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的阴谋与较量
2015-09-25 11:13:24作者:编撰 刘浪 来源:《文史参考》 评论:

  1979年12月27日深夜,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达鲁拉曼宫内响起枪声,苏联克格勃驻阿富汗的特种部队突破警卫闯入总统官邸。在短暂相峙之后,总统阿明倒在了血泊中。此时,在距喀布尔以北约500公里之遥的苏阿边界上,装备精良的苏联军队正越过边界,向阿富汗境内全速开进。苏联由此陷入长达10年的阿富汗战争,直至1989年2月苏军才全部撤出阿富汗。

  2009年12月是苏联入侵阿富汗30周年纪念。30年间,阿富汗依旧在贫穷、战乱中挣扎,苏联人来了又走,塔利班来了又走,美国人来了,什么时候走呢?从2001年布什的阿富汗战争打响以来,8年多过去,奥巴马政府虽意识到“我们重蹈了苏联的梦魇”,但仍执意在阿富汗增兵以彻底铲除塔利班武装。美国的“全球反恐”战略让它在阿富汗难以收身。阿富汗的和平看起来是那样的遥遥无期,更不用奢望富强了。

  地缘政治中的衰弱文明

  阿富汗位于伊朗高原东部,其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旧石器中期。历史上第一次提到阿富汗人(普什图人)的是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前5世纪),在此后约1500年间,他们始终居住在这个地方——这个号称“亚洲十字路口”的荒凉、贫瘠之地。

  由于地处东西方贸易与文化交流的欧亚通道,阿富汗屡屡遭受外族侵略,马其顿的皇帝亚历山大、印度的阿育王、大月氏民族、阿拉伯人、蒙古人和波斯人都曾先后攻占过阿富汗。公元7世纪起,阿拉伯哈里发帝国对阿富汗的征服带来了伊斯兰教,它成为这个民族的信仰,这对阿富汗人的影响最为深刻。穆斯林的原教旨主义要么演变成内部的分裂势力,要么对外为这个悲苦的国家招惹祸端。

  被迫的迁徙流离,使得阿富汗在1747年才作为一个国家而出现,杜兰尼王朝建立后,其版图包括了伊朗东部、土耳其南部和印度半岛西北部。但民族独立国家没有换来阿富汗的强盛,它随即成为大国的盘中餐。

  英国是阿富汗作为一个国家出现后最早企图控制它的国家。1839年,英军1.7万人侵入并占领坎大哈,第一次英阿战争爆发。当年8月初,喀布尔沦陷。3年零8个月以后,损兵折将3万余众的英印军队自阿富汗全部撤退。尽管此后80年,英国人又尝试了两次,试图将喀布尔也变成英女皇皇冠上的一颗明珠,却最终不得不在1919年8月8日以一纸合约承认了阿富汗的独立。随后俄国也加入了这一地域的争夺。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俄国和英国、法国等加入“协约国”,为利益平衡,英国承认了俄国和阿富汗的北部边界,自此俄国成为阿富汗的保护国。1917年

  “十月革命”后,这一宗主关系为苏联所继承。

  但阿富汗政府并非始终如一地奉行同苏联友好的方针,二者关系十分微妙。然而阿富汗无力抹去苏联的痕迹,苏联入侵前的历次政变,无一不和这个“保护国”有关。

  克格勃导演“四月革命”

  二战后,美苏冷战格局形成,苏联意识到阿富汗对其“印度洋战略”的重要性,因此,它对阿富汗的渗透逐步从经济、文化、军事蔓延到政治、外交。

  1973年,苏联针对查希尔国王对苏表现出离心倾向,暗中支持其堂兄达乌德发动政变,企图扶植一个新的亲苏政权上台。达乌德上台以后,开始奉行亲苏政策,深得苏联欢心。但是,达乌德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不甘心长期仰苏联之鼻息。

  1977年4 月,苏联邀请达乌德访苏,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亲自规劝达乌德改变疏远苏联的政策,然而达乌德却冷冷地回答:“我是一个独立国家的总统。”达乌德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句话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