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大大访越,能“一笑泯恩仇”吗?
2015-11-06 13:11:39 来源:观察者网 评论:

  越南,一个被中国人滞留在“边境战”记忆中的国度。一个改革花样翻新,让很多人浮想联翩的特殊共产党国家。现实中的越共走过了怎样的道路?中越的历史恩怨,会在习近平主席的访问中“一笑泯恩仇”吗?

  越南,一个被中国人滞留在“边境战”记忆中的国度。一个改革花样翻新,让很多人浮想联翩的特殊共产党国家。现实中的越共走过了怎样的道路?中越的历史恩怨,会在习近平主席的访问中“一笑泯恩仇”吗?

  从“胡伯伯”到“革新开放”

  越共本是“孤魂野鬼”,名叫“印度支那共产党”,当该党的党首胡志明跑到苏联求援时,苏联官方震惊:印度支那半岛(即今中南半岛)上居然还有共产党?

  胡志明之前的三任党首都遭到了该党党史的“选择性忽略”,直到同时获得中苏首肯的胡志明引来外援之后,该党才从“草莽”正式被接纳入“社会主义大家庭”。也由于这段隐秘历史,导致越南党内不仅有南北之争和内外之争还有亲苏和亲中的派系之争。内斗不断的结果,就是难以产生一位有力的核心领导人。

  1969年,唯一的共同领袖“胡伯伯”胡志明去世,越共进入了一个短暂且不稳定的多头集体领导时期。结果,反华亲苏的南方派黎笋脱颖而出,排挤了长征(原名邓春区,因仰慕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而改名,曾经与黎笋和范文同组成第一次“三驾马车”)并主导了越南国政近二十年,直至1986年丧命。

  长征在黎笋死后得以复出,这位钦慕中国的前国家主席效法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主导了越南自1986年以来的“革新开放”。对于党内的组织架构,长征一方面尊重党内长期斗争形成的“多头”传统,另一方面模仿邓小平的改革思路。首先,长征自己主动让贤退到幕后,加速党内年轻势力上台;其次,针对胡黎两人长期执政所产生的弊端,越共也确定了“到点下车”的交接班制度。

  至此,现代越共的“新型一党制”体制大体成型:也就是多头领导、互相牵制,形成了独具越南特色的“分权”。本质上,这是当年越共作为一个杂合体所留下的传统,胡志明和黎笋二者皆无法改变这一现状。结果就是越共总书记竟然往往缺乏实权,除了黎笋以外,几任越共总书记都如同走马换灯一般。现任总书记阮富仲虽然有清廉的名声,并被寄予反贪的厚望,但他实际并无多少手段对付掌握实权的几位“不干不净”同事。

  越共九大进一步确定了集体领导和各负其责的组织路线,国会的权力也进一步上升,越共进入了更加复杂的“四驾马车”局面:即从“总书记—国家主席—政府总理”转变为“总书记—国家主席—政府总理—国会主席”四人联合执政。现任的“四驾马车”是阮晋勇(总理)、阮富仲(总书记)、张晋创(国家主席)、阮生雄(国会主席)。

  名义上的党内一把手阮富仲是文人出身,曾经长期当杂志社编辑,缺乏行政经验,进入中央后也一直承担意识形态和科教文化工作。2001年当选政治局委员,2006年出任国会主席。由于他的文人清高形象,因此越南舆论对其印象良好。但他在党内的根基并不稳固,实力不足,伴随着他年纪日益老迈,下届当选的机会不大。

  相比总书记,手握实权的总理阮晋勇就拉风得多,因为其主导越南经济发展大局,可释放的资源相较于党机器也更丰富。因为阮总理出身南方,并且曾经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多有赞美,因此被内外视为亲美的南方派。其对华态度强硬,最为人所熟知的就是曾经在越南广泛流传的以阮晋勇总理名义向全国发布的一条捍卫“越南南沙主权”的短信。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