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毁灭文物面面谈
2015-10-17 11:34:25作者:王超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在互联网上搜索一番,不难发现“伊斯兰国”(ISIS)正在其势力范围之内,大肆破坏文物。以下是随手可列的一个清单:

  2014年10月,“伊斯兰国”摧毁了伊玛目·迪尔陵墓。

  2015年1月,“伊斯兰国”炸毁了古城尼尼微的城墙,后来又陆续破坏了教堂、十字架与雕像。

  2月,“伊斯兰国”毁坏了摩苏尔博物馆,以及其中的文物。

  3月,“伊斯兰国”先后炸毁了世界文化遗产哈特拉古城遗址、亚述古城尼姆鲁德遗址、杜尔舍鲁金古遗址。

  7月,“伊斯兰国”摧毁了先知约拿清真寺。

  8月,“伊斯兰国”杀害了叙利亚文物专家哈立德·阿萨德,并于23日炸毁了巴尔米拉古神庙。

  而且,不仅仅是用爆炸、切割、砸烂等方式破坏文物,据多方媒体的报道,“伊斯兰国”还从事文物走私的肮脏勾当,将一些可移动的小件文物通过地下文物黑市变成钱,用以支持其进一步侵略和扩张的军事行为。

  “伊斯兰国”是一支根植于伊斯兰教极端主义的恐怖政治势力,在分析这类行为的时候,时常会提出伊斯兰教批判偶像崇拜的精神,同属伊斯兰教极端主义的塔利班组织对阿富汗巴米扬大佛的炸毁,也试图找到泛宗教理由,其实,回顾伊斯兰艺术的发展,也许理由并非那么简单。

  伊斯兰艺术中的人物形象

  从理论上讲,伊斯兰教中的《圣训》认为,安拉的启示是通过天仙哲卜赖伊勒传达给穆罕穆德的, 而安拉是无形无像的。如果为安拉绘制了画像,就是“以物配主”,就会失去赎罪的资格。此外,伊斯兰教对人的认知具有一定的神秘主义色彩,认为人的最终追求是要超越肉体和形象的,如果为人和其他生物创作画像,则视同于一种对于生命的创造,而这种创造的能力仅有安拉具备,人这么做无疑是一种僭越的行为。因此《圣训》中明确指出, 只能描绘大自然的风景, 而不能画人和生物, 更不能画真主、天仙和先知,“不论将它画在使用的物品上或不使用的物品上, 还是把它画制在服装、家具、银币、金元、铜钱、器皿、墙壁或其他物品上, 统统都是不义的”。

  虽然理论如此,但是作为一种发展了千余年的世界性宗教,对伊斯兰教的理解是不能犯教条主义错误的。回顾历史发展,伊斯兰教在传播和扩张中,吸取了拜占庭、波斯文化、印度文化的要素,同样继承和发展了拜占庭来源、波斯来源和印度来源艺术形式。总体来说,伊斯兰艺术中仅仅没有发育出来人物雕塑,带有人像的绘画和浅浮雕仍不在少数。据此有学者认为,《圣训》中对艺术创作中人像描绘的限制,可能仅仅限于雕塑领域,而不涉及绘画和浅浮雕。

  可能最让“教条主义者”吃惊的就是14世纪中亚布哈拉王朝的艺术杰作,画家甚至创作了以穆罕默德由天使吉卜利勒陪同,从麦加禁寺乘天马至耶路撒冷远寺登霄,遨游七重天为题材的书籍插画。

  在伊朗地区,同样有描绘人物形象的艺术品传世。譬如伊朗萨法维王朝在14世纪初开国之际,邀请画师穆罕默德为开国君王伊斯玛仪以及太子塔哈马普创作的以波斯民族史诗《列王记》中,波斯国王胡商与鬼怪战斗中发现了火,遂拜火、用火烹饪食物大宴群臣的“萨德何宴会”为题材的插画。可见伊斯兰艺术不但不严厉禁止对人物的描摹刻画,也并不排斥伊斯兰教创立之前,“偶像教派”题材的艺术作品。

  而到了17世纪,波斯萨非王朝为我们留下来更大胆的艺术品。阿巴斯大帝最宠爱的宫廷画师瑞查·耶·奥巴西,创作了一幅情侣之间拥抱在一起爱抚的细密画,不单对人物的神情姿态把握得惟妙惟肖,甚至画作的题材已经和最为私密的“性”密切关联。由此可以看出,伊斯兰文化艺术不但不是刻板印象中的保守封闭,甚至具有多元化、包容性,世俗色彩浓厚。但是为什么会产生“伊斯兰国”那样的恐怖主义呢?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