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揭秘:邓小平家族三人自杀之谜
2015-10-19 10:24:20作者:陈冠任 来源:新浪博客 评论:

  若干年后,有传说说是有人把邓朴方从楼上推下去的。一次,邓朴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诚地说:“没有。我当时实在无路可走,我绝望了。我是自杀的。”

  为什么邓朴方被打成反党集团呢?邓朴方后来回忆:

  (他们)说我攻击江青。我也不是攻击,就是江青在北大讲话时很不像样子,我在底下说了一句看你猖狂到什么时候,被人听到了。

  邓朴方跳楼后的情况是悲惨的,邓榕回忆:

  朴方摔伤后,北大造反派也慌了。他们把邓朴方送到一家医院,医生一听是“第二号走资派”的儿子,竟然拒绝治疗。此后一连送了几家医院都不收。……后来听说聂元梓急了,硬让与她同一派的北医三院手下了事。(毛毛:《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第96页。)

  1971年初,聂元梓被隔离审查,限制行动自由。1978年4月19日,她被捕入狱。1983年3月,57岁的她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诬告陷害罪判处17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4年。1984年6月,她准保外就医,1986年获得假释,住在北京亲戚家的一幢老旧楼房。

  邓朴方在父亲复出后,立志为残疾人服务,创立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成为中国残疾人事业的开创者。

  第三位自杀者:二弟邓蜀平

  在广安邓氏四兄弟中,老三邓蜀平也算是一个传奇。但是,他从开始到结束都充满着悲剧的色彩。在毛毛(邓榕)写的《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这样介绍他:

  我的三叔邓蜀平(邓先治)解放前是个小地主,人没有什么本事,还抽点鸦片烟。解放后父亲把他送去戒了烟,让他受了点革命教育,然后一直在贵州省六枝地区做点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间,因本人的地主成分和他兄长的倒台受牵连,被迫害致死。(毛毛:《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

  邓蜀平的悲情色彩从他少年时就蒙上了。在他之前两个哥哥邓小平、邓垦先后出川求学,成为了有用之才。但他却遭到父亲的坚决反对。1936年春节一过,他瞒着家人不辞而别准备外出闯天下。结果引发悲剧:

  父亲为了找回他,病情恶化客死异乡。辗转得到消息的他不得不在悲痛和失望中回家吊丧,安埋父亲。

  从此,邓蜀平不得不在家乡娶妻生子,还承继父亲的衣钵,当起了“袍哥老大”,以后因为邓家的威望,还当上了广安县国民党参议院参议长等职,变成邓榕所言的“小地主”。但是,这个小地主并不小。熟悉邓蜀平的西南人民革命大学教员尹骐后来回忆:

  邓家在川北广安县虽不是豪门巨富,但也算是一户拥有不少土地的殷实人家。(尹骐:《邓小平之弟邓蜀平的故事》。)

  邓榕说他“人没有什么本事”,可能是与他的两个哥哥相比吧。事实上,解放前,邓蜀平在广安还是一个知名人物。

  他还不完全是一介平民,而是在当地有一定影响的,甚至被认为是一位能够呼风唤雨的人物,他参加过在当地很有势力的帮会组织,被人称为“袍哥”大爷。他在当地说话办事,就是国民党的县太爷也不能不给他点面子。(尹骐:《邓小平之弟邓蜀平的故事》。)

  1950年春,邓小平担任西南局书记后,把他召到重庆,吩咐说:立即回协兴去,把全部家产分给穷苦农民,一样不留。邓蜀平立即付诸行动。然后,带着老婆谢全碧双双进入了西南人民革命大学。

  此时,他已经年过四十。

  在西南军政大学毕业后,邓蜀平和老婆一起分配去了贵州工作。尹骐回忆:

  直到20年之后的"文化大革命"中期,我从北京到贵州的一所大学去任教。在省城,我遇见了两位当年在西南革大的同事,顺便就向他们问起了一些当年被分配到贵州去的学员情况。关于邓蜀平,他们说他一直在贵州工作,表现也一直较好。后来被当作“民主人士”而受到了重用,当过郎岱的副县长,后又调任六盘水特区的六枝市副市长。“文化大革命”的风暴突然掀起后,以邓蜀平的特殊经历和地位,自然是在劫难逃的。况且,邓小平在“文革”前期一直被定为党内第二号的“走资派”。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