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明复回忆中苏关系:半个世纪的恩怨
2015-09-09 13:56:46作者:沈志华 李丹慧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评论:

  笔者夫妇与阎明复住在北京万寿路甲15号院的同一座楼里,上下仅4层之隔,时常去他家里拜访,请教和讨论涉及中苏关系的历史问题。据我们所知,由于身体状况欠佳,阎明复写作回忆录已有数年,出版审查也近两年。现在,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阎明复回忆录》终于可以与读者见面了,实属不易。

  洋洋90万字的回忆录,读起来轻松愉快,收获颇多。我们作为专门研究中苏关系的历史学者,特别关注该回忆录提供了哪些过去未曾披露或语焉不详的史料。通读下来发现,这部回忆录颇有价值,令人感兴趣的细节比比皆是。

  中国和俄国的档案制度尚不健全,公布的档案缺乏系统性、连贯性,有很多重要文件尚未公布;且当时的一些重要会议也没有记录。阎明复1949年至1957年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国际部科长、俄文翻译,1957年至1967年任中共中央办公厅翻译组组长,改革开放后曾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统战部部长。因此,他在回忆录中提供的史料,可以说在相当程度上填补了历史空白。

  早期中苏关系

  回忆录记载,1948年冬天,在哈尔滨,苏联帮助东北民主政府建立了一个亚麻厂,派来13名专家。同时,为了帮助中共建立空军,苏联派来两个航空师,以培养和训练中国的飞行员。

  二战后,斯大林关注东北问题,在从东北撤军前后,苏联极力支持中共占据东北,但为避免引起外交纠纷,多是通过贸易方式或转手朝鲜向中共提供各种援助。这种看法在学界大体已取得共识。不过,阎明复提及的事情却未曾听闻。若这个记忆是准确的,那援建工厂和派遣两个航空师这样大的动作可以说有力地印证了我们此前的结论:在1948年底,斯大林开始根本转变对华政策。

  但不久,中苏关系出现波折。1950年2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取消了1945年8月蒋介石政府和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将旅顺港和中长路归还了中国。因毛泽东的“虎口夺食”,斯大林非常愤怒,对中共极不信任。这种不信任,直到朝鲜战争爆发后才改变。

  回忆录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斯大林亲自挑选的驻华经济总顾问阿尔希波夫到中国后,看到苏联有些工业部门没有按期提供设备,影响了援建进度,便一再催促。后因效果不大,他又亲自回到莫斯科,向斯大林汇报。为此,斯大林撤销了一些工业部门部长和副部长的职务,并下令援华项目不得延误。作者没有交代所说事件的具体时间,但斯大林对援助中国采取如此积极的态度,应与中国出兵朝鲜有直接关系。

  回忆录还记载,1952年10月苏共召开十九大,刘少奇率团出席。在大会召开时,刘少奇被安排在来宾席的第一排。会后,等待斯大林接见期间,苏共中央联络部安排中共代表团休假,并给每个成员发了1万卢布的零用钱。如此规格的待遇,从一个角度说明,中国出兵朝鲜后,中共在苏联及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地位已经明显提高。

  1956年的苏共二十大之前,中国追随苏联,对南斯拉夫采取批判的态度,直到1955年1月中南两国才正式建交。回忆录披露了一个故事,可看出两国的隔绝状态。

  1955年5月下旬,南斯拉夫工会代表团在北京参观。当时,劳动人民文化宫举办《美帝国主义侵略罪行展览》,尚未正式展出。南代表团路过时进去参观,发现其中有一张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军事基地的分布图,上面标明在南斯拉夫也有一个美国军事基地。南代表团团长贝戈维奇指出,南斯拉夫从来就没有美军基地,对这个展览很不满。可见,中国对南斯拉夫的认识之不足,竟到如此地步。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