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万国来朝第一号
2015-10-15 11:26:15作者:李夏恩 来源:新周刊 评论:

  朝鲜曾是元明清三朝的藩属。

  早在朝鲜还是高丽王朝时期,就已经臣服于蒙元的脚下,忠烈王王昛是第一个迎娶蒙古公主的高丽国王,也是第一个饱受蒙古公主家庭暴力后,只能露坐门外暗自垂泣的高丽国王。在他之后的每一位高丽君主都有一个蒙古悍妇在后宫里作威作福。

  王昛是第一个下令高丽境内改换蒙古服制的国王,这种改革措施令忽必烈都十分惊讶:“都说是我禁止高丽人保持服式,哪里是这样,高丽的礼仪怎能就这么丢了呢?”

  但如此苛责高丽实在不厚道,当时的中国,有大量汉人为了表示忠顺而自愿剃发结辫,改换蒙古发饰衣裳。甚至有些世族干脆改换蒙古姓氏,这一风潮如此广泛,以至于朱元璋建立明朝后,首先颁布的几道诏令,就包括禁止汉人百姓再着蒙古服式,用蒙古姓氏。

  朝鲜在1392年回归侍奉华夏正统明朝的“正轨”上,李朝建立者李成桂在建政之初就推出了一条“至诚事大”的基本国策,意思就是朝鲜要以小邦心态,诚心诚意侍奉天朝上国。在这条国策的指引下,朝鲜对明王朝的忠顺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甚至在1408年主动提出恢复蒙元时代由朝鲜向中国进贡侍女的旧例,朝鲜对侍女的海选如此热忱,以至于600年后美国学者李露晔(Louise Levathes)在阅读这段史料时,误以为永乐皇帝是在用狂热的渔色行为来掩饰自己的性无能。

  天朝也对朝鲜的恭顺报以琼瑶,除了厚待来使,赐宴赏赉之外,明朝对朝鲜最大的恩德就是在壬辰倭乱时,万历皇帝下令出兵助朝鲜抵抗日本入侵。这一行为被朝鲜视为“再造之恩”,从此更是对明朝感恩戴德。

  对大明的眷恋和对大清的怨恨。

  朝鲜不喜欢清朝,更确切地说是怨恨,这种怨恨夹杂着切齿的叹息,背后的诅咒和暗地里的讽刺,成了萦绕朝鲜长达三个世纪的梦魇,直到今天,在当红热门韩国历史大戏《宫中残酷史》中,还能嗅到这种满满的怨恨。

  这部戏的开篇以极为戏剧性的场景,展示了朝鲜王朝的奇耻大辱——丙子胡乱。1637年,满清大军长驱直入国都,逼迫朝鲜脱离明朝藩属,成为清国附庸。次年2月24日,朝鲜国王李倧脱去王服,改换青衣,徒步前往三田渡朝见清国皇帝皇太极。朝鲜全国上下从此也背负了巨大的道德伦理包袱。堂堂华夏天朝的藩属,竟然最后屈膝于蛮夷阶下,国之大耻,莫此为甚。在三田渡被迫给皇太极下跪的国王李倧,在事后每当语及皇明,都涕泪横流。

  明朝时,进京朝见的朝鲜贡使将自己的任务称为“朝天”,而到了清代,则改成了“燕行”,清朝的君主也被朝鲜君臣暗地里称为“虏主”、“胡皇”。每当中国发生动乱或是政争的消息传来,无论真假,朝鲜国内都要幸灾乐祸半天。

  朝鲜相信既然中国已经被胡虏窃据,衣冠文物,丧失殆尽,那么只有保持了明代衣冠的朝鲜,才是道统心法相传的华夏所在。

  尽管朝鲜对自己承载的道德义务如此自信,但当日本入侵朝鲜时,朝鲜还是像两百年前求援明朝那样向清朝求援,可惜此时的日本已非吴下阿蒙。甲午一战,清国败北,朝鲜在1910年被日本彻底吞并。

  被朝鲜怨恨了长达270余年的清王朝也在朝鲜亡国的一年后被革命推翻,但从此两国都有了同一个怨恨与纠结的强邻,那就是日本。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