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裁军的祸与福
2015-09-08 12:24:39作者:何建明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9月3日,在天安门现场聆听到习近平主席关于“裁军30万”的一声庄严宣告,我感觉这是大阅兵最震撼人心的内容之一。作为一名曾经的军人和经历过大裁军命运的人,怎不心潮澎湃、浮想当年?

  1975年冬,我离开故乡,来到部队。仅几年后,当我成为一名年轻军官、全军新闻报导工作“先进个人”、连连立功授奖且从遥远的南方调任北京的兵种总部工作不久之际,就面临了刚刚出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主持的第一次“百万裁军”浪潮。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大裁军,涉及人员之多、规模之大,前所未有。我所在的兵种全部撒消,同时撒消的还有铁道兵等。对于个人而言,这是谁也不曾想到的事,因为当年我们正年轻,可谓风华正茂时。想想,比如像我等刚刚调到北京的一大批优秀青年军官都得面临转业、面临不知所向的前途;比如许多马上要成为将军的人突然断了“将军梦”、比如等待了许多年的军人妻子们不再有了随军改变身份的可能……总之,一团乱麻,人心惶惶,如大难临头!

  普通将士们不知,我们这些在兵种总部工作的军官们还在做一件从未有人知道的“特殊工作”——力争不让军委裁掉、尽力保留一些部队,最好把裁减的指标不到我们头上、少到我们部队。于是我的领导们带着我们这些“笔杆子”天天给中央、给军委、给邓小平打报告、写信……甚至有的还通过各种关系,直接找到相关中央领导家里去“说客”。那些日子里,下面的部队忙着自己的前程如何安置,我们这些总部的“笔杆子”们,则不分白天黑夜地给中央写报告、送信。似乎经常有“希望”,似乎天天又失望。所谓的“希望”是:某某中央领导同意我们兵种不裁或不全裁;失望的是:邓办和军委一直不松口。如此持续半年多后,当我们这些“秀才”和领导们疲倦不堪之时,传来的准确消息是:维持裁军的原方案。也就是说,“百万大裁军”,铁板一块,谁也别想撼动“邓大人”的决心!

  我们从此就放弃了所有的“努力”,开始谋划自己的出路……

  大家都忙着自己的出路,我们这些年轻的军官们只能“自谋 ”出路。

  出路何在?前途渺茫。

  再想留在部队?几乎所有的大门关上,别的兵种和部队——那些不裁减的部队一律不收人,也就是说,你想调到那些不裁减的部队希望渺茫。唯有的一条路便是:回老家,或就地转业。我的许多优秀的战友就这样匆匆地离开了北京、离开了部队,从此杳无音讯,销声匿迹……可惜!

  我的命运如何呢?回老家?刚刚才到北京一两年,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回老家干什么呢?重新去复习考大学?晚了;重新争取当个什么干部?好像不是自己追求;还能重新什么呢?任人安排个工作岗位?大材小用。难道不是吗?能到解放军兵种总部工作的“笔杆子”和“秀才”,谁想去地方?没有地方去。唯有留在部队。

  继续留在部队的大门被关得紧紧的。在大裁军的风口中,想调动单位比登天还难。然而中国的事情从来就不可能是铁板一块,许多有本事的人和有背景的人纷纷趁机溜之大吉,到了他们想去的其他部队。我们这些有本事没背景的人只能望而叹之、骂骂咧咧,可此时光有心火怎能顶用!好在中国有一个好现象:有背景没本事的人,为了某种需要,总还能想起一些以后可以为他们做事的有本事的人,于是我们这些算是“没背景有本事”的人成了他们溜之大吉时的附带“战利品”,于是我和极少数的战友们被带到了不曾知道的“关系通道”上——我被调到北京军区南口的一个师级部队。“管他的,只要能留在部队再说”。虽然新单位比老部队差了好几级,但为了继续当一名解放军现役军人,也只好如此了。哪知,突然又一阵飓风刮来: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秦基伟将军命令:凡“走后门”进来的人,一律遣返原单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