,无暇顾及金兰湾,越俄关系除了在盗掘南海油气方面还有合作之外,两国关系处于低潮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