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抗战往事》回放“九一八”真相
2015-09-18 14:04:27 来源:新浪博客 评论:

  蓄谋已久的“九一八”

  1931年9月18日夜,沈阳城在从天而降的战火中艰难熬过,死神大街小巷狰狞地蹿来蹿去。

  第二天一早,日本关东军的士兵占领整个沈阳城,每一个中国人都惊恐不安。很快,盖着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大印的布告,就张贴在了沈阳城的大街小巷。

  这个布告是石板印刷的。通过石板印刷说明了什么呢?说明这个布告已经是事先准备好的,不是临时写出来的。通过这点能看出来,“九一八“事变是日本蓄谋已久的。

  关东军的布告弄巧成拙,反而让他们的谎言不攻自破。“九一八“当晚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只能证明这一惊天事变完全是日本关东军策划已久的。

  9月18日夜,一小队日军来到了南满铁路柳条湖段。这处地点显然是事先选定的,距沈阳城不到8公里,距东北军重要的据点北大营不过800米。

  悲剧,即将上演。

  1931年9月18日夜间的10点30分,日本关东军炸毁了南满铁路柳条湖路段的一段枕木。以此为借口,发动进攻北大营的战斗。按照当时东北军规定,一般是晚上9点钟熄灯。晚10点半的时候,很多东北军士兵都已经进入梦乡了。当炮声响起的时候,东北军可以说是猝不及防。

  我们说这是场悲剧,还有另一层意义,即敌人蓄谋已久,而我们却是麻木不仁。

  就在这个时候,张学良正带着太太在北京中和戏院看演出;代理长官张作相在锦州给父亲办理丧事;参谋长荣臻刚刚给父亲庆祝完寿辰;第七旅旅长王以哲在沈阳参加社会活动。北大营中只留下第七旅参谋长赵镇藩值班。

  在600余名关东军三面围攻之下,北大营8000多官兵竟一时竟知所措。我们常讲痛定思痛,也常讲以史为鉴。那么,就请将目光紧紧地盯在这个历史的门槛,这个耻辱的门。

  从1922年到1931 年,日军共进行了301次演习。仅仅是1931年9月份,日军就进行了近30次演习,以至于事变发生时,东北军和沈阳市民以为这还是一次演习而已。东北边防军参谋长荣臻给日本领事打电话时还在询问,“贵军的演习什么时候结束?”。就是这个荣臻在12年后的1943年秋,变成了华北剿共委员会委员长,投到了汪伪政权的怀抱。沈阳的城门让这样一个货色来守,“九一八”的悲剧怎么可能不如期来到?

  19日凌晨,日军从小西门涌入沈阳内城,荣臻男扮女装逃出沈阳。张家两代人苦心经营、东北最大的工业城市和重要的交通枢纽--沈阳,彻底沦陷了。

  日本的军事部署非常讲究效率。首要的是信息封闭,关东军先控制电话局、邮局,把沈阳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掐断。然后,是占领一些政府机关和官银号。

  到了9月19日10时,各处据点的日军一齐动手,攻占了四平、营口、安东等南满铁路、安奉铁路沿线18座城镇。到1932年初,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东北富饶的土地尽数落入日本之手。

  从“九一八“事变开始,中国人民历时14年的争取民族解放和民族独立的伟大战争拉开了序幕。而“九一八”,早已不是一个简单的日期,它是一道屈辱的伤口,深深地刻在我们民族的胸膛上。

  “东北虎军”一夜溃败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迅速沦陷。很多人都会发出这样的疑问,是东北军弱小吗?

  实际上,当时的东北不但在经济社会各个方面都获得了一定程度地发展,就连武装力量也并不比关东军逊色。“九一八”事变之前,日军在东北的总兵力有2万左右。东北军尽管10万主力入关,但是关外还有16万之众。东北军还有自己的空军和海军。

  拿沈阳兵工厂来说,厂内聘有日、德、奥、俄、瑞典等国的技师,能够生产各种炸药、各种口径步枪、轻重机枪、各种口径大炮,以及各种枪弹、炮弹。当时世界上很多先进的武器在这里都能够生产。沈阳东塔机场在“九·一八”事变前夕,有先后从各国购进的各种类型的轰炸机、战斗机、侦察机、教练机、民航机等262架。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