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毁了抗战胜利后的中国梦?
2015-09-07 15:03:04 来源:新浪博客 评论:

  抗战胜利后,1945秋,中国历史突然翻篇,揭开了灰色一章。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后,国家的精气神发生了转变。这种转变不是“向前进”,而是“向后转”——

  在抗战中凝聚起来的同仇敌忾逐渐消退,随之而来的,是精神旧病复发。所有的老毛病都回来了。

  其实,精神的崩溃早有预兆。1944年,临近日本投降,但却是中国军队打得最不好的一年,豫湘桂战役中国军队兵败如山倒,苦守了七年的长沙城也宣告失守,正如蒋介石所言“人家已经不拿中国军队当一个军队,中国军人也不被当作军人”。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精神的松懈。从抗战响彻中国的《义勇军进行曲》中即可管窥,“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是在“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当然不能全部解释为“亡国亡种方可唤醒华夏魂”,但“图存救亡”的确是彼时华夏魂的“主心骨”。即便是贪腐成性的官员,为了“图存救亡”,也不得不紧绷起精神。

  1944,这一年抗战已经打到第七个年头,由于国际战场对中国空前有利,美国在太平洋战役横扫日本海军,胜利就在眼前。在亡国无忧、图存有望状态下,精神开始松懈,于是,官员的堕落、政府的腐败、军队的涣散,死灰复燃。

  抗战胜利后,那些抗战前的贪腐官员,就像食腐动物闻到腥味一样冒了出来。他们大多是有欲望没信仰的“商人”,是抗战时躲在民族英雄后面的精神侏儒,如今坐享其成,回来又掌了权,自然要贪欲横流。

  “一朝权在手,就把令来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之前是“一寸山河一寸血”,现在是“官员一场宴百姓一年粮”“崽花爷钱心不痛”。

  这些个人利益至上的官商,根本不把国家与民族大义放在心上,他们只想“浑水摸鱼”“积攒家业”。他们人生的最大追求,是房子里面大箱小箱装满钱;他们最痛快的事情,就是回到家里,把门一反锁,坐在房里,看着钞票吞云吐雾。

  官员的迅速堕落,使国家精神失去了载体依托。

  当然,抗战胜利后,并非所有中国人都丧失了忧患意识。就当时精神下坠乱局,民国著名学者殷海光心急如火,曾发表《赶快收拾人心》一文,痛切地说:

  “国家在这样风雨飘摇之秋,老百姓在这样痛苦的时分,安慰在哪里呢?希望又在哪里呢?享有特权的人享有特权如故,人民莫可奈何。靠着私人政治关系发横财的豪门之辈,不是逍遥海外,即是特权豪强如故。”

  显然,这种精神废弛的状态,上下都看到了,却得不到及时根本治理。

  因为根在上层建筑,这是亘古不变的、民族精神的起落架。

  早在中世纪的宋代,就有华夏有识之士看到民族精神的起落架,无外乎“内治”二字,专权则落,分权即起。近代晚清,更有启蒙者指出,华夏民族不必“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完全可以走出“朝代更迭之兴亡怪圈”,达到万代不衰。那就是国家统一而自治,不是“大一统”,而是“大联统”“小政府”,中央政府分权于地方政府与国民,让人人享有自由和权利,“以大治小,精神必不能到;以小治小,则烛之必无不明”。

  遗憾的是,在复兴的路口,中国政治这把方向盘再次偏离了方向。

  抗战胜利后,国家民族要新生,政府理应更换新鲜血液。而民国总统蒋介石此时却被“民族英雄”这顶高帽压昏了头,忘了国父孙中山先生“天下为公”的教诲,萌生私念。他视国家为党产,逆世界潮流而动,延宕民主,遂唤用了一群群“食腐”旧官僚。

  这些“食腐官僚”,一不爱国,二不爱民,只有一个处事原则:唯利是图。但正是他们,这些形形色色的庸官贪吏构成党国政权的社会基础。因为你既不肯“还政于民”,民选新公仆,则必靠固有官吏。这些固有官员,败血实属必然——国已姓蒋,爱国何用?民无权利,爱民何益?中饱私囊才是他们效忠党国的唯一动力。而党府这边,即便深知党干腐败透顶,也不得不用。如果对贪腐党干一概不用,或对贪官污吏斩尽杀绝,那么党国政权靠谁维护?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